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见证:指引我谦卑寻求祂

with No Comments

文/陈汉忠(古晋晋圣堂)

2018年,我在中央医院动手术摘除白内障,经历上帝奇妙的恩典。
我原本手术预约定在5月7日进行。当天,在小女儿的陪伴下,早上十点半到达中央医院眼科病房办手续。等至下午三点,我才与另外两名眼疾患者坐轮椅被推进外科手术中心等候。当时有一名病患在手术室内动手术,进入一个多小时,超出预期时间,以至接下来的所有手术都延迟了。我被告知排在最后一位,所以还得痴痴等。那时中心内空调特别冷,虽提供棉被,还是难挡冷气而瑟瑟发抖,连鼻子老毛病也犯了,开始阻塞不通。
就这样冷坐着三个小时,终于轮到我。我一进手术室躺下,就因呼吸不顺暢而两次要求坐立吐痰。一医务人员开声说,如果有伤风不可动手术,会有危险,因为手术不能半途喊停。我也因此开始紧张,心跳加速,有昏厥、窒息的感觉。另一位医护人员关心地问到:“Uncle,你能夠吗?”我一阵犹豫。开刀医生当机立断,宣布手术取消;此话一出,医务团队一阵欢呼(我了解他们忙碌了一整天,可以收工回家,自是欢喜)。当时已傍晚六点多,我也默默松了口气;医生还安慰我说不用开刀,可以回家投票了(两天后,就是第14届国会选举)。
手术没能进行,我难免有点失望;对女儿也有一絲的歉意,因她耗费了机票和假期回家,原意是要来照顾我。感恩的是,她不仅没抱怨,还笑说不久又有机会可以飞回家度假、团契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亦释怀,可以在家中好好“追踪”五年一次的大选新闻报导。

少一份拦阻,少一分担忧
其实,我从小就有鼻过敏症状,时常有流鼻涕、鼻塞、呼吸等问题。偶尔,半夜在睡梦中会因窒息而驚慌挣扎,或猝然惊醒,心悸不已。这长年累月的困扰,导致我对窒息存有恐惧的心理。这种莫名的恐惧也让我有一个不光彩的记录:有一次去牙科诊所,在牙医正要开始为我補牙齿时,我心惊胆跳,说声道歉后,逃之夭夭。
感恩的是,由于上回的经历,医生特别通融安排我在下一次手术时第一位“上阵”。所以,再次预约在7月30日早上8点动手术。
在这段等待期间,我其实心里忧虑不安,不知道到时是否又以失败告终。太太缠着我去私人专科医院开刀,徒然加增压力;我承认自己信心不足,曾考虑放弃医治。但我最后还是决定在中央医院再试一试,自已唯有倚靠上帝,天天祷告,祈求主帮助我克服心中的恐惧,让我能夠在呼吸顺畅的情况下动手术。
俗语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在手术前一个星期,突然喉咙不舒服,咳嗽、伤风。太太絮絮叨叨:“咳嗽了怎能动手术?”而女儿又已订了机票,也申请了事假回乡。怎么办呢?我赶紧去私人西药房寻求治疗,问医生:“咳嗽会在这几天治愈吗?”而医生回应是:“希望如此!”我唯有仰望主、交托主。感谢上帝,在手术前两天霍然而愈;少了一份拦阻,也少了一分担忧。
7月30日清晨出门前,太太和女儿一齐为我祷告。7点到医院,在去手术室的途中与院牧黄首文牧师不期而遇,是上帝的赐福,差来天使。首文牧师当场为我祷告,求主安定我的心。祷告满有能力,我躺在手术台上,心境与上一次完全不一样,安宁稳定。在那半小时的手术中,我默默不停地求主耶稣与我同在,安定我的心,不要害怕。奇妙的是,我当时呼吸異常通畅,心里也平静安稳。即使是在那一阵短暂的黑暗时刻(猜想该是镜片被取出时),心也不慌。手术在没有出状况下顺利完成,步出手术室时,我心中只有有满满的感恩。

恩典够我用的
之后,在家中休养,有太太与女儿两人一起悉心看顾倍伴,深感幸福;也为伤口复原迅速,视力改善良多而感恩。事后回顾这段经历,我惊叹上帝奇妙的作为,也体会到祂大能的手一路扶持着我,帮助我度过难关:
一来,是那个的赐智慧给医生,让他当机立断取消5月7日第一次的手术。当时我心、身、灵都沒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不适合动手术。我相信这是上帝的美意与恩典,让我避开潜在的风险,没受到伤害。
其次,第二次手术前的突发伤风、咳嗽病,虽然引起短暂的焦虑不安,卻非禍而是上帝的赐福(A blessing in disguise)。因为私人医生配给我的咳嗽化痰和过敏药,使鼻敏感得治愈,呼吸顺畅,无形中除去我心中恐惧的根源。上帝的作为,奇妙无比。
再来,上帝藉着我的软弱,指引我谦卑地寻求祂,专心倚靠祂。我也藉此经历上帝是信实的,祂垂听祷告,应允我们的祈求;在人不能,在上帝凡事都能。
其实,白内障手术是时下相当普遍的眼疾手术;也有不少乐龄弟兄姐妹都曾接受並成功完成手术。我卻因个人的身心素质而遭遇“困难”;但感谢上帝,祂的恩典够我用。诚如圣经所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十二9)。

总游览人数: 163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