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加强教会卫理宗信仰传统 中国信徒需要中国传道人 官佰全退休后积极参与政治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官佰全(澳洲华人卫理公会退休牧师)
整理:卢韵琴

自认自己接受的是英文教育,奉献予主使用的机会不大,殊不知上帝早有美好旨意。移民澳洲数年后,官佰全毅然献身为传道人,更在若干年后获选为澳洲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年议会会督,并于2019年卸任。退休后,他计划积极参与社会关怀工作,甚至是政治。

移居澳洲有意献身
“我的母亲林兰英是一个热心爱主的姐妹。她生了12个孩子,并带领我们信主,都在新安堂参加崇拜与事奉。在我去英国深造一年后,妹妹在家书提到,母亲感叹自己生育了12个孩子,如有一个孩子奉献给主使用,是再好不过的事。”
那时的他并不以为然,再加上自己所受的教育是英文教育,而教会需要都是中文牧者,便认为献身这档事与自己扯不上关系。岂料,上帝对他早有美好旨意。“当年,我真的觉得自己在教会中‘无用武之地’。再加上我排行第十,上头还有这么多兄姐,应该不会轮到我,哈哈哈……”
官佰全牧师,澳洲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前会督,是土生土长的诗巫人。1957年出生于诗巫新珠山地区,小学就读于华英小学,中学在中兴中学完成中三课程后,转至卫理中学就读中四与中五。中学毕业后前往英国深造,修读土木工程系,学成后就回到砂拉越工作。
在古晋工作5年之后,他与妻儿于1987年申请移居澳洲柏斯获准。移居当地后,他打了两年的工,并自学考取了建筑师的执照,自组建筑公司。在此期间,他热心地在教会事奉,甚至还成为了义务传道。
4年多之后的某天,他看见教会有需要,又觉得赚钱对他的人生意义其实并不大。于是他便把自己有意献身的想法告诉妻子,并在1995年正式进入神学院接受装备。
“其实我在英国求学时,就已经在教会帮忙。后来移居到澳洲,我参加了中华基督教会,还被选上了执事。1993年,萧招和牧师来到澳洲为华人卫理公会的会友设立了蒙恩堂,而我被邀请在主日学帮忙,后来就留在了蒙恩堂。”
由于蒙恩堂是一个纯中文的卫理教会,1994年时,他开始发现有需要照顾那些受英文教育的弟兄姐妹,而当时中文堂的人数已超过100人。于是,他自动请缨带领英文聚会,英文堂就这样正式开始聚会了。可惜的是,传道人难寻,一个月4次的聚会,其中两次聚会邀请外来讲员,而另外两次聚会只能自己上阵。
“就这样过了一年的时间,我愈想愈觉得这样下去,真的不成体统。再加上我愈发觉得赚钱对我来说,意义已经不大。经过了祷告后,我就对妻子说了我的献身意愿。”
1995年正月,他进入了Westminster Theological College接受装备,这是一所属于美国长老会的神学院分校。
然而,在他甫进入神学院2个星期,从来不生病的他竟然患上了肝功能障碍症,入院了10天。感恩的是上帝的恩典够用,让他不至于跟不上课业进度。再加上当时学院要进行改革与合并,促使他用了2年时间,用密集课程的方式把4年的神学课程修完。1996年尾,他神学毕业了。
由于教会有需要,因此,他在神学装备期间就已经在牧养教会。而在他进入神学院1年之后,官师母也报读了Bible college of Western Australia的神学课程,并在他所牧养的教会担任本处传道的工作。直到他毕业牧会的5年之后,师母再进修神学辅导课程,夫唱妇随地事奉。
官牧师在25年的传道人生活中,除却他一边读神学一边牧会的2年时间,他于1997年正式在神恩堂(Immanuel Methodist Church)牧会了15年,并于2010年尾被选为会督,2018年正式退休。

注重卫理宗信仰传统
目前,澳洲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拥有27个堂会与布道站。其中,澳西教区(柏斯)的蒙恩堂、神恩堂和感恩堂拥有中英文聚会,纯英语的则有信望堂(Hope Methodist Church),还有纯中文却有备英语翻译的教会则有真恩堂与宣恩堂。“我们必须为那些土生土长的华籍少年人多想一点,若干年后,他们就是教会的接班人,但他们听不懂中文。”
当了8年会督的他,在这期间,他看见了澳洲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的一个问题,即是虽然出自卫理公会,但很多牧者却没有注重卫理宗信仰的传统,像是卫斯理约翰所提出的恩典观与救恩观,还有圣经教导的圣洁生活。于是,在他的第一个会督任期中,他开始邀请讲员强调讲解卫理宗的信仰传统;第二任期时,就注重卫理宗信仰传统的应用,并且编写一个应用法,而不仅仅是理论与神学。
“在这4年来,我相信已经帮助我们教会在卫理宗的信仰传统这方面,初步上了轨道;而我自己的英语能力比较强,于是便与世界卫理公会接轨,并在3年前被委任为‘世界卫理布道委员会’的东亚区义务干事,协助推动布道工作。”
他认为,澳洲华人卫理公会若能走“统筹统办”的路线,未来必定有大作为。可惜的是,在他担任8年的会督期间,并没有成功推行“统筹统办”政策。“我真的希望,以后的会督可以在这方面与我有同样的看见。”

急需中国籍牧者
随着近年来中国人的大规模迁徙,澳洲也是其中一个热门地点,华人卫理公会各教会也是愈来愈多的中国籍信徒加入。如今,较大型的教会超过一半的会友都是中国籍,其中墨尔本的怀恩堂则是超过90%为中国籍会友。另外荣恩堂也有60%为中国籍会友,还有救恩堂与主恩堂,亦是较多的中国籍会友。“认真来说,在澳洲华人卫理公会拥有约4千名会友,其中30%是中国籍会友。”
近10年来,大马华人移居来澳的人数已经愈来愈减少,而中国人则是愈来愈多,因此,就有上述的情况出现。
“我们很感激大马的华人信徒为教会带来了很多祝福,更把福音传给中国人。可是,中国人始终与大马华人的文化不同,需要时间来融合。再加上他们的信仰根基不同,要把福音传给他们,其实并不容易。”
目前,该会拥有40位在职牧者,其中37位来自马来西亚,2位来自中国及1位来自新加坡,还有7位退休牧者的协助。
“由于愈来愈多中国信徒的加入,现在我们迫切需要中国籍的牧者,因为他们拥有相同的文化背景,是比较容易牧养的。”
由于工作签证的申请困难,是以让当地教会难以教会名义聘请外国公民,这也是教会牧者缺乏的原因之一。“如果申请工作签证,就需要年薪超过7万以上,而教会根本就负担不起。”
为此,当地教会的牧者都希望能够有更多拥有居民权的年轻会友可以献身成为传道人,为上帝牧养群羊。
另外,随着英文堂的会友愈来愈多,下一代华人子弟亦大多数接受英文教育的关系,该会已经出现了成立“英文临时年议会”的声音。对此,他也认同,由于语言的不同与文化的差异,中英文教会迟早要分别管理,这只是时间问题。

巴布新几内亚建立宣教议会
一直以来,巴布新几内亚的华人卫理公会是该会的宣教区,并且由吴庆明牧师负责。8年来,当地已经开辟了4个外岛的布道站,今年已开辟了第5个,还有一个查经班,而最大的教会就是天恩堂。因此,当地已经成立宣教议会,拥有4位全职传道人;但如果要加强当地的福音事工,就需要更多的传道人。所罗门群岛方面,则是有杨小琳传道负责牧养的溢恩堂。
“巴布新几内亚的黑人福音将会是未来的事工重点,还有就是当地的社会关怀工作做得十分好,为社区带来了许多祝福,尤其是卫理宣教医疗队。可惜的是,当地治安的问题比较严重。”
此外,纽西兰华人卫理公会已经在2018年3月成立了临时年议会,斐济岛的宣教事工亦交由纽西兰负责。目前,纽西兰华人卫理公会拥有9个教会,并由8位全职传道人牧养。

参与政治才能改变社体
2019年的官牧师已经退休,并且有意参与社会工作;特别是在澳洲这个已经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国家,更是需要基督徒的参政才有可能改变。
“我们身为卫理信徒,就应该秉持卫斯理约翰的志向,不但要过圣经圣洁的生活,也要关心社会的发展,更要参与政治才能转化教会,改变社体,尤其是在现今这个世代。”
澳洲是世界上第26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该国政府是于2017年12月在众议院通过同性婚姻法案。随之,现今的澳洲政府无论是在教育与文化上,对男女性别的区分与定义,都有极大的改变。“现在只要你认为自己是女性,就可以使用女厕,就算你在外表上分明就是一个男性;反之也是一样,甚至已经取消了男女厕的区分。”
官牧师说,虽然教会对此法案提出抗议,也在民间进行各种醒觉运动;唯,拥有坚定立场的基督徒参政的还是太少,无法在政府决定新政策时投下足够的反对票。因此,他认为,只要教会合一,同心合作,参与政治,未来还是有希望的。
另一方面,纵然澳洲已经是一个先进国家,但社会关怀的工作还是需要认真去做。举个例子,澳洲政府收留了许多的政治庇护者,即是以前所谓的“难民”,关怀他们亦取得了佳绩,每年接受洗礼最多人数的就是他们。
“最直接接触人群的方式,就是从社会关怀入手。耶稣的大诫命不是也叫我们要爱神,也要爱我们的邻舍吗?!” 官牧师语重心长地表示。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