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宣教新兵上阵(3)

with No Comments
从母胎开始的邀请

文/冯佳伟(南村三一堂代理)

心底偷偷的笑了,如撒拉一般。因为十年前的我,不会想到有今天。
三年前为了申请进入神学院,自己被迫写了类似的见证。这一次,若不是震凌君发函一再邀我写些自己蒙召的事,我也真的不太情愿去写。毕竟自己真的不知该从何说起。所以为了方便我来述说我的故事,请容许我用倒叙的方法,来记录这一路上的一些感受和经历。
29岁,现在的我
其实这一刻的我发现自己还蛮适合做传道人的。这不是自夸,我真的只是在陈述事实。反而我觉得,如果我没有这种勇气敢那么肯定地说,我就淡化了上帝在我身上的工作。因为这一路以来,上帝好像都为我预备好了。特别是在这三年的神学装备里,更让我有这一种感受。
首先,我不怕早晨起来参与晨祷会。因为之前我的职业是教师,每一天都需要那么早起来。
第二,我不怕上讲台。从中学到大学,上帝在我身边安排了许多恩师,让都有机会被教导如何讲故事和演讲。
第三,我不怕写文章。上帝让父母从小就栽培我阅读的嗜好,让我爱阅读,爱文字。中文系三年的训练,我觉得更是上帝奇妙的安排。这让我基本上可以熟练的应用中文去表达我的任何想法。
第四,我不怕跟人相处。虽然我很静,也缺乏幽默。但是上帝让我的家庭塑造我成为一个爱微笑,懂得基本礼貌的人。所以我纵然不能交友广泛,但也不会让人讨厌。
第五,我不怕吃苦。回想起来,不太富裕的成长环境,上帝预备我可以在地板铺条毛巾就睡,吃什么都好吃。
这些的不怕,我想也是上帝拣选我的印证。因为上帝如果没有拣选我,为何祂还需要为我预备这些经历呢?我想不通。
22岁,刚大学毕业的我
大学的三年,我过得很开心。毕竟我读的是中文系,是我最有兴趣的科目,也是我最喜欢的科目。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就是因为太喜欢了,自己才会废寝忘食的埋头于经史子集的研究里,沉迷于各种类型文学的文字里。所以大二开始,我就渐渐地不再去教会,一直到毕业都是如此。
但上帝没有离开我。毕业之后,当我在思考自己的未来方向时,这三年来所深入研究而得的各种知识,无论是儒、道或是佛的哲学,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各种类型的文学,都在这一刻的安静中让我觉得虚空。我在这些知识中找不到终极盼望,反而让我陷入虚无的痛苦里。当我如鲁迅一般挣扎着要如何离开这个“铁屋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有圣经,我还有一位能让我解答所有问题的上帝。
如果上帝不是真实的,那一刻我就不可能在理性中遇见祂。如果不是祂要呼召我,祂又为何要让我重新回到祂的怀中,重新回到教会呢?
20岁,参与短宣的我
卫理神学院,让我经历了单单为主而活的感觉是何等的美好。毕竟重生后的我一直都会想,究竟自己可以为主做些什么。每一天早上醒来,我要思考的就只是神的话语。每一个小时都在课堂里认识上帝多一点。所做的每一件事,无论是禁食、布道或是做功课,都是在为主而作。这也是为什么当池金代牧师在台上呼召时,我会那么兴奋地走到台前。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种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为了主而活的感觉。那时的我,是那么的肯定,那么的愿意一生被主来用。
18岁,重生的我
18岁之前,我去教会是为了寻找爱。总觉教会里特别有爱,在那里可以让我的各种情感缺失得到满足——无论是友情或是懵懵懂懂的恋慕,甚至是亲情都可以在教会长辈的关爱中得到填补。教会的温暖让我愿意几乎每一天都住在教会里。但我还是不认识耶稣。
但耶稣才不会放过我!18岁那年我参与门徒红本,这是我第一次有系统的阅读圣经一遍,并在我心中种下了“想更深认识耶稣”的想法。我开始会为着自己的罪流泪痛哭,求主耶稣怜悯,以十架的爱接纳我,赐我力量去改变老我。我想要新的生命,新的生活,新的未来。谁知这样的祷告,果然让十年后的我不一样了。
7岁,小学的我
我的父母并不是基督徒。但他们在我一年级的时候,竟然非常支持我参与男少年军。每一个星期六他们都会载送我到学校,而且还会和我一起出席男少年军主日。我想福音的种子就是这个时候进入我父母的心中。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外婆信主了。那时她就开始为我们全家祷告,并且希望她的家能得上帝的恩宠;全家都可以信主,还有在当中能出一位传道人。
5岁,幼稚园的我
妈妈说,她是因为卫理神学院旁的卫理幼稚园的学费很便宜,才送我去那里就读的。不过如今回想起来,那真是上帝的安排。我在那里学会背主祷文,学会唱谢饭歌,学会祷告,而且让我知道耶稣这个名字。
我突然发现,原来在很小的时候,我就那么靠近神学院了。
还没出生前,母腹中的我
上帝在为我预备父母的时候,真的是费尽了心思。祂让我有一位很有责任感、严肃而且勤劳的父亲,让我从他身上可以初步了解上帝慈父的形象。祂还让我拥有一位很爱我,愿意牺牲自己的享受,将所有最好都给我的母亲。这样的成长环境让我可以亲身的体验那一份牺牲的爱。而且他们还给我了最美的名字——最佳的伟大(伟大中的伟大),让我可以从名字中就可以去思念我的主。
不仅如此,在福州话的发音中,我的名字“冯佳伟”就是“分家产”。这不正是彼得的那句话吗?“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徒三6)
回首的刹那
我想引席慕容《回首的刹那》这首诗,来总结我的蒙召经历:
在我们的世界里,时间是经、空间是纬,细细密密地织出了一连串的悲欢离合,织出了极有规律的阴差阳错。而在每一个转角,每一个绳结之中其实都有一个秘密的记号,当时的我们茫然不知,却在回首之时,蓦然间发现一切脉络历历在目,方才微笑地领悟了痛苦和忧伤的来处。

在那样一个回首的刹那,时光停留,永不逝去。在羊齿和野牡丹的荫影里流淌过的溪涧还正年轻,天空布满云彩,我心中充满你给我的爱与关怀。
——席慕容《回首的刹那》
在刹那之间的顿悟里,我惊叹上帝的作为。低调的祂在每一个转角处,在生命中的每一个结绳里都在为我安排妥当,一直到今天都还在预备。所以,有关我蒙召的事,还真的不懂从何说起,因为那实在太玄了。但我又能很勇敢地对你说,因为这些生命的痕迹,让我真清楚知道上帝要拣选我为传道的。只愿你祝福我,也为我祷告,让我继续去发现上帝在我生命中预备的精彩处,一生服事,一生献上。

2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