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卢臻长:普天颂赞有适合的新年歌 盼望每间堂会有人 献身为音乐干事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卢臻长(诗巫卫理神学院音乐与礼拜科主任)
整理:卢韵琴

音乐在礼拜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但,敬拜中所采用的音乐风格也最具争议性,一些教会依然因唱传统圣诗或现代短歌引起许多的争论。有的坚持只唱传统圣诗,有的则强调唱现代短歌。这些不同风格的诗歌能否结合达成双赢呢?

诗巫卫理神学院音乐与礼拜科主任卢臻长牧师认为,不同风格的诗歌可以相辅相成,但最重要的是,必须在适当的时候选唱适合的诗歌,毕竟教会音乐是功能性的音乐,要在适当的时候唱才能发挥功用。
“当然,领唱者需要与牧者配合,选唱之歌需要与主题契合,且有连贯性,才能达到其功用。”
今天,许多教会选择中庸的路线,在礼拜中安排一项所谓的“敬拜赞美”。礼拜开始,宣召后唱一首赞美诗(进殿诗),接着就唱约十五分钟的短歌(多为赞美性的诗歌),之后在奉献及差遣时唱圣诗。
“这种的方式,似乎把唱圣诗与短歌的时间画上界限,只在某时候唱某一类的诗歌。”
曾经在菲律宾亚洲圣乐圣仪学院(Asian Institute for Liturgy and Music)主修教会音乐,再前往台南神学院修读道硕课程,后在东南亚神学研究院修读神学硕士与博士的卢臻长牧师自2003年起在卫理神学院任教至今。在此之前,他也曾担任美里与民都鲁教区音乐干事。

“传统”与“现代”
首先,卢牧师要我们思考何谓是“传统”?
“传统”(tradition)源自拉丁文traditio,是指那些世代相传的东西。从一般社会的角度来说,就是具有特征的社会要素,如:风俗、道德、思想、艺术、制度等。从礼拜的角度来看,“传统”就是教会所累积的祷告、赞美、感谢、哀伤、上帝的话语和圣礼的经验。在教会音乐的层面,传统圣诗包括希腊圣诗、拉丁圣诗、素歌、诗篇、德国圣咏、美国福音诗歌等。

那又何谓“现代”?
根据《现代华语词典》,“现代”就是指现在这个时代。即使如此,那么在这时代所进行的敬拜就是现代敬拜。这时代的敬拜方式有礼仪式、传统式、灵恩、敬拜赞美、普世合一(Ecumenical)、泰泽、寻道者和融合式等。在音乐方面则有传统圣诗、现代圣诗、现代短歌,泰泽和Iona诗歌,以及来自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各国不同风格的诗歌。从以上的定义来看,传统与现代的诗歌的范围是非常的广,而现代诗歌也包括传统诗歌,这表示我们有非常丰富的诗歌资源可以采用。

选曲时要与主题配合
卢牧师也提醒,音乐与崇拜一定要与牧者配搭,选曲时要与主题配合,只要有一首歌与主题契合即可。“如果能够传统、现代、本地、外国的都能选上一首,这就是最理想的。”
同时,敬拜赞美的领唱者应该要晓得乐器的作用,知道什么才是主体?要激发会众一同敬拜。“可惜的是,现在都是台上更大声,会众的声音则被淹没了……要知道,敬拜赞美是带领会众一起唱,而不是自己表演,打鼓要小声,在这一点上鼓手就要自觉。领唱也要做好分配,问题就是主领其实对乐器并不十分地熟悉。”
当然,他也赞赏本会敬拜赞美团的委身,但他们的缺点就是在曲目上不够多元化,声量的控制有待加强;因此,音控事奉人员也应该配搭,不要造成教会歌声大的假象。
为了让会众们能够熟悉诗歌,卢牧师认为,教会也要在聚会前教导会众唱歌;尤其是新歌,但也仅限于一次教一首新歌。
另外是诗班的角色,他强调,诗班应该是扮演带领会众唱诗的角色,不但是献唱需要面向会众,就连坐位也应该是面向会众的,并且从礼拜的开始到结束都应该在场。

适合新年唱的歌
他也提到本地教会其实培养了很多音乐人才,可惜流动性大,所以教会需要不断训练新人。但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些经过本地教会训练的人才,在移居外地时造就了外地的教会,祝福了他人。
“当然,最理想的就是每个堂会都需要有一个音乐干事,这样的话,对于推动事工都可以做得更加全面。因此,教会需要更多人愿意献身。”
他透露,原本音乐干事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存在,属于不被按立的范畴;但随着法规的修改之后,音乐干事的身份将会不一样。为此,诗巫卫理神学院将在2020年开办主修礼拜与音乐的5年神学学士课程(Bachelor of Theology in Worship and Music),让修读这个课程的音乐干事,不仅仅是干事,也可以被按立为牧师。
适逢农历新年就快到了,那新年期间的崇拜应该唱什么歌呢?卢牧师笑说,《普天颂赞》的第498首至第504首歌都是一些适合新年唱的歌,而且也很好听。
至于教会是否可以唱俗世的新年歌,他的看法是只要这首歌没有违反基督教信仰,就可以在教会唱;不需要划分得太过黑白分明,也不需要特别改动歌词。
那卢牧师是否曾经写过新年歌?他笑称之前没有想过,但以后可能会尝试写一写。

25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