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CIC消息: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 盼真正实现融合教育

with No Comments

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欢迎教育部落实“零拒收政策”(Zero Reject Policy),及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于早前公开呼吁主流学校接纳特殊儿童,以确保特殊儿享有平等教育机会的倡议。
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National Early Childhood Intervention Council—NECIC)是由一群来自非政府团体以及政府机构的专业人士、父母、治疗师等所组成的联盟。我们的主要宗旨是向政策制定者提倡特殊儿童早期儿童疗育的权益。
我们很欣慰看到教育部为特殊儿童积极采取的措施,确保可以达到我国国家教育蓝图(Malaysian Education Blueprint)所设定的“2023年75%特殊儿童融合教育”的目标。我们赞许教育部实行的“零拒收政策”,确保没有特殊儿童被拒学校大门外。我们十分赞同YB 张念群在星洲日报呼吁学校不要以“3个月试用期”为托辞,将特殊儿童排除在主流班之外学习。我们为教育部有计划建设无障碍设施而喝彩。我们也高兴看到当局规定每一位在校特殊儿童(不论特教班或主流班)必须有个人学习成长计划(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IEP)。
虽然如此,这些政策的实行焦点似乎偏向于特教班及有肢体障碍的儿童;特殊儿童依然需要达到教育部规定的融合教育合适度的标准,学校才会考虑让他们进入主流班级学习。这与融合教育的原则和理念完全相反。
融合教育的定义是让每一位儿童,不论背景条件及学习能力,与同龄孩子一起接受教育。融合教育并不是要求儿童调整和符合主流教育的指标;相反的,它是以改善学校政策和环境,以确保孩子能够在学校里能够全面和有意义地参与其中。
近50年的研究显示,融合教育让所有孩子(无论有残障与否),不论在经费和学习成果方面,
比综合性或隔离性的教育制度更为有效。研究也没有证据显示融合教育阻碍那些无障碍儿童的学习成果。
研究显示,融合教育比隔离式教育让有残障的儿童在学术技能上表现得更好,如语言、阅读、数学;与同龄孩子建立良好关系,发展更好的社交能力,以及减少挑战性行为。没有残障的儿童在融合环境里,可以获得良好的学术成果、发展与所有同辈间更为有效的沟通技巧,对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有较少的恐惧感,善于与各类持不同意见和行为的人士交流、培养尊重他人的美德,减少成见、歧视和霸凌。因此,融合教育促进对个人差异及多样性的理解及接纳。所有儿童,不论有无身心障碍,都在融合的环境里收益并成长。
目前,特殊儿童主要在隔离性的特教班里就读。虽然教育部2017年的数据显示(Quick Facts 2017 Malaysia Education Statistics,23页)共有25,396名有特殊需求的学生在融合的主流班里就读,多半的学生(13,081名)其实只是部分性被融入。这明显不是融合教育实践的真正意义。

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
目前,我国学校里所实行的融合教育只是让特殊儿童加入主流班级里,然后期待他们跟紧并赶上同龄儿童的成长或进度。有些融合教育计划并没有让特殊儿童融入全日的教学课程,只将他们与主流班学生一起上非学术的科目,如:美术、音乐和体育。大多时候,融合班级里就读的特殊儿童没有额外的支援或调整他们的教学大纲;这些孩子需要“自食其力”。
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藉此机会提供几项建议,希望教育部能够加强融合教育的执行,确保特殊儿童真正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
1.零拒收政策以及融合指标
执行零拒收政策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这意味着没有任何儿童可以被剥夺上学的权益。可是,这不代表着只是让他们进入特殊班。我们不认为非主流特殊教育课程能为特殊儿童提供最佳的学习环境和成果,因为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融合教育才是这些孩子的最佳学习环境。
我们应当以融合指标来评估学校的成效。我们促请学校以所有学生的各种需求为标准,调整学习环境以支持他们在学校里能够有意义的学习经验。除了无障碍设施之外,所有主流学校应当采取融合教育的最佳做法,如:提供灵活的课程架构、多样化的评估方式以及全校性正向行为支持。
2.有效的实行个人成长学习计划
我们必须强调个人成长学习计划对特殊儿童的重要性,包括在主流班级里就读的特殊儿童,因为他们的需求往往被忽略。值得鼓舞的是,教育部的融合教育指南里表明,拟定个人成长学习计划的过程必须让家长及多学科团队(包括治疗师和医生)参与。很遗憾的,现实中实现的例子是很罕见的。个人成长学习计划理应定期与家长及治疗师分享,并与他们合作讨论及计划特殊儿童的学习目标。只因为他们能够提供重要的讯息,支援特殊儿童的学习。
3.让特教老师援助主流班级
我国主流班级里,大约15%的学生有特殊需求(如:自闭症、阅读障碍、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视/听觉障碍、肢体障碍)。目前,他们的需求无法得到应当的支援。特教老师是重要的资源,他们应该被调到主流班级里援助主流老师,协助他们实行课程、教材及教学方式的调整,进行协作教学,和规划行为及社交技巧的支援策略。
我国的学校和老师们离实行融合教育的确还是有一段距离。然而,这不应该是全面性实行融合教育的绊脚石。在等待教育部提升全国老师对融合教育的培训及认知的同时,我们希望区教育局(PPD)和学校能够被授权与残障社会团体合作,为老师们提供实际的培训。扶持和包容接纳的态度可以促进特殊儿童在主流学校里全面参与其中。
融合教育是每个孩子的权益。
我们有责任实现真正的融合教育。
(NECIC供稿,原文为Inclusion,Not Integration)

1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