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宣教新兵上阵 (2)

with No Comments
从头到脚彻底的改变

文/陈阳 (年会宣教士)

从小,我便随着亲戚去不同的教会,只知道砂拉越诗巫有很多教会,很多基督徒,我也莫名其妙地想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但是,虽然去了很多教会参与崇拜和聚会,生命却没有“基督徒的味道”,我也从不关心信仰的实质;简单来说,我只知道基督教,但我根本不认识基督。
第一次思考生命意义
孩童到少年时期,体弱多病的我时常诊所和医院两边跑,一度严重到几乎错过了两年的课。为了让我好起来,妈妈试过很多方法。她请牧师为我祷告,但同时又带我去求其他的神灵,给我喝符水。一次重病,躺在医院,十分辛苦。这让我开始真正害怕死亡,怀疑自己还能活多久,死后又到哪里去?那是我第一次思考生命的意义。
但到了少年后期,身体好起来了,渐渐进入叛逆期,结交各式各样的朋友。我满口粗话,整天喜欢在外面混,荒废学业。但回到家里,总喜欢扮成一个安静、孤僻不与人沟通的孩子,这样家人就完全不知我在外面做了什么。
中六那一年,一次失败的恋爱使我很沮丧,心灵很空虚,慢慢开始思想和寻找活着的意义。那年假期,我竟然主动报名参加由学生团契办的营会。在营会里,我遇见了上帝。上帝借着一首诗歌《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大大感动和改变了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眼泪不住流下,我听见上帝清楚地告诉我:“你还在寻找什么呢?我就在这里”。
从那一刻开始,我立志跟随上帝,并要改变自己。于是,我向上帝做认罪悔改的祷告,恳请主耶稣进入我的生命,做我生命的主。
新造的人
营会后,我的生命得着很大改变。我的改变令家人朋友,甚至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一种从头到脚彻底的改变。我知道圣灵已经住进我心里,我知道我重生了!
我不再满口粗话,就算和以前的朋友一起,我也尝试不用以前的方式与他们沟通,表明我重生得救过后是个新造的人。我也尝试与家人沟通建立关系,不再做一个孤僻的孩子。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正式接受耶稣为我生命的救主,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知道我得着了永生的盼望,也知道上帝在我身上有美好的计划。因为圣经约翰福音三章16-17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祂的儿子降生,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感谢主这么爱我,我要一生跟随祂。
谁来牧养他们呢?
2007年蒙上帝带领,我来到玻璃市这个小地方读书。玻璃市的基督徒比率很少,只有0.05%。我们去的教会(卫理公会布道所)的本地会友不到10人,其他的都是从外地来的大专生。教会安排大专生们帮忙给一群泰国移民的孩子们补习,也教主日学,讲圣经故事。透过这个服事,我开始对宣教有负担。我想:这群孩子读的是国小,可以用国语勉强沟通;但是他们的父母就只会泰语和一点点福建话,玻璃市没有泰语的教会,谁来牧养他们呢?谁来传福音给他们呢?
在读大学的四年期间,上帝透过牧者鼓励我和几个同学开始大专事工,从零开始,慢慢带领大专生来教会,并栽培他们成为领袖。我也在其中学习参与各种的服事和经历教会生活。这期间我也有机会参与一些宣教大会。在与许多宣教士的交流过程中,我看到很多地方都很需要福音,需要宣教士。我发觉,我内心也想和他们一样,为主在各地传福音和栽培门徒。
在读经的时候,当我读到马太福音九章37-38节:“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时,心里很感动,很想成为主的工人去收割庄稼。
感动从来没有改变
2011年,我内心的感动越来越强烈。当大家都开始为自己的未来筹算的时候,上帝却呼召我全时间献身。当时我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做这个决定,毕竟这个学士文凭得来不易,而且前途无量;许多大专生在还未毕业,就有了面试工作的机会,我也不例外。
经过一番挣扎,我决定先放弃找工作的黄金时段,进入神学院接受大专短宣的装备。除了接受装备,也想更加了解我自己,是否真的要献身全职事奉。大专短宣结业后,我已经确定要献身;但是在进入神学院装备以前,我又求神给自己两年时间参与全时间的服事,让自己有不同的人生历练,让自己更成熟。
于是我加入在吉隆坡的“收获事工”这个基督教机构,负责青少年事工。同时,也在马来西亚基督教青年协会担任执行秘书。透过工作,我有机会接触各个社团和政府部门,学习与人沟通。
两年过去了,时候已到,感动从来没有改变,我知道是时候回应上帝了。于是,在2013年我辞去机构的服事,在去宣教之前,进入诗巫卫理神学院念神学,主修宣教科,装备到宣教工场服事神。
如今我已经毕业,即将去尼泊尔宣教,求上帝带领我适应新环境,与当地人建立良好关系,有智慧学习语言。同时,无论做什么事,能够谦卑学习,成为主的器皿来完成祂所要成就的事。

2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