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区应毓称教会坚持立场被针对 以门徒塑造对抗多元文化世俗主义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区应毓(牧师、加拿大华人神学院联校校长)
整理:卢韵琴

曾经为了加拿大的同性婚姻法案而发言请愿,目前依然为加拿大教会对同性婚姻所持立场得以发言而努力,加拿大华人神学院联校校长兼多伦多城北华人基督教会顾问区应毓牧师认为,一旦华人卫理公会奋兴起来,将会为英国,甚至是全世界卫理公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对信仰“深入研究”
区应毓牧师,香港长大,从小生长在民间信仰的家庭,20岁出头到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留学,并在大学期间决志信主。
“当时有一群大学生基督徒向学习生物化学的我传福音,搞科研的人总是要深入研究,实事求是,于是在我的观察下,我真的发现基督徒身上的确拥有我没有的特质,如爱心和细心。于是我就跟随他们查经,没有多久就决志信主了。”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听见福音,他在香港所就读的中学就是一所天主教中学——圣芳济中学。那时的他对基督教没有好感,主要是因为当时天主教体系让他有些无法接受。再者,他从小就喜欢科学,在家里还搞了间实验室,越发觉得基督教有很多事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让他难以接受。更加上,他在民间信仰的家庭成长,从小接受的思想就是“满天神佛”,对这种“上帝是独一真神”的想法不能认同。还有就是那句“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的老话,认为信了主耶稣,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就会慢慢消失;这样的说法对他的影响也蛮大的。
然而,他在加拿大遇见了一群很好的基督徒,他们的见证让他深受感动,所以在他认为,基督徒的见证对于未信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我决志信主之后,十字架给我的触动是很大的,总是在想耶稣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但祂却为我而死,这是一份多么大且深的爱。于是我就想,我能为耶稣做些什么?要知道,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事奉是什么?就是单纯地拥有着这一颗心。”

带着妈妈入神学院
1975年,他大学毕业留在加拿大工作,跟随一名教授从事河流污染的科研工作;然后又在社工机构工作,终于在1978年,他献身读神学。
“1976年,我的父亲过世,在回家奔丧时,感谢主让我有机会向母亲传福音。母亲听了福音后,要我给她3天的时间。3天后,她主动清理了家中的神龛,然后,她就随着我到加拿大去,并在加拿大接受洗礼。后来我去美国达拉斯(Dallas)读神学时,是带着妈妈进入神学院的,哈哈哈……”
1980年,做为一名神学生的区牧师因接手邓英善牧师在美国大学城College Station的牧养事工,而牧养过当时正在当地读大学的池金代牧师(现任吾会会长)。那时,邓英善牧师因为神学课程毕业而转由区牧师负责该事工。
在当地牧养期间,特殊的语言环境让原本只会讲粤语的区牧师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华语,让他可以牧养更多的华人。“当时的会众语言有3种,一是来自香港的粤语会众,二是来自台湾的华语会众,另一种则是英语会众。折衷之下,我只能用华语讲道,并有英语翻译。感谢主的是,一对台湾夫妇愿意从注音教起,教我说华语,让我能够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
同时,他也是在College Station牧会时被按立为牧师,所以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结束了College Station的事奉后,区牧师应陈宏博牧师的邀请到菲律宾圣经神学院担任代院长;后来陈牧师请辞,他就成了院长。3年后,他回到美国达拉斯,继续他的博士论文,并在当地的恩友堂牧会。
1989年中国六四事件后,他的姐姐要求他帮忙申请移居,但他并不是美国公民,再加上他的母会——多伦多宣道会的牧师生病了,于是便游说他回去帮忙。最终,在1990年,他选择回到他已经拥有公民权的加拿大。

教会因坚持立场被针对
根据资料,2005年7月20日,加拿大国会通过性别中立的《民事婚姻法案》,自此加拿大从联邦层面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使得加拿大成为全球第四个在全国范围内给予同性伴侣注册结婚的国家,亦成为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美洲国家;同时也是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北美洲国家。
在区牧师看来,加拿大的主流教会如长老会、信义会、圣公会与联合教会等,都已经随着社会的风气,支持同性婚姻,并且有同性恋的牧师。
这些支持同性恋的团体都很懂得运用策略,不但总是找律师来推动,更是挑选教会最忙的时期,如复活节、圣诞节等,来向国会提出法案的通过。这样一来,教会就没有时间来管这些事情,法案就顺利地通过一读二读,到了三读,教会才来反应。纵然有约两万人做出示威抗议,当时的他甚至还代表华人教会出席发言,但为时已晚。
不只是同性婚姻,现在加拿大已经通过了大麻合法的法案,即是从今往后,民众可以随便在一般的商店就可购得大麻。
接下来,加拿大同性恋团体正在努力推行“仇恨法”(Hate Crime)的通过,倘若顺利通过,这就意谓着,以后只要有人在文字或言语上,对同性恋有任何的攻击或反对,就属于犯法,即可援引此法令来对付,就算是教会的讲台信息也一样。另外就是,如果有同性恋人到教会要求牧师为他/她们证婚,教会就不可以拒绝,一旦拒绝,就会被控告。
“其实在之前已经有一所位于温哥华的基督教大学中的法学院被法院勒令停办,就是因为该法学院反对同性婚姻,而遭到同性恋团体的针对。”
还有就是政府对教会的要求与限制也愈来愈多。举个例子,往年教会在暑假期间都会开办圣经班,并且有政府的资助。然而,今年的资助必须是在签署“不可拒绝同性恋倾向者”的条件下才发放;为此,华人教会与福音派教会在今年并没有得到这些资助。
教会现在要向政府争取的就是教会有自己的规条和道德水平,只要是在教会内传讲,就不可被批评。“教会现正在争取,至少在教堂里可以根据圣经来传讲信息;但是情况天天都在改变,完全不能预测。”

多元文化影响下一代
同时,在加拿大每年都有一个同性恋者游行,并在学校中教导“每10人中就有1个人拥有同性恋倾向”的观念,就连学校课本都是在教导,一个家庭中有两个爸爸或是两个妈妈的认知,不再是一父一母的认知,并且明文规定同性恋是可以领养孩子的。
然后就是洗手间不再分男女,让他着实不习惯。“我那天在商场上了洗手间,出来时打开门看见一位女生,当下我真的以为自己进错洗手间,后来才想到现在的洗手间已经不分男女了。哈哈哈……”
区牧师认为,多元文化的世俗主义其实对下一代的影响是巨大的,导致养成了“你不管我,我不管你”的观念,对于同性婚姻,他们都没有反对,跟着世俗的潮流走。
可惜的是,加拿大的主流教会力量比较弱,人数一直在走下坡,导致教会只能被动地防御,最基本地争取在教会的范围内表达教会的立场。“以前,还有帮助同性恋者脱离同性恋的教会机构,但是现在也不能再继续办下去。”
“现在我们只能从塑造门徒方面着手,如果信徒能够成为门徒,清楚了解圣经真理,过灵修祷告的生活,在个人生活与家庭中都能够遵行圣经的教导,那无论社会趋势、潮流怎么样演变,至少可以保得住下一代。”
可是,整个社会的趋势,让下一代受到很多冲击。在不久之前,加拿大的洋人教会进行了一项叫做“信仰大出血”的调查,即是孩子们在进入大学后,就会离开教会,造成了大流失。
区应毓牧师也承认,加拿大有很多基督徒都是挂名的,名为基督徒,教会却是空空的,只是这种情况在华人教会来说就会好一点。
当然,他也认为教会应该好好检讨自身,无论是在教导、门徒训练、传福音等等,都要好好地检讨,如不,将会持续走下坡。
他为东马卫理公会为主打美好的仗而感谢上帝,并认为华人卫理公会如果可以奋兴,将可对英国,甚至是全世界的卫理公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总游览人数: 12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