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回应:修宪未竟仍需努力!

with No Comments

文/晖(退休公务员)

希盟政府向国会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于4月9日晋入二读并进行表决时,因达不到修宪的门槛,即三分之二多数票的支持而功败垂成。
希盟政府为了兑现2018年5月9日第十四届普选竞选宣言中的承诺,于4月4日由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向国会提呈有关修改马来西亚联合邦宪法第1(b)条款,以恢复沙巴、砂拉越与马来亚半岛的同等地位。不过,砂拉越政党联盟(GPS)要求将“依据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Pursuant to the Malaysia Agreement 1963)的字眼纳入法案,并声称斯次的修宪不够全面,零星的修宪于提升砂、沙两地的人民的权益无补。

破坏同等伙伴的关系
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尽管马来亚、砂拉越、北婆罗洲(沙巴)都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却是三个独立的个体(entity),于1963年9月16日共同组成一个新兴的国家取名“马来西亚联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sia)。大马成立56年来,沙、砂两地人民感受到两邦的身份和地位江河日下,1976年的一次修宪更把两邦的地位降为州级,与马来亚11州并列,此举无异于贬低及破坏两邦与马来亚作为同等伙伴的关系。
事实上,沙、砂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不过只能享有5巴仙的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而且社会经济发展与基建建设滞后;若与西马半岛相比,实有天渊之别,引起两邦人民的强烈不满。此次的修宪只算是踏出为砂、沙复邦正名的第一步,接下来是要按部就班归还两邦的自主权与一切的合法权益。
宪法乃是国家的最高法律,攸关全体人民的福祉,因此修宪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之二大多数议员的支持。以目前国会拥有222个席位,意味着斯次的修宪,至少须得到148票的支持才能通过。这一次的修宪关系到恢复砂拉越与沙巴原本邦的地位,而这与“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的精神是一致的,以记名投票的结果,获得138票支持,59票弃权,与修宪门槛148票还相差10票。此次修宪动议,没有反对票,意味着朝、野政党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拂逆砂、沙人民的强烈意愿。有趣的是,声称捍卫砂民利益的砂拉越政党联盟的19位议员则集体弃权,予人许多遐想的空间,也遭受个别执政党议员的揶揄与大加挞伐。

建立自由公平合理新社会
持情而论,无论是政治体制,或施政方针,马来西亚与一个文明的国家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建国以来,跌跌撞撞走过一段漫长的冤枉路。从立宪的角度,马来西亚也面对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窘境,隐隐约约残留殖民地政府分而治之的余孽,此次的修宪也多少可以帮助人们看出一些的端倪。
马来西亚是世上绝无仅有种族、宗教观念如此泾渭分明的国家;权力的傲慢见怪不怪,很大程度上分化与撕裂国民。迩年来,国内发生数宗公民“被失踪”案件,严重侵蚀宪法第5(1)所保障公民生命安全或人身自由的条款,无异于挑战宪法的底线。至今发生经年,神职人员许景城牧师、社运分子安里仄末“被失踪”案,犹未水落石出,令彼等的家人及公民社会揪心不已。
无可讳言,砂、沙子民对斯次希盟联邦政府的修宪动议铩羽而归,颇感失望与无奈。尽管由希盟所主导的修宪努力触礁,丝豪不影响砂、沙人民要求恢复两邦与西马半岛同等地位,及平等待遇的决心,毕竟砂、沙两地人民参组马来西亚联合邦的初衷是要与友邦平起平坐,建立一个自由公平合理的新社会,而不是再次被殖民地化。
尽管斯次的国会修宪遭挫,并不意味着修宪从此就画上休止符;事在人为,如果朝、野双方是认真为砂、沙两地人民请命,就应锲而不舍,铆足全力,在现有基础上不断完善宪法修正案的内容,以便为下一次的修宪作好万全的准备。沙、砂议会是否可先召开会议,集思广益讨论修宪的事宜,值得大家思量。
修宪尚未成功,同胞仍须努力!

总游览人数: 15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