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宣教新兵上阵(4)

with No Comments
我的故事还在继续写着……

文/林孝圣(民都鲁以马内利堂代理)

我叫孝圣,刚过的十一月庆祝了最后一次“二十几岁”的生日。回首人生,不长不短的二十几年,却是主恩满溢。
耶利米书一5 这样说到:“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做列国的先知。”上帝在我还未成型以前,已经看到了我。祂认识我,并且为我的人生准备了一个计划。
而这个计划,早在我还未出世以前,已经开始了。一切要从我爸爸和我妈妈的故事说起。
邀请耶稣进入我的心
我的爸爸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中长大,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献身,并且报读了新加坡三一神学院。我妈妈呢,是家里的第一个基督徒,她后来带领她的另外6个兄弟姐妹信主。对于这件事,我每逢想起时,都惊叹上帝奇妙的恩典。我的外公也在我妈妈多年的祷告之后,终于信了主。
那些年,我的爸爸和妈妈在教会的青团中相识,最后相爱。在我爸爸自新加坡三一神学院毕业后,他们终于结婚了。我出身在这样的家庭中:爸爸是牧师,妈妈是虔诚的师母。所以当我出生时,我就被献给上帝,当作活祭。我的父母,在我的早期灵命塑造的过程中,有着深厚的影响。
我打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位神。我妈妈告诉我,当我还两、三岁的时候,有一天,她问我要不要信耶稣,邀请耶稣进入我的心。显然的,我那时候的答案是:要!如果要说,我是怎样成为一名基督徒的话,我想,这就是了!
但是,故事没有在这里结束。
记得还小的时候,我和妹妹,还有弟弟,是听着妈妈所说的圣经故事长大的。在我们的学校假期中,妈妈会在家里举办类似儿童营之类的圣经班,然后会因为我们读完圣经而奖励我们。我们从小就去参与礼拜天的主日学,并且随着我的爸爸到各个不同堂会,听他证道,看他服事。
这一定也是上帝的感受
我并没有办法确切地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献给上帝,要做全时间的服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是在我快要满十岁的时候。因为我记得在,我十岁那一年,在诗巫的民众会堂,举办了一场福音性质的布道电影会。
我看完了电影,然后再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上帝的同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在画面中,有一条又长又弯曲的路,一直延伸到最后。在那条路的最后是巨烈的火焰,燃烧着那些因为走在这条路上,而最终来到那火海的人们。我很肯定,这画面描绘的正是地狱的写照。
眼泪开始从我的两颊滑落下来。我告诉自己:这一定也是上帝的感受。祂看着这些人们,自己往自己的身上招灾惹祸,心痛万分。牧师在台上开始呼召人回应上帝,做全时间的传道人 。
我在那个时候才明白,原来这些年,我心里面那种想要事奉上帝的意愿,是叫做“全时间的服事”。也就是那时候,我第一次,正式地向上帝祷告说,有一天,时间到的时候,我会回应祂,进入全时间服事的行列。
对的时间终于来到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把这个意愿告诉了我的“牧师”和“师母”(也就是我的父母)。他们给了我很具建设性的意见。一开始,我迫不及待地想说,读完了中学,我就可以直接报读念神学了。
但是爸爸妈妈说,这个时代要更有效地服事,其实也很需要先有大学文凭。我又问了其他属灵长辈的意见,他们给的意见相同。于是我就报读了政府大学UTM,并且修完了我的学士学位。 当我毕业的时候,我又面对一样的抉择:是不是现在就报读神学呢?
于是,我又询问了父母、长辈以及弟兄姐妹的意见。结果,上帝带领我进入职场中。我在一家跨国企业中成为一名软件程序员。我感觉到上帝的手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就算是在职场上,我也顺利地在一年的时间内就升职了。
我总共做了三年的工。然后在2013年时,对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我在那一年报读了神学。上帝呼召,我回应了。
长话短说,因为上帝的恩典,我也在三年的神学装备过程中认识到现在的太太。我们毕业后结婚,并且如今在民都鲁的以马内利堂服事。
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写着——关于上帝怎样使用象我这么一个普通的人,去完成他所计划的事工。
荣耀归于上帝,阿们!

 

34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