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王美锺盼上帝之光照耀不同人民 大马地利人和具宣教优势 鼓励信徒把握时机传福音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王美锺(博士,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院长)
整理:卢韵琴

在危机已经存在的今天,倘若我们没有警觉,进而力挽狂澜,后果只会不堪设想。然而,危机也是一种时机,若能把握时机,满园的庄稼都已经成熟了,正等待着我们的收割。
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院长王美锺博士提醒基督徒要善用时机,把握机会向未得之民传福音,扩展上帝的国度。是以,他目前正在致力于协助促成欧洲华人教会与白人教会之间的合作,以面对教会的日渐世俗化,还有欧洲社会的伊斯兰化、同性恋课题的挑战,以及移民和难民的福音工作。
“中东已经是伊斯兰世界,东南亚也有一些国家很强,如果再加上欧洲这个必争之地,就再也无法制衡了。所以这是个非常时间,必须很努力地做欧洲的工作。”
王博士是土生土长的槟城人,还是一位福州闽侯籍人;然而,他却不谙福州话,只知道父亲是来自闽侯,而他随母亲说福建话。
除了最初的两年牧会之外,迄今,他已经在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服事了24年。首2年他是代院长,随后任院长之职至今,已有22年的时间。“在这20多年来,我深得一个体会,那就是无论在什么岗位上服事,我们都要寻求上帝;因为上帝把你放在这个位置都有特别的使命,而我从一开始接任院长之职就向上帝祈求带领。”
在他看来,马来西亚华人神学院在宣教方面拥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宗教与语言的国家,在地理位置又极富策略性,在东南亚的中心点。以槟城为例,北上可至泰国、老挝、缅甸、柬埔寨、越南,再上去就中国、云南、四州,往西可至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与孟加拉,东可至菲律宾、印尼。
“这些国家的土地总和虽然还不到整个地球的一半,但是这些国家的人口很多;所以我就求告上帝,让我的神学院不但可以惠及华人,惠及马来西亚,更能够把上帝的光照耀整个区域的不同民族,这是我在当初的一个梦。”
然而,他的这个梦就像芥菜种一样成长起来,所以该神学院的学生人数就有了一倍,两倍,十倍五十倍,甚至是百倍的成长。然后,事工也是深入了全球的50多个国家,并在好多地方建立了100多家的神学院与宣教学院,服事了超过100个族群。“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因为我们把神学教育与使命结合在一起,而且上下一条心,无论是老师还是董事会、职员。”
如今,位于槟城的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校本部拥有50位全时间同工,其中25位为全时间讲师,25位职员,学生总人数则超过600人;而世界各地不同分院的学生则有4、5千人。“这些都是主耶稣的精兵,可以在各个禾场里面去收割、浇灌,付出、以及经历上帝的作为。”

第一间提供中文宣教学博士课程
他强调自己是个很认真的人,做什么都要看上帝的旨意,上帝要他做的他才做,上帝不要他做的,他就不会勉强去做。“在上帝的恩典和带领下,我们已经进入欧洲设立分院,如意大利、法国、和罗马尼亚,并在希腊有使徒脚踪的证书课程。再过一个礼拜,我会到巴黎去主持‘第二届华欧宣教研讨大会’,主要是探讨如何帮助全欧洲的华人教会合一,跟欧洲白人的教会一起配搭来回应欧洲的世俗化、伊斯兰化、移民、难民、同性恋等等的挑战。”
王牧师再次重申,上帝是工作的;当我们愿意工作,而上帝又愿意使用的时候,上帝所能做的事,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目前,王牧师也在进行着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的工作。在此之前,他就有幸接触到在二战时期,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行动中幸免于难的幸存者,并与他们有过美好的聚会。“二战结束后,超过10万的犹太人回到了以色列,他们在本地听不到福音;而这些幸存者每个月都有上千人过世,所以我们要加快脚步地做。”
其实在以色列的基督徒人数很少,不到1万人,当中人数最多的并不是以色列人,而是巴勒斯坦人。虽然生活在圣地,但他们并没有什么机会听见福音,因为信奉基督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背叛。
然而,他坚信,上帝的工作是有时机的,所以应该要把握时机做上帝的工作。“其实很多事工,我们都不是第一个做,在此之前,一定会有人做了。所以当我们想做什么之前,一定要先祷告,祈求上帝开路。”
在过去20几年中,他不止是从事神学教育,也致力于跨文化宣教,而且是带着整个神学院来做,是一种战战兢兢,却又很兴奋、很享受上帝的恩典与服事,但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他透露了一个在阿拉伯世界建立教会的事工组织,单单在去年就建立了几十间的教会,但其中也有6名同工为主殉道。
“我们华人在这方面所付出的代价不大,仅仅是花时间陪他们一起祷告、一起欢笑一起哭,提供一些资金帮助、分享一些的策略,以及给予同工训练与装备。”
他笑称,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是世界上第一间提供中文宣教学博士课程的神学院,台湾中华神学院是第二间。除了中文之外,还有80%在韩国上课,20%在马来西亚上课的韩语宣教学课程。“这是韩国的神学院邀请我们与他们配搭,因为韩国是单一文化,盼望能够从多元文化来研究宣教。”

关心政治却保持距离
对于马来西亚教会应当如何看待现在的政治局面,王博士认为,教会一定要关心政治,但是还需要保持一些的距离,不要政教合一的表现。“关心政治是一定要的,因为政治影响全国人民,不要只管教会的事而不理政治,最后政治来管我们,就什么也不能做了。”
不只是关心政治,基督徒也要关心、监督执政的,并为执政者祷告,这是圣经给信徒的交代。但是教会跟政党应该还是要划分,因为教会里可以有不同的政党,不能说教会是站在哪一边的,只能说教会是站在上帝这一边,关爱整个国家,不是某一个政党。“当上帝使用某一个政党来执行祂的公义时,我们可以支持可以选,但不能够控制每一个会友一定要选择哪一方?如不,就是宗教介入了政治。我们要关心政治,但要政教分离,永远站在真理这一边。”
因此,对于那些失踪的牧师、不公义的事情,王牧师强调永远站在真理之上,基督徒要的真相,因为所信的是真神。真理是不妥协的,公义的要求是上帝的要求,也是基督徒的要求,只是基督徒不使用暴力。
他表示,在“509变天”之后,我国教会的未来大方向还未能看见,但局部的一些情况已经看见,有好也有坏,一些教会在前朝政府所取得的批准,现在都必须重新评估,因为前朝所批准的都已经不算数了。
王牧师也盼望,砂拉越的国会议员与部长能够是真正的基督徒,把信仰的真理、公义跟爱实践,透过政治来表达与矫正很多的措施政策。“可惜的是,众教会与基督徒只看重自己本身的利益,并没有为大局着想,这样很容易会引起反感,进而转移变成宗教、种族的对付与仇恨,这是不得不防的。”
“所有的权柄都是属于上帝的,只是人在权柄之下,有没有按照上帝的心意去运用而已;所以我们不是反政府,而是监督政府。我们可以不同意这个政府所做的一切,是因为她的不公义,而不是因为她不是‘我的党’,我们就反对。”

榴莲神学与和睦神学
他也有属于自己的“水果神学”,那就是“榴莲神学”。他认为,榴莲是一种让人想一尝再尝的水果,意谓着基督徒向他人传福音千万不要只传一次,而是要传三次以上;因为有些人会第一次品尝就爱上,有些人则要多次尝试,才会慢慢爱上,领会它的滋味。
另外,他还提出了“和睦神学”(Theology of Muhibah)的理念。马来西亚有一个特征,就是各族种和睦共处,亲善地对待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而不是敌视;所以,要保持这种和睦共处的关系,基督徒当传讲真理,但也要保持民族之间的和睦。
同时,王牧师说,上帝的启示分为两种,一种是一般的启示,给全世界全人类,另一种是特殊的启示,给透过耶稣基督认识他的人。特殊的启示是圣经跟耶稣基督,一般的启示就是不变的真理,如仁爱、公义、和睦、尊重、清洁,这些都是一般的真理,也是上帝给各大宗教的启示。但他们不能靠着一般的启示得救,因为救恩是从上帝而来,藉着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基督就是那位救主。
他认为,其他宗教也一样有真理的存在,但一切真理的教导都是出自于上帝的启示。非基督徒一样有善心,也一样会回馈社会,只是他们不能靠这些得救。于是,在“和睦神学”中,强调的是其他宗教也有他们的贡献,但还是坚持,救恩是从耶稣基督来的,只是不否定其他宗教。“相同的地方,我们可以交流;不同的地方,我们也不强势地要求他们完全接受,因为强势并不是耶稣基督真正的方法,耶稣基督传达福音的方法是邀请,邀请人们来听福音,认罪悔改信奉上帝。”

中国制造的宣教士
在他蒙召之时,他就愿意顺服在上帝的旨意之下,前往主要他去的地方;那时的他在心中有两个禾场,其中一个是中国,另一个就是非洲。可是,这么多年来,上帝让他留在了马来西亚槟城,而且还是一样能够去六大洲、70多个国家,更带领了很多人去。
曾经,他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城郊,看见了中国制造的商品;招待的那位弟兄就对他说,中国制造的商品都可以远至亚历山大城郊,却独不见中国的宣教士,这令他十分汗颜——这是欠了福音的债,因为华人教会总是在享受着上帝的恩典,不太愿意出去。于是,他便在祷告中寻求异象,结果上帝让他看见了“中国制造”这4个字。
“我们要在中国制造宣教士,因为中国福音出中国。所以我的异象就是要让世界上的每个民族都可以看见‘中国制造的宣教士’。”
他再次重申,庄稼熟了需要人手收割,是最忙的时刻,也是需要最多工人的时候;因此,基督徒当要把握时机,趁现在做工,不要再耽误,时间一过就不再需要了。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