抓鼠有感:与今年好好“告别”!

with No Comments

文/翁震凌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岁末过度到年初的那段日子,总是忙得昏天暗地。特别是在忙碌圣诞节过了之后,才骇然发现这一年就像握在掌中的流沙迅速洒落,虚抓一把。还来不及彷徨回顾,就被今年狠狠一撞踉跄跨过了明年的门槛,心情有些难以调适,惆怅之后,更是茫然。
  因此,我决定要好好与“今年”告别!
  我在《今周刊》的某篇文章里看到一位资深心理师在年底时,会问个案(也问自己)几个问题:今年你还记得你做了哪些事,是让你印象深刻吗?今年影响你最深的一件事?请用一个字(或形容词)来代表今年的你?明年你想做什么事,让自己可以活着感到心满意足?
  我想,这的确是个很好的自我检视;于是,我如法炮制地也问了自己这四道问题,却意外发现有些问题竟得想上老半天,才有个犹犹豫豫模模糊糊的答案。这到底意味着我的记忆力开始退化呢?还是我的生命与生活“乏善可陈”?又或者两者皆有?但无论是哪一个,似乎都不会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后者,因为这可能表示我其实忙得很“混沌”!

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好好回顾细想了自己这一年下来,工作似乎没减少,服事亦没减少,但如今想起来只剩隐隐约约的印象,这说明无论是工作与服事多少已流于“例行公事”了!话虽如此,今年还是有一些脱轨于日常正常生活之外的“例外”,不仅对我带来影响,也让我印象深刻。
  先是家人因病动手术,进而生活各方面有需要重新调整与适应之处,包括家事的分配、家人身心灵的扶持等等,都是新的挑战、学习与磨练。虽说“学习”过程不尽理想,但总归是人生不可避免的“考试”之一,却也经历上帝的恩典够用。
  特别是独自陪家人赴海外看诊就医的那段时间,虽在当地有不少“天使”相伴相助,但免不了遇上无人商量需独个做决定的艰难时刻。就比如有一回,家人已推入手术房,医生却临时更换手术方式,要我立即重新在同意书上签字;我连手术内容都还没瞧清(只能心中呼求主耶稣赐我做决定的智慧),就这样签了!那段日子,我切实经历何谓“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四十六1)
  这样想来,有些事不记得或许那并不是太重要;更重要的是上帝的眷顾与恩典能深深烙印在生命中。所以,我会选择“乏善可陈中的恩典满满”来形容自己的2018年;而最后一道问题,我更愿意改成:明年我想做什么事,让上帝可以“心满意足”?!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