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趋势探讨:2019年经济展望难乐观!

with No Comments

文/许道敏(诗巫京城酒店经理)

一.引言
2019年全球经济展望并不乐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经合组织(OECD)都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将减速,甚至陷入衰退。
这些国际组织对2019年持悲观的看法是有根有据。
2019年可说是充斥着不确定因素,导致经济前景风险升高。
经合组织在最近发表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这样预测,2019年与2020年全球整体的实际经济增长率均为3.5%,预计较2018年的估算数据3.7%有所下跌。OECD认为,增长势头强劲的经济,已在2018达到巅峰。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进入下行期。
2016年以来,全球经济复苏明显。这是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海啸后首次全球性普遍增长。但2018年随着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卷土重来,贸易摩擦不断加剧,美联储升息与缩表政策,中国经济放缓等原因,2019年全球经济走势不确定性加强。
另外,英国有可能于2019年3月在’无协议’下脱离欧盟。这对英国,欧洲以至世界都有负面影响。
也值得关注的是经济十年周转,循环走势。经济周期走势的基础是建立于康波(K-WAVE)理论上。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海啸,十年转眼过去,周期已迈尾声。按周期理论,全球将迎来一另一波经济风暴。
全球都在关注下一波经济危机的发生。以下的导因已经在发生着。

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在全球化时代,凡实行开放与改革的经济体成长都加速。特别是2000年开始,中国强劲崛起,明显带动全球经济势力向东移以及财富的转移。
全球因而浮现经济失衡局面,主要是由于东方新兴市场是出口导向体,而西方发达国是内需导向体。东西方贸易因此而失去平衡。
其中尤其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早在布斯与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美国企业界就向政府施压要求保护,针对的当然是中国出口到美国市场。
这是全球化利益分配深层次的问题。新兴市场(发展中,开放,改革的經济体)从全球化中获益最多,但西方富国集团也有所斩获。无可否认,利益不平衡已浮现。
2016年,特朗普在总统竞选宣言中,承诺向来自中国的进口抽重税。特朗普认为中国赚取了美国太多的钱。
2018这进口税演变成中美贸易战。虽然中期选举已过,但贸易战只是暂时休战,并没有停战的迹象。而且极可能贸易战将延伸至2019,加剧了经济不确定性因素。
中美贸易摩擦在冲击全球。这是值得关注的大事件。

三.全球可能进入经济下行期
美国联储局的升息(货币紧缩)与缩表政策进一步强势化美元。这加大新兴市场的风险。
强势美元吸引大量资金撤出新兴市场,流向美国。这加剧了新兴市场的危机。
缩表政策是美国逐步回收2009年在QE政策(量宽)下而卬刷庞大数量(QE1,2,3总共印刷了三万多亿美元)的美元。这缩表政策肯定造成美元全球流量减缩,刺激美元币值升高。
历史告诉我们强势美元,美联储升息对全球经济(特别是新兴市场)并不是好事,其中尤其是债务率较高的国,出现危机的机会更高。
2018年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等货币大幅贬值便是源于如此,使这些国家出现了明显的金融危机。
不能幸免的是中国人民币,马币等,币值同样滑落。
受此影响,全球投资正在减速,国际组织纷纷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
除了金融风险增高因素,经合组织认为美国经济强劲势头已到巅峰。随着贸易战的加剧以及美国宏观经济政策效果减弱,美国成长将从2018年的2.9%降至2020年的2.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认为2019年一些主要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可能已经触顶,并且将下降。

四.中国经济风险加大
2019年中国经济面对下行压力。
原因之一:中美贸易战带来压力。美国2018年启动向中国出口到美国市场征收重税。这事件快速演变成一场中美贸易战。至目前为止,双方没有停战的现象。据专家估计,这场贸易战的真正效应会在2019年爆发。
在贸战冲击下,中国的企业与投资或受影响。部分行业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裁员及倒闭现象,甚至引发资本流出。
原因之二:中国实行去杠杆政策(即收缩银行贷款),除了增高金融市场资金成本,也造成企业获取资金的困难加大。
基于此,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被迫抵押股票。但是由于股市超预期下跌,导致爆仓,大股东因而失去公司控制权。
上市公司的活力在受去杠杆政策的冲击,在叠加效应下,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加剧。

五.经济周期十年一转
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捷夫(Nikolai Kondratiev)于1925年在他的著作《大经济周期》中提出长波理论(K-WAVE)。
K-WAVE理论认为宇宙中每一样东西的走势都按周期,这包括经济也是按可预测的周期前进。
在近代世界经济史中,我们见证了多次十年经济周期走势,而每一次周期都以泡沫破裂作为结束。
最近一次是于2008年9月15日美国次房贷危机爆发成实,引发美国以致全球深陷自1929年经济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最严重危机。
十年转眼就过,循环周期走到尽头,按康波理论,极可能将以一场风暴作为结束。也就是说,全球或迎来经济危机。
整个经济趋向泡沫破裂大体上已成形,只是无人能准确说出爆破时间点。
美国道权斯指数(DOW JONES INDEX)的历史高点是26828.39(2018年10月3日)。这十年来,道权斯是从2009的8500一路升至最高26800点,没有真正调整过。
十年来美股主要推动力是来自QE(即量宽),超宽松货币政策,来自全球庞大资金(受到美国比其他区域较快速复苏所吸引)。
但随着美国于3年前启动的升息,缩表政策,美国成长已达巅峰,中美发动贸易战等因素的冲击,美股的吸引力在减退。
美股泡沫一旦爆破,全球经济将受拖累。美国贵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纽约也是最大金融中心,因此它对全球的影响力非常大。

六.英脱欧引发不确定性因素
2016年英国通过公投决定脱离欧盟。接下来内阁,议会讨论以及与欧盟协议脱欧却一波三折。
事件的发展令人担心英或于2019年进行“无协议脱欧”。市场一致认为这是“灾难性行为”。
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英国民基本上分成两大阵营,即脱欧派与留欧派。脱欧派主要是普通阶层,而留欧派则是社会精英阶层。
近年来,英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剧,社会两极化分化严重,民生问题日益严峻,社会精英阶层与普通阶层的对立情绪日益严重。人民已对国家政治失去耐心,对精英统治失去信心,这是英国民生危机的原因。
普通阶层也对欧盟自由移民政策极之不满,认为英国迟早会被来自中东的移民泛滥。这是其中重要因素造成普通阶层要脱欧。
社会精英阶层主要是政经界精英,他们看到的是庞大的欧盟统一市场。欧盟人口约五亿一千万,消费力很强。
留欧的好处是可以自由在欧盟庞大市场贸易。脱欧就意味着将失去这优惠。同时伦敦在脱欧后有可能失去世界金融中心地位。
脱欧对英国来讲有难以估计的损失。学者们普遍认为,脱欧将使贸易变得复杂,生产成本提高,生产力下降,并最终影响到就业和生活水平。
英国贵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GDP达2.5万亿美元)及欧盟第二大经济体(次于德国),一旦脱欧事件演变成英国被迫在2019年以“无协议脱欧”,对全球经济来讲都是一大冲击。
英国社会精英阶层早就预测到这种局面的可能性,因此鼓吹留欧。

七.结论
按经济周期的走势,2008年爆发金融海啸后的十年周期到2019已到尽头。根据康波理论,每一次周期都以泡沫破裂作为结束。
中美贸易战,美股升上天价,英脱欧,中国经济向下行等有都可能戳破这泡沫。
虽然无人可准确说出爆破时间点,但无可否认,整个趋势大体上已成形。
投资宜多关注趋势的发展,并持“现金为王”(cash is king)为上策!

53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