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台湾同婚入法之回应与反思:回应台湾同婚专法通过一事 教会信徒应成熟以对

with No Comments

文/杨新捷(泗里街辟恩堂)

2019年5月17日(星期五)下午,在台湾立法院(类似大马国会)多数立委赞同下通过了有27条文的“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也就是变相的同性婚姻专法。当天有4万多挺同人士围住立法院,透过大屏幕关心立法会的辩论,还有许多挺同人士上台致词、助威和打气。吊诡的是,立法院只花了约6个小时完成三读前的辩论和逐步通过每一条条文。

事情由来
其实,这故事要从台湾有同性恋者想结婚,到户政机关注册结婚被阻止开始。1980年代末,在当时处于先进发展领先和思想保守的台湾,就有祁家威向政府机关提出同性婚姻制度化请求。而当时台湾民法是不承认同性婚姻,只接受一男一女婚姻。而被称为台湾第一位出柜男同志的祁家威,在多次向法院诉讼和向行政法院上诉后,在2015年8月得以向大法院呈交释宪(宪法解释)声请;大法官就在2017年上旬受理此声请。经司法院辩论后,司法院秘书长就公布“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

司法院解释,由于目前民法没有保障同性婚姻的自由,违反了《中华民国宪法》第7条平等权和第22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司法院要求立法机构要在2年内确保在修法和立法上让同性婚姻得到肯定和保障1。而发布的日期是2017年5月24日,正逢卫斯理约翰更新的纪念日。

目前台湾中央政府由民进党执政,民进党过去号称是“台湾民主先锋”。数十年前,台湾政府解严和允许有多个政党成立之后,民进党就成为百姓呼声最大的一个政党。争取民主和自由的民进党,让他们有机会成为执政当家——2000年到2008年,由陈水扁担任总统;2016至今由蔡英文出任总统。时代力量党在近几年也成为热门政党,在同性婚姻立场上是与民进党相呼应。因此,“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法案是由民进党和时代力量党一起提呈的。

2017年,司法院的要求成为了同婚立法的开路先锋,而政府需要服从司法院释宪公布的要求。而吊诡的是,司法院释宪一段时间后,民进党立法院立委们没有什么积极动静;即使有挺同组织呼吁要尽快立同婚法也无反应。民进党因为担心面对众多保守选民的反对,影响2018年的“9合1”地方选举胜算而拖延处理。过去许多年,因曾常遭许多人民反对,民进党立委有几度无法提呈同婚法案;可是民进党还是口口声声说“会保证/会保障同婚自由”。21世纪起,相关立委和同志运动组织不断在积极筹备,好让提案有一天可以在立法会通过。

9合1选举绑公投的契机
在9合1地方选举时还要投公投其实是件苦差事。换言之,选举投票时不仅要投9张票(县市和之下地方选举),还要填一串公投票。就因为选举前,中央政府修法降低公投门槛,让在野党和下一代幸福联盟有机会提呈公投提案。这也是民进党中央政府的“民意试水温”。来自台湾下一代幸福联盟(简称“幸福盟”)游信义和曾献莹为公投提议了3个有关同性议题,那就是:民法婚姻限定一男一女、国中小不应施同志教育及以专法保障同性伴侣而不修改民法定义的婚姻形式。而9合1选举后,有61到72巴仙票数通过了由幸福盟提议公投法案2。民进党失去地方政府优势,又被公投结果打脸;后来政府再次修改公投门槛,而人权议题不得在公投提出,毕竟在法律角度上争议是很大的3

选后立法
可就在2018选举后,民进党开始大有行动。中央政府不顾公投结果的民意,一意孤行地在今年2月提呈“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可能此政党要面对的是来临2020年总统大选的压力)。台湾的经济因政府施政问题和拒绝两岸合作而进入低迷状况;台湾政府没有好好去拼经济,反而越加关注同婚立法之事。如此悬念的举动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支持人权自由主义、挺同和多元家庭主义和年轻选民。蔡英文总统曾经在2015年10月31日于面子书发布15秒短片,说了:“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权。”4而在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释宪通过同性婚姻法案。

不过修法上,由于司法院的释宪与宪法同等,而公投结果限制立法上针对民法的修改,也无法名目张胆地推出同婚法案的正名。于是掌管立法院多数议席的民进党和时代力量党共同推出一个折中版本的同婚法案,以大法官释宪的名称成为法案名称,透过灰色地带的方式立了同婚法案。虽然立委会会议时,执政党立委要求逐个条文进行审查、辩论和同意而被接纳;可是过去,执政党团队却没有跟其他政党和民间组织进行仔细地民意咨询和商讨。结果就是释宪后的剩下一个星期期限前,在一天之内进行辩论和通过此法案,就如马来西亚前朝政府如何快速地通过反假新闻法令一样。可惜的是,有些在野党立委同意此法案,遗憾的是也有基督徒立委支持此法案,真让人感到唏嘘啊!

“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5
特别之处
此法目的是“成立具有亲密性和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以达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此法案允许同性伴侣以登记形式注册同性婚姻关系“需2人以上证人签名;最低法定年龄定在18岁;不得有同血缘和近亲婚姻;也不可有第二位的配偶;双方可继承遗产。虽此法案与民法婚姻条例有一些相同之处,但双方只可收养另外一方已有的“亲生子女”,但不得共同收养,意思是不可以领养自己血缘以外的孩子。双方关系和权益可受民法相关规定之下为标准。

不过此方案的通过不过是立法上的起点。民法原有的“一男一女的夫妻关系”规定涉及很多婚姻以外的民法条文,尤其是有关户籍登记和亲子关系定义,还有很多衍生争议议题需要解决。比如,若所谓同性配偶出轨,那么就难以目前民法的通奸罪给予惩罚;而通奸罪原本就是保障男女夫妻的婚姻忠贞。由此可见,很多衍生议题就需多次辩论和修改许多涉及有关夫妻的民法条文,这过程是劳民又费时。

亚洲潘朵拉盒一发难收拾
目前,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国家/区域通过实行同婚法,这会带来台湾社会内部的冲突,保守势力和开放势力的意识冲突就会上升。以亚洲家庭文化浓厚的大中华区,面对来势凶凶的“挺同”和“挺多元家庭”人士,冲击力比西方来得高。

亚洲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如:香港、日本、韩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出现一定人数的LGBTQ+(多元性别)人士;这些国家人民对此类群体的存在也将开始有褒贬不一的看法。过去,如果说因受保守文化和宗教压迫下只有零星的支持声音;那台湾同婚专法通过就会成为激励这些群体的动力。大马自去年改朝换代之后,人民终于有机会享受言论和结社自由;但同时也打开一扇门,让多元性别群体组织势力有机会宣导和发声。有时,因长期受压抑的群体,或会变相地失去理智而“反击”,甚或这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背后堪忧
1.美国心理精神健康和辅导组织背后撑腰

许多不曾接触正规心理学或辅导课程(美国是此科系发源地)的基督徒或许不知道,美国人权自由文化已根深蒂固到一个地步,连最有权威的美国心理学会组织和精神病学组织(APA-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 AP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都认同多元性别群体。美国精神病学组织甚至在1973年,从精神疾病诊断准则(DSM-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中移除“同性恋病”,这显见是受到同性群体影响后而做的决定。现今,在美国心理学会组织官网针对同性恋是不是疾病则如此解释:“这不是精神疾病。研究没有发现性取向和精神病理学有内在的关系。异性恋和同性恋都是人类性行为之正常。……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和双性恋关系是人类关系的正常形式。 因此,这些主流组织很久以前就抛弃了把同性恋归类为是一种精神障碍。6

在针对性别倾向和意图改变治疗的问题指出,“……没有足够的文献证明指出改变性别倾向是安全或有效的。更何况,这样的改变会带来这些群体负面的发展。此治疗适合在生活在宗教环境中成长的他们。7

如此解释的话,是否等于同性恋者没有改变性取向的机会?教会里的治疗师和辅导员是不是只能关怀教会里的同志,而不能关心教会外的同志?

同性恋其实不是病(就圣经立场而言,是罪的心理和行为),故此,上世纪一开始,精神病学组织标签同性恋是精神疾病本就是个有问题的开始;而1973年又将此病从诊断准则移除后,复又制造另外的问题,给多元性别群体崛起铺了后路。

在美国有三大知名人类心理健康关怀组织:心理学会组织、精神病学组织和辅导协会(ACA)。这些主流组织肯定多元性别的存在,甚至出版许多资源解决此群体的生活问题(但不会改变他们的性倾向)。尤其心理学会组织和精神病学组织是主要影响一般辅导关怀的方向;这些组织其实都受到美国强烈的价值观和思想主义左右,未必中立。那么,被主流文化影响的心理学,却又被标榜为“科学”,甚是耐人寻味。关怀他人是好事,但如果关怀动机参杂了某些思想主义,或许就多少有“扭曲”了。

言归正传,台湾心理学会、精神病学和辅导组织都早已认同美国这些主流的价值观,也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同性群体运动(台湾机关的辅导体系在亚洲少数发展国家/区域中也是非常成熟的)。

反观,马来西亚算是保守国家,多数穆斯林治疗师都不会赞同同性或多元性别主义,使其成为治疗的一个目的。不过,其中也有非穆斯林或非基督徒的治疗师或辅导员,他们在思想上是接纳美国主流组织的“号召”。

2.教会与牧者反应

许多西方国家,甚至亚洲国家,都有牧者支持同性恋和多元家庭主义,宣称上帝爱这些群体,因为他们是上帝的创造。不过,这些看法虽强调“恩典”,却又“忽视”了上帝设立一男一女婚姻的界定和在旧约里早有的命令(利十八22:“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同志牧者以自身角度解释圣经,主要是为了迎合同志群体来到教会,甚至还有同志教会的成立。美国卫理教会在今年性别议题大会上,只在少数优势下维持传统婚姻的立场;但即使如此,也将面对教会内部严重分裂的趋势,让笔者感到忧心。

同时,捍卫圣经教导的牧者也有难言的时候。这世代,有不少基督徒喜欢凭“自己的感觉”走(判断),或者谁说得最动听,就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若有信徒自己不是同志但支持同性恋行为,又或有信徒支持多元性别主义时,牧者就要有智慧谨慎处理,免得产生更多的话柄。

本地牧者如何在此议题上教导会友,也需要从长计议,求上帝带领。在美国和台湾,已有不少牧者、基督徒都主动就人权趋势、如何表明立场和公开讨论议题进行研究。美国也已有教会宗派有属于自己的成熟关怀和辅导体系,以对抗主流关怀/辅导体系。但在亚洲地区,连成熟的讨论风气几乎都不曾出现过,再加上亚洲教会目前的关怀/辅导体系甚是松散,而且目前还没有一个好时机公开深入探讨这议题。

3.基督徒过去的失责

坦白说,我们本地基督徒对同性恋者还是有诸多误会,存在刻板印象而产生抗拒,与他们相处常觉得“格格不入”,多数基督徒甚至对他们有防备心。更令人失望的是,有些自以为是的“基督徒”以十分不成熟的方式与态度对待同性恋者;这些基督徒会诅咒和毁谤他们、骂他们是魔鬼的化身、排斥和歧视他们。这些成为他人“绊脚石”的基督徒,直接间接地造成同性群体对教会和基督徒产生厌恶和排斥;也给其他基督徒做了错误的示范。这样的长久对立的情况下,有爱心的基督徒若要关怀这些群体就难上加难了。

教会里有太多“属灵婴儿”因为在圣经真道上没有扎根,容易被各种世俗思想和属世主义左右,让自己而成为一道“破口”;这样的信徒不但容易冲动地表达自己立场,而且方式与表现都不够成熟,平添更多的张力与伤害。

我是来自乡下的基督徒,年少时因为无知,遇到装扮女性化的男生时都会想远离他、排斥他,甚至觉得那人是不正常的。渐渐地我才明白他们都有各自的“背后原因”,如:家庭破裂、被亲人或陌生人性侵、被暴力对待、被意识同化、需要认同等等。这群人还在黑暗中,需要被照亮和受指引往正确的方向,他们也是这时代的未得之民!他们跟所有非信徒一样,都是需要基督的爱和拯救。当我稍成熟时,方才不再拒绝跟这些群体交流,内心也不会下意识地就抗拒对方。

基督徒该何去何从?
教会过去也常表达对社会不同议题的立场;不过,我们都知道,说几句话或许只需几秒钟,但关怀和陪伴却是一生的事。所以,光说不做,其实并不能带来实际效应。笔者认为,关怀同性恋者或多元性别者不能只靠事工推行,目前也不适合“纯事工化”;更多需要时信徒本身打开心房,除去隔阂,并自发性地以基督耶稣的爱默默关怀这群需要被上帝挽回的群体。当然,这议题牵涉面甚广,需要基督徒从多角度多面向地谨慎深入研究,才能清楚了解世界/亚洲同性运动的动向,以及我们如何以正确态度回应。

在大马,同性恋者或多元性别者其实随处可见,但对方不一定会在言语或行为上透露自己的性别倾向和挣扎;因此,教会与基督徒需要有更加敏锐于他们的需要(但也不需要反应过度),适时适当地帮助他们。

另外,关怀行动其实是需要加上不住的祷告,因为能改变人的不是人,而是上帝。故此,我们需要做的事祈求圣灵光照他们,求上帝医治他们过往所受的一切伤害,帮助他们回转归向爱他们的上帝,依靠圣灵过敬虔合上帝心意生活;而不是排斥鄙视他们,让他们充满恐惧、压力与逼迫。我们需要有足够的爱心耐心,在真理中服侍他们。

注脚:

1.详细内容请参考台湾司法院官网的pdf版“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当蔡英文总统在2016年当家之后,也选上了合自己心意的大法官人选;如此一来,就可以想象为何在2017年5月时,这释宪会被发布了。

2.详细数据请参考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官网“107年公民投票第7至16案投票结果”(网址:https://web.cec.gov.tw/central/cms/RefResults7to16)

3.“ 政院通过《公投法》修正草案:人权不能被投票、公投脱钩大选”新闻。于2019年4月11日报导。https://tw.news.yahoo.com/%E6%94%BF%E9%99%A2%E9%80%9A%E9%81%8E-%E5%85%AC%E6%8A%95%E6%B3%95-%E4%BF%AE%E6%AD%A3%E8%8D%89%E6%A1%88-%E4%BA%BA%E6%AC%8A%E4%B8%8D%E8%83%BD%E8%A2%AB%E6%8A%95%E7%A5%A8-%E5%85%AC%E6%8A%95%E8%84%AB%E9%89%A4%E5%A4%A7%E9%81%B8-051546409.html

4.有关“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权”的新闻,于2015年10月31日报导,当时正逢竞选总统时期。网址:

https://www.storm.mg/article/72746?srcid=73746f726d2e6d67 5f61623561343164376231653239393764_1558140242

5.参考pdf版“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草案总说明”。中华民国法务部官网。其实此法案就是违背了公投赞同“夫妻是一男一女”和不可以 触及民法的民意。可惜,大法官的释宪等同宪法,释宪公布就跟民意有冲突了。

6.原文参考Sexual Orientation & Homosexuality: Is homosexuality a mental disorder(性倾向与同性恋:同性恋是否是一种精神疾病)? 网址摘自https://www.apa.org/topics/lgbt/orientation。

7.原文参考Sexual Orientation & Homosexuality:What about therapy intended to change sexual orientation from gay to straight(怎么看有关改变从男同志变为正常性倾向之意图治疗)?网址摘自https://www.apa.org/topics/lgbt/orientation。官网更多的内容是支持多元性别生活但不改变性倾向。说白了,意思就是同性恋是正常、是自然的,而不可以受到干预改变性倾向。然而,盲目地捍卫人权与全人关怀有违圣经的意思。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