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在神州:中国人的基因梦

with No Comments

文/杨天道(北京传道人)

2018年中国大陆最具知名度的新闻人物,大概要算是雄心勃勃的年青科学家贺建奎。他运用先进的CRISPR技术对两名女婴进行免疫HIV病毒的基因编辑,也率先跨越了人类基因工程的伦理界线。据说这一对在胚胎阶段接受基因重组的双胞胎女孩,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挡艾滋病,似乎预告了人类美好的明天。
但短暂的兴奋过后,人们迅速意识到此举的荒唐和危险。科学家群起谴责联名上书,当事人则匆匆谢幕退出视野。许多人从这故事中读出科学家的疯狂,为实现科技突破而不顾风险和副作用的鲁莽。但出身平凡人家的贺建奎,也代表了许多普通人的价值观:不仅相信科学的力量,也主张身体的权利。基因改造的实验,其实凸现出当代中国人心中的梦想,那就是无限的健康美丽,无尽的快乐满足。

人生是有待成就的作品
基因改造如果能够普及,首先应用的可能是美容行业。中国人前所未有地渴望美貌和惧怕衰老,我曾不止一次在公车上目睹相貌平平的女孩,使用手机App将即时自拍的头像,变换成媲美流行明星的面容。可以说,这是一个“全民变容”的时代。网络文化塑造出趋于相同的审美观和理想外形,走在北京或者任何一个中国城市里,你会发现女孩子的面孔越来越相仿,气质越来越接近。随着化妆和整容的成本越来越低,人们可以更轻易地实现自己的明星梦。但容貌的平庸和身体的衰老,基本上取决于先天的因素;基因编辑的技术,似乎提供了改变天赋的可能性。原本只有在虚拟世界才能实现的理想,很快就会变成可以留给子孙后代的馈赠。
对基因的改造,意味着比单纯的美容和整容更彻底的决心。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越来越重视生活的品质,而身体的缺陷和疾病,严重降低了我们自己和后代的人生体验。很多人发现,拥有美貌和健康,才有可能在无情的社会中生存下来。因此,我们觉得有权利拒绝先天的缺陷,追求更好的生活。年轻人追求的花样年华,与老年人渴望的长生不衰,既是对现状的不满足,也是对生命的高期待。这让人想到圣经中的雅各,他无法改变出生的次序,却执着地要求属于长子的祝福。虽然他因为欺骗而与兄长以扫结仇,但改变了自己和后裔的人生。而重写自己的基因,似乎并不需牺牲他人的利益,却可以换取将来的幸福。
我能理解那些不惜在自己体肤上动用手术刀的爱美之人,和购买价格昂贵的养生补品的消费者。现代人对生命质量的重视,催生了各式各样的行业和产业。但圣经严肃提醒我们,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十二15),真正的荣耀也不在乎佳形美容(赛五十三2)。在上帝创造的计划中,我们的人生不是简单的给定,而是有待成就的作品。但当生命沦为商业规则下的商品,或产业经济中的产品,就不再是艺术,也失去了奥秘。结果,我们能够容忍那些美貌之人的脾气和怪癖,却不肯发现相貌平平者的才华和情操。任何关于医疗和养老政策的新闻都刺激着大众的神经,但品格修养的雕琢却渐渐被社会忽略。对科技进步的投入和追逐,就象创世记中的巴别塔,既是人类对文明的极度自信,也是人类在失去与上帝的亲密关系之后,无奈而又悲哀的自我救赎。

要变成什么样的人
大多数文化都崇尚力量和美,这似乎是无可非议的价值观,却未必是人生的至高意义。当上帝的儿子降生世界,天父并没有甄选最优秀的基因,制造出最俊美的婴孩。耶稣成为血肉之体,是为要与我们当中最软弱卑微的人认同,并且向我们展示人性的光辉和高度。祂没有佳形美容令人羡慕,无缘于任何种类的选秀和竞赛。然而祂顺服至死的生命,可以将我们从虚荣和骄傲赎回;衪圣洁无罪的生活,可以替代我们的缺欠和遗憾。毕集人类智慧修建的巴别塔,如今连断壁残垣都不复存在。但上帝与人的阻隔已经被打破,人最美的愿望可以在基督里实现。
对无良科学家的批判渐渐冷却下来,但热衷保健美容的文化却不会终结。中国人的生态状况已经大大改善,但我们仍然无法解决灵魂的饥渴。相比提升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的问题是要变成什么样的人。对基因科学的梦想,其实表明我们对人生索取得太少。然而,从圣诞节的马槽到复活节的空坟墓,上帝向我们应许一个远不止于健康和美丽的未来。让我们期待福音的大能,医治中国人生命中的陈疾隐痛,彻底改变我们和我们的后代。

1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