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家乡趴趴走(三) :尔弗特(Erfurt)—— 路德学艺当修士的城镇

with No Comments

文/黄孟礼(本报总编辑)

尔弗特(Erfurt)是德国中部图林根(Thuringia)州的首府,其中有一座中世纪时德意志最著名的学府——尔弗特(University of Erfurt)大学。该校创于1379年,120年后的1501年,马丁路德以18岁之龄进入这所大学深造,当时该校学生超过二千人。
路德在这所深具罗马天主教氛围的大学深造,他是一个良好丶虔诚的罗马教徒。他不断的遵守日常的宗教灵修,每天清晨檮告,并赴早弥撒。“好好地檮告,便算学习好了一半”,这是他的箴言。
路德在尔弗特在大学里学习所谓“七艺”(Seven Liberal Arts),包括:前三艺的文法丶修辞与逻辑,修完并通过考试即可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后四艺则是算术丶几何学丶音乐丶天文学,学完及通过考试即可获得文学硕士学位。路德是一个卓越的大学生,连被喻为天才的墨兰顿(Philipp Schwartzerd Melanchthon,1497-1560)都曾说“这位青年人非凡的才干,在当时为全大学所赞叹。”路德的同学称他为“博学的哲学家”与“音乐家”。1502年,路德取得学士学位,且于1505年1月获文学硕士的学位。路德说,“当他们授与硕士学位和举行火炬游行以示敬重时,这是何等的荣耀和振奋;我以为今世暂时的福乐,没有能与之相比的。”

发誓成为修道士
马丁路德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他依从父亲的心愿继续攻读法律学位,父亲也着手帮他安排一门亲事。1505年7月2日,路德去曼菲尔德(Mansfeld)看望双亲,返途中在靠近尔弗特的一个名叫史托豋亨(Stotternheim)村附近时,突然遇到雷暴。传说他正在树下躱雨时,突然一道闪电自他身旁打下,恐惧中的他脱口喊出:“圣安娜,救我!我愿意当修士!”。当时的人们都认为圣安娜为童贞女马利亚的母亲,其被视为是守护矿工的圣人。
路德的这种经历与保罗在大马色路上遇见天上荣光并听见天上的呼召的经历相似。在不到两个礼拜后的7月17日,他不顾亲朋好友的反对,毅然走入尔弗特最严格的奥古斯丁修道院(St. Augustine’s Monastery,德语为Augustinerkloster,或称“隐修会”)当修士。奥古斯丁修道院的会服是套头连身黑袍,修士的头发中间需被剃浄,只保留外围一圈头发(tonsure),表示效法基督,与耶稣同戴荆棘冕。在路德关于此事的记叙中,他暗示着是上帝的手以风暴形式驱使他发出誓言。

刻苦修道的生活
奥古斯丁修道院要求非常严格,路德在修道院的学习中,虽然极力遵守会规,灵修禁食祈祷丶劳作告解苦修,以致多次晕厥倒地,危及生命健康,但始终无法摆脱罪的控诉。在修道院中,他常常一天只吃一餐,有时连续禁食,对他的消化系统形成了永久性的伤害;在寒冷的冬天里没有炉火取暖;日常生活中,不可谈笑,生活严肃;祷告聚会从凌晨一两点开始,每三个小时进行一回;婚娶自是在禁止之列。这些现象,使路德常常陷入灵性的黑暗中,痛苦不堪,甚至对上帝的存在深感不满。
两年后的1507年4月3日,路德就在尔弗特大教堂(Erfurter Dom,德语:Hohe Domkirche St. Marien zu Erfurt,又被称为圣马利亚教堂)晋铎为神父并首次主持弥撒。
1508年冬天,路德在晋铎一年半后,也就是在奥古斯丁修道院约三年后,被派往威登堡(Wittenberg)大学担任讲师,教授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该书的“义观”让他有机会与罗马书的“义观”作比较,促使他更深入去思想福音所传递的真理。
与此同时,他也在威登堡大学攻读神学博士学位。这也让他有机会与该大学的教务长兼德意志区域奥古斯丁隐修会的总会长施道比茨(Johannes von Staupitz,1460-1524)接触。这位路德的良师,幇助路德重新发现福音,并对路德的宗教改革表达同情。
路德曾表示若没有遇见施道比茨,他会沉沦地狱的。施道比茨认为除了认罪告解,若过度高举人的善功,是一种对上帝骄傲的表现,因此强调是向上帝的全人降服,与上帝产生一种奥秘的契合。那就是从无尽的罪疚感中,转向思考上帝的恩典和基督的救赎,从其中得到真正的平安。路德深深被施道比茨的信仰生命所吸引,后者也有意要培育路德成为他的接班人。因此路德在威德堡大学任教外,施道比茨鼓励他继续进修神学。

偏差信仰不能救人
当时的尔弗特城中,有许多的礼拜堂丶小礼拜堂丶修道院和圣物。目前,该镇约有21万名人口,共有约90座教堂丶修道院及设于1392年德国第三座大学尔弗特大学。
尔弗特(Erfurt)的名字取自“Erpha”,是褐水(brown water)的意思,也是当时河流的名字,后来该河改名为“Gera”。不过,尔弗特的文献记录记载,主后742年的名字是“Erphesfurt”。这城市在后来渐渐成为贸易重镇,也是仓库的集中区。今天,该城仍有一条叫做“商人桥”(Merchants’Bridge,德语Krämerbrücke)可供行走。这是由一个建于1325年横跨Gera河及中间浮岛的拱桥形成的商业区,而今天也成为一处旅游景点。该桥约120公尺长,有约32座房子建在桥上。这也是“建于中世纪却至今仍有人居住”的商业区。在桥的两边建有两座教堂,其中一间是Ägidienkirche,仍在使用中,而卫理公会也设在其中。
笔者觉得,马丁路德(可能与不少人一样)在危急与惊恐中作出立志献身的行动,这可被视为特別的呼召。但,他把禁食祷告、修煉与苦修生活当成一种成圣的生活经历,却造成他往后身体的损害。与此同时,他內心的抑郁和纠结,恐怕也比肉体上的痛苦更甚,以致他总是用最激进方式苛待自己的肉体,以換取內心片刻的安息。
然而,路德这种像个強迫症的患者:不继地禁食、彻夜祷告、不断地告解,甚至在冬天拒蓋毛毯,坚持让自己受凍,却沒有得到心灵真正的安息。这说明偏差的信仰,不只不会救人,反而让人堕入灵魂的牢獄中不能自拔。
后来,他在威登堡大学遇到良师施道比茨,承蒙施道比茨,重新发现福音,也让我们看见当时天主教会内也有很正直和认识福音的人;只是,因为整个教会制度的僵化及偏差,才让路德走上了宗教改革的路。因此,任何组织及团体一旦时间久了之后,都很可能出现许多人为人事的问題,这是值得我们警惕与注意的。

总游览人数: 7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