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凤梨城之约

with No Comments

文/郑仁娇(新福源堂)

去年3月,趁着凯胜退修会兼反毒讲座在泗里街举行,我与牧师一同前去。该教区幸福家庭执行会主席卢方修弟兄亦召集单亲家庭假怀仁堂聚会,由我负责分享“单亲不孤单”。
今年2月17日,复被邀参与于新怀仁堂进行的单亲家庭聚会并分享,因而再赴“凤梨城之约”。

44年前的故事
这个小城,有我成长的回忆。
那是1975年,我被派来中央医院工作2年,租住在太平路,房东是个寡妇,待人有恩;如今她虽已不在世间,但那份情没齿不忘。那年刚结婚,单枪匹马,大腹便便任护士。起初没车,只能骑着铁马上班。孩子出世后,我抱着他,提着小篮子步行到怀仁堂参加崇拜。现在回想,那时的我,渴慕敬拜上帝的心难能可贵啊!
那时,外子认为既然夫妻分开两地工作,不如他再去印尼木山谋生,打拼几年,于是开始了一段远距的婚姻生活。当我调回诗巫中央医院任职一年,便辞职携带两名幼儿随夫前往印尼。虽离开凤梨城,但仍时常怀念着那些岁月,那些人情。

旧地重游情依旧
再赴凤梨城,仍是惦念着单亲事工。有了五个单亲姐妹的陪伴,我就自告奋勇当司机,冲锋陷阵似地共负使命。想起去年聚会后探望一个单亲家庭,期待着有团契,我就感到冲劲十足。承蒙该教区妇女会主席华娇及另二位姐妹热忱陪同,参观福音花园,大开眼界。之后,又设午宴款待,与教区长夫妇同席交流,乡情依旧令人感动。
最感恩的莫过于拜访一家刚丧偶不久的姐妹,其家婆容姐妹也是年轻守寡,含辛茹苦将三个孩子抚养长大。如今老人家白发送黑发,儿子先行一步,留下两个孙子及年轻的媳妇,情何以堪,不禁为之共掬一把同情泪!我们同路人一起唱诗、祷告,并代表诗巫单亲组给予关怀款,送一本书,尽心意表关怀。感恩的是她对单亲家庭事工深有负担,甚愿大家点一把火,燃起关爱之心!

有了开始,不会太迟
当天下午,在翁新兴牧师及卢弟兄安排下,有13位单亲姐妹出席聚会,令人十分鼓舞。会后,我们彼此交流,商讨单亲事工。打铁得趁热,我希望每个教区单亲组都能发动起来,同心推动单亲事工,使更多单亲者感受人间有情,体念天父大爱,找到人生的方向,扬帆启航奔天路!
回程路上,姐妹们都感到十分欣慰,纷纷表示这趟没白跑。凤梨城之约不仅带来福音的丰硕成果,还带回臭枳头、八珍药,满车芳香,笑声洋溢。以父的事为念,关顾需要的人,也能丰富自己的生命。深信单亲的关怀事工,有了开始,就不会太迟!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