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宣教新兵上阵(8)

with No Comments
是的,我爱他们

文/Snow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爸爸很常告诉我不同国家地方的故事。有些故事很精彩,如一个有关苏联间谍的冒险故事就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我就是那时候爱上了冒险。上中学时参与营会也培养了露营的兴趣。我相信上帝藉着这些的经历预备我成为一个宣教士。
渐渐在主日学成长的我,也慢慢地累积了许多圣经故事的知识。然而这些知识都只是存留在脑海里而已,并没有进入我的心中。在家中身为大姐的我,常常会因为小妹和小弟的犯错而受责怪,也间接的让自己觉得不被疼爱,导致我后来有些自闭和自卑。我以为妈妈爱我的妹妹多过爱我,所以我憎恨妈妈的不公平。
为了压抑这一种憎恨,每当我生气或伤心的时候,都以沉默来应对。后来,发现自己蛮有画画的天分。所以每一次生气或伤心时,我就会画黑白图画来抒发我的愤懑。我也开始会偷阿姨的钱来买我想要的东西,甚至用谎言来掩盖我的过错。这些慢慢沉淀的罪疚感常让我感觉不安,但又无法可以消除。一直到有一天,我的高中同学邀请我去参加少年团契,在聚会中我被告知耶稣因为爱我,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消息。那是第一次,我被耶稣爱我的事实所感动。一直以来,我都活在不被疼爱和深深的罪疚中。
那一天,我请求耶稣赦免我偷钱、说谎和憎恨的罪,邀请耶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并感谢祂那么爱我。那一刻我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原谅妈妈并立志学习爱她。阅读圣经也成了我最喜欢做的事,而且我也超爱跟神聊天。慢慢地我也明白神照我的本相爱我,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当我感觉开心,感受到上帝的爱时,我也能为祂画出五彩缤纷的图画。中学之后,我继续在神的话语和爱中成长。我开始察觉到上帝呼召我全时间服事祂,但我不太确定上帝要我成为牧师还是宣教士。
后来,上帝透过罗马书十9-11;14及15节向我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经上说:‘凡信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然而人未曾信祂,怎能求祂呢?未曾听见祂,怎能信祂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如经上所记:‘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从此,我就很肯定上帝要我成为宣教士来服事祂。感谢神!在忠仆号的两年里,我经历了宣教的喜乐,特别是服事M群体的喜乐。
回来后,我在等待上帝的同时,在一间船务公司担任仓库管理的书记。那一年宣教主日的主日学结束后,王宝星牧师来问我是否愿意被委派上宣教工场。我向年会宣教部申请,也被接纳为差派至东亚的宣教士,在少数民族Z族当中服事四年。有些跟我较要好的朋友知道我服事M群体的心志,便问我为何前往东亚。老实说我也不明白上帝的带领。我能做的,就是踏出信心的一步,并祷告求神将爱Z族的心放在我心里,让我能够以神的爱来爱和服事他们。
在服侍Z族的四年里,上帝扩张了我对宣教的视野。我有机会遇见不同的宣教士,和他们交流,听他们的蒙召和服事故事。在Z族的群体中,感谢天父用我绘画的才能来服侍。现在假如你问,“我是否还爱M族?” 我会回答说:“是的,而且更多。” 因为当我爱Z族的同时,我爱M族的心也跟着成长。
于是在我述职回到神学院装备的这段时间里,我便不断求问阿爸天父,哪里是我最适合去的地方。天父让我在神学院中更清楚的看见,祂要我成为M群体世界中那2%的宣教士之一。所以恳请你为我祷告,求主保护我,也赐我勇气在这个群体中,尽心尽性尽意的服事爱我的主耶稣。谢谢你。

4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