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理约翰更新主日特稿:为什么卫理宗不认同双重预定论?

with No Comments

文/刘世尧牧师

问:牧师,圣经说“被召的多,选上的少”,这不就是加尔文“双重预定论”的最好证明了吗?

答:首先,由于这一句话是主耶稣所说的一个比喻的结语,我们需要了解这一句话的上文。
按马太福音的记载,上文是记述主耶稣骑驴进入耶路撒冷之后所作的事,包括:洁净圣殿(太廿一12-16),咒诅一棵不结果的无花果树(18-20节),回应了祭司长和民间长老有关权柄的问题(23-27节),说了两个儿子的比喻要指出犹太宗教领袖虚假的危险(28-32节),又说了葡萄园家主与园户的比喻要指出犹太宗教领袖拒绝神儿子的危险(33-46节)。这一系列的行动和教训都与当时的犹太教失去信仰的实质有关。他们虽然是上帝的选民,但他们的圣殿已不再发挥祷告与医治的功能,他们的生命没有好果子,他们拒绝上帝所差来的仆人和弥赛亚!不但如此,祭司长和文士对主耶稣的反感越来越深,他们恼怒(15-16节),甚至要捉拿耶稣(45-46节)。
因此,主耶稣接下来说了一个婚宴的比喻(太廿二1-14),责备犹太宗教领袖藐视上帝对他们的恩召。这个比喻的背景是国王为王子筹办隆重盛大的娶亲筵席。这婚筵可以长达七天!
通常,国王会很早就发出初步的邀约,以后再派仆人通知客人赴宴的时间。国王邀请的对象可包括有权势的地主与老百姓。一般上,大家都知道要穿礼服去参加婚筵,而且国王还会为宾客预备礼服呢!这样,穷人就不需要为自己没有好的衣着而自卑尴尬,而有钱人也不能因他们所拥有的漂亮礼服而骄傲自夸。在国王的筵席里,个个平等,同享隆恩!因此,拒绝婚宴与不穿礼服赴宴的人摆明是不把国王与王子放在眼里,甚至是羞辱国王。

救恩的筵席
主耶稣用这比喻清楚地指出五个真理:
一.神国度的救恩就像欢乐的筵席(参赛廿五6-9);
二.天国筵席的邀请是白白的恩典,这救恩的盛筵完全是上帝预备的;
三.受邀者要感恩与负责任地回应,不要拒绝而且当穿王所赐的礼服;
四.有一批人(犹太人)首先受邀,但后来不论善恶的(外邦人)都受邀赴宴;
五.拒赴王子婚宴的人是自取灭亡,惟感恩赴宴又穿上礼服者能留下享受婚宴。
所以,主耶稣在结语时说:“被召的多,选上的少。”“选上的少”这个结局之所以在比喻中出现,不是因为国王选很少人来参加筵席,而是因为受邀者拒绝国王的邀请,而且有者不照规矩出席,不穿王所赐的礼服,结果不能留在婚宴中。“穿礼服”的意义,从旧约传统来看,是指脱去污秽的衣服,脱离罪孽,披上上帝的拯救和公义,遵行祂的道,谨守祂的命令(诗一百三十二9, 16;赛六十一10;六十四6;亚三3-7;启十九8)。显然,天国救恩的邀请是白白的恩典,却不是没有标准的廉价恩典!
从以上查经的结论来看,我认为,这比喻并不支持十六世纪宗教改革神学家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64)的“双重预定论”(double predestination)。因为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III.xxi.1, 5所提出的预定论是:“并非每一个人都被创造成相同的处境,有些人被预定得永生,有些人则被预定得永远的咒诅。”但是,在这比喻里,被国王预定邀请的人,反而拒绝了祂的恩召!那一些没有被预定邀请的人,才是回应邀请,前来赴宴的人!
另外,比喻的字里行间清楚显示,人能拒绝邀请(参徒七51;十三46),还有,人人都有机会收到国王的邀请,这都与“双重预定论”的理念背道而驰。加尔文主义者所教导的“双重预定论”认为,上帝的救恩是不能被抗拒的(Irresistible grace),而且基督的救赎是有限(或限定)的(Limited/Particular atonement),即主耶稣不是为所有的人而死,祂在十字架上只是为了拯救那些已被上帝拣选的人(the Elect)而死!

“双重预定”不符合圣经
无可否认,加尔文的确是伟大的神学家,我也在阅读他的著作《基督教要义》时深得造就。但是,在救恩观上,我不认同加尔文的“双重预定论”。我的研经心得是,“双重预定论”不符合以下的圣经真理:
一.圣经的创造论:创世记一章26-27节明言,人是按着上帝神圣尊贵的形象所造的,像上帝有永恒性丶思想丶自由意志丶丰富的情感丶仁义与圣洁,并受托作大地的管家。但“双重预定论”说,有一些人被造就是要得永远的咒诅,被命定下地狱!这与人人受造有神荣美形象的神学有矛盾。
二.圣经的救赎论:约翰福音一章9节指出,“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一切”的希腊文是πάντα ἄνθρωπον, everyone)约翰福音三章16节宣告“上帝爱世人”。彼得后书三章9节说,上帝“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人人”的希腊文是πάντας, every)提摩太前书二章4-6节阐明,“上帝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又说基督“舍自己作万人的赎价”,在《中文标准译本》里,这三节经文被译为:“上帝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来到真理的知识当中……基督耶稣献上自己,替所有的人做救赎的代价!”(“万人”或“所有的人”在希腊文里是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 all people)哥林多后书五章14-19节说:“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祂替众人死……这就是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希伯来书二章9节声明耶稣基督“因着上帝的恩,为人人尝了死味。”约翰一书二章1-2节明言:“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单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
加尔文,以及部份加尔文主义者说,上帝以祂绝对的主权预定一些人灭亡,而且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只为被预定得救的人(即“选民”the Elect)而死,不为被预定下地狱的人(“非选民”the non-elect)而死,这与圣经的救赎论有明显的冲突。这些加尔文主义者用他们的系统神学取代了圣经经文清楚易懂的意思,是令我担忧的。我相信,主耶稣为世上每一个罪人而死!
三.圣经的神论:圣经所启示的真神,有绝对的主权也有长阔高深的慈爱,有神圣的公义也有无穷的怜悯。加尔文的“双重预定论”只高举上帝对人永恒生命的绝对主权,却忽视了上帝对每一个灵魂的慈爱与怜悯,这是不平衡的。上帝是爱,祂怎么会在创世以前就为了祂的荣耀,而命定要永远弃绝一些人的灵魂呢?!(而且有双重预定论者认为,上帝命定多数人灭亡!)上帝是公义公正的,祂怎么不给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回应祂救恩筵席的邀请呢?
有加尔文主义者及归正神学的学者解释,圣经说的“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是上帝的意愿(Desirative will),而不是上帝元旨中的定意(Decretive will)。我不认同这一种神学诠释与区分。按这神学来看,我们传福音和讲道时,就不能坦然地对我们的对象说: “上帝爱你,祂为你预备了救恩,祂差祂的儿子为你的罪而死在十架上,这是给你的好消息”,因为我们的对象很可能不是上帝元旨中定意要救的人,而是定意不拣选的人!
还有,按这一种神学来看,我布道时看着我的对象,我心里想的是:“上帝的意愿是爱你,而且要你悔改,但是祂的元旨是不是如此,我不知道,或许祂预定的是你要得永远的咒诅。耶稣可能没有为你死,因为祂只为选民而死,而你可能不是选民之一!今天,我来向你布道,只是带着一个希望,即你是上帝所拣选得救的那一个选民!”

圣经中的预定论
我认为,圣经的预定论,不是加尔文所诠译的双重预定论。圣经中的预定(希腊文proorizo,英文译为predestine)神学是强调三个真理:
一.圣父预定圣子耶稣基督降世完成救赎之工──虽然圣子会在世上受到抵挡和杀害,祂却会在受难中赎世人之罪,并在复活升天中完全胜过罪恶丶魔鬼与死亡的权势。使徒行传记载初期教会的信徒在受逼迫中宣告这预定:“希律和本丢彼拉多丶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仆耶稣,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徒四26-28)
二.上帝在创世之前已经预定凡信靠主耶稣基督的人,不管是犹太人和外邦人,都可因信称义,得儿女的名份与永恒的基业。外邦的使徒保罗在写给以弗所信徒的信中强调这伟大的福音:“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祂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就如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一3-5;二11-19;三6)
三.上帝预定凡信基督的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效法基督的模样,即“我们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的模样(罗八17),也就是先苦后甜的模样,先背十架,为义受苦,过成圣生活,后复活得荣耀的模样!
保罗在写给罗马教会的信中道出这种预定,以安慰受苦的信徒。他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八18-30)

卫理宗注重圣经
我是一位卫理公会的牧师;我的会祖卫斯理约翰给我的榜样是:作神学(theological task),是基于圣经正典的启示,站在初期教会信经的基要信仰上,参考历代基督教各种传统,并在理性思辨与亲身体验中,认识和传扬三一真神。
我发现,许多改革宗和加尔文主义的信徒,或持归正神学的学者与朋友常误会,说卫理宗神学反对神的主权与预定论。其实不然,神的主权与预定的概念是圣经多处提起的真理,注重圣经的卫理宗绝对不会忽视。
卫理宗反对的是加尔文主义者在高举上帝的绝对主权时所提出的“双重预定论”,因我们不认同上帝在创立世界以前已经预定一些人得永远的咒诅,我们亦不认同主耶稣在十架上的赎罪是有限的。
卫理宗神学相信:有绝对主权的真神有长阔高深的大爱,祂爱世上每一个人,并邀请所有的罪人来参加白白的救恩筵席;人若灭亡,是因自己拒绝和藐视救恩;人若得救,是因他们回应圣灵的感动,认罪悔改并伸出了心灵的手接受救恩。这拒绝和接受救恩的两种可能性,不是由于人没有堕落,还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和能力(此乃伯拉纠Pelagius的神学,卫斯理也不认同),而是来自上帝在祂的主权中,施展“先行恩典”(prevenient grace)在每一个人身上,医治和修复了全然堕落的自由意志,这可以从人人都仍然有的良知功能得到证明(罗二14-15)。
因此,完全堕落的人一方面没有什么可夸的(因我们堕落的自由意志被修复到某个程度完全是上帝的作为),另一方面也需要负责任(决定是否要伸出心灵的手接受神所预备的救恩礼物,参:可一15;路十13;十三3;徒二38;十七30;罗二4-5;启二21)。能负责任的人,决定接受救恩的话,绝没有夺取了上帝的主权和荣耀,因为人不过是领受恩典者,就像一个贵人送来他精心预备的大礼给我,我虚心及凭信心伸出手来接受,是毫无可夸的!
反之,能负责任的人,决定拒绝救恩,不伸出心灵的手领受神所预备的大礼物的话,这不是上帝的失败,也不是上帝有救人的意愿不能达成而显得无能,而是被修复了自由意志的人自取灭亡,后果自负,这显示上帝的公义!
卫理宗宣扬救恩出于三一真神,还有主耶稣在十架上是为每一个人牺牲流血,也热心邀请所有罪人单单凭信心回应,并看重门徒训练,好叫每一个回应者在恩上加恩中成圣成长,爱神爱人!
我们的会祖之一,查尔士卫斯理在一首圣诗《来吧,罪人,参加福音的筵席》里,写出了这一种神学与福音:
1. Come, sinners, to the gospel feast; let every soul be Jesus’ guest. Ye need not one be left behind, for God hath bid all humankind.
2. Sent by my Lord, on you I call; the invitation is to all. Come, all the world! Come, sinner, thou! All things in Christ are ready now.
3. Come, all ye souls by sin oppressed, ye restless wanderers after rest; ye poor, and maimed, and halt, and blind, in Christ a hearty welcome find.
4. My message as from God receive; ye all may come to Christ and live. O let his love your hearts constrain, nor suffer him to die in vain.
5. This is the time, no more delay! This is the Lord’s accepted day. Come thou, this moment, at his call, and live for him who died for all.

1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