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福音船开扩其国度视野 单身也能“生养众多” 林曼曦常常祷告经历神恩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林曼曦(美里义恩堂主理牧师)
整理:卢韵琴

身为土生土长的泗里街人,林曼曦牧师来自一个信奉民间信仰的家庭,父亲是中医师,母亲是家庭主妇。虽然信奉民间信仰,但父亲的思想开明,允许她和大姐林靖(年会宣教士)参加一个由卫理怀仁堂少年团契主办的少年生活营,让她们看见基督徒生命的不一样,也比较有爱心。
随后,一位当年在泗里街少有的女大学生邀请姐妹俩到怀仁堂参加聚会,也让原本持反对的母亲改变想法,觉得女儿不会因此而学坏。
犹记得,在父亲去世后的另一个少年营中,卢凌强牧师是传讲信息的讲员。当时她听见卢牧师讲述了耶稣基督爱世人,甚至为了洗净世人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突然,她的脑海中浮现了她在小时候曾经咒诅母亲的事;当下,她看见了自己的罪,不但得罪了上帝,也得罪了母亲。
“要知道当年的我还是个14岁左右的普通少女,在我的思想中,我既不偷又不抢,怎么会犯罪?但是,上帝让我看见了我的罪,让从小就与母亲感情不佳的我,从那一刻起,得知了自己的罪。于是,在当下我接受了耶稣担任我的个人救主。”
她也坦承,在此之前,虽然她已经受了洗礼,但并未真正地重生得救。“当我真正重生得救之后,我感觉到心中有股活水涌现,对母亲的爱意满溢;也因为这样,自此之后,我与母亲的关系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而母亲也忽然有了改变,竟然会带着弟弟妹妹去教会参加主日崇拜,真是让我开心得不得了。”

在教会从早忙到晚
纵然她与大姐对圣经的理解并不多,但她与大姐都有带领全家信主的愿望;因此,当年的两个十多岁小丫头,就这样在家里开起了家庭聚会,买了点心与零食,吸引年纪较小的4个弟弟和妹妹来参加。“虽然我们不知道应该如何传讲福音,但前几年我的幼妹玫瑾(年会牧师)才告诉我,她就是因为这个聚会而信主,让我很惊讶,哈哈哈……”
就读中五时,她听说萧招和牧师在美里的教会火热事迹,就心生羡慕,更想到美里去看看。想不到,上帝听见了她的呼求,让她在中学毕业后,就有机会到美里去;只是不想,她到美里时,萧牧师却已经离开美里了。
那是在1984年,她的SPM成绩不理想,母亲本想让她继续升学,正在修读中六的姐姐则要出来社会工作;但她自觉成绩不佳,还是出来工作较好,就自愿放弃升学机会,出来社会讨生活。
1984年年尾,她来到美里在某药剂行工作,主日就在美安堂参加主日崇拜。工作勤奋的她备受老板疼爱,不只花钱让她去学开客货车,还付学费让她学会计,是老板的好帮手。“在我学开客货车时,还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至今感谢主的事。因为我是一个学习缓慢的人,开车技术并不好,加上考车又紧张,就在考车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被考官当场劈头大骂,我只能默默开始向上帝祷告说,如果我能够成功考到驾照,我就在美安堂担任福音车司机,载送会友到教会。”
上帝真的应允了她,让她成功地考取了驾照,然后她就在美安堂开始担任福音车司机,兼任主日学老师。每个星期天都从早上忙到晚上9点才能回家,甚至是比牧师还忙,但她甘之若饴,忙得是不亦乐乎。
由于老板对她的疼爱,让她觉得自己可以长久在此工作,但是老板的经营理念与她不合,于是她就这样离开工作了4年的公司。接下来,她进入了一间会计行工作,虽然她有经验,但因为学历太低,基本上没有升职的机会;但她的上司在她工作一年之后,就破格升她的职,并给她机会学习更多的东西。

求上帝应允三件事
1990年,她在美里工作了6年时间,又被选中担任年会青团的职员,她就心想是时候回家了(公司的总行在诗巫)。于是她就向上帝祷告,求上帝应允她三件事。首先,她必须找到在诗巫的住处,其次就是她所服事的福音车有人接手,最后就是她一旦转职回到诗巫,就必须减薪20%的事。
“上帝真的是非常奇妙,我第一个解决的问题是住处。我朋友突然来电告诉我‘女生宿舍’有房间可以住;然后就是教会中有位弟兄突然告诉我说可以代替我开福音车,又解决了我的第二个问题。接下来,就是薪资的问题了。”
那时,她还找过上司谈关于在她转职至诗巫后,可否保持同样薪资的事,只是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她只能自我安慰说,上帝既然能够带以色列人出埃及,提供吗哪给他们,那么她就算是减薪,也一样可以靠着上帝养活她。殊不知,上帝的恩典真的够用,她在诗巫工作了一个月之后,领工资时竟然发现没有减薪。在询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当时公司正打算给员工加薪,而她就被刚刚好地“加”了薪。
过了一段时间,她所使用的眼镜老旧了,身边的人都叫她应该换副眼镜,但她每个月的薪资都已经分配得刚刚好,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于是她又向上帝祷告,祈求在最近一次的加薪幅度可以高至100块钱,这在当年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上帝的大能显现了。“一天,老板叫我进办公室,说是公司亏待我,给我加薪100块。你说上帝奇妙不奇妙?”
后来,她还因为升职而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无奈的她主动向公司要求降职,也因此学习到降卑自己,是件多么重要的事。再后来,她就因为获得机会到福音船工作,而离开了工作了6年的会计行。

上了福音船
“我在28岁时,问上帝到底要我做什么?我在祷告中祈求上帝的带领,而福音船事工就是其中之一。在我做这个祷告之后,泗里街的张美玉姐妹就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名为‘Love Asia’,为期3个星期的短期宣教活动。”
当时的她同意了,但是又有三个难题摆在她的面前。首先是护照,当年护照需要时间申请,而她的时间已有点紧迫;其次是她需要请假,但她平时为了教会的事奉,已经向公司提出了不少的假期申请,不知道这次要请3个星期的长假,是否可以获得批准;最后是经费问题。
“为了这3个难题,我再次向上帝祈求,而上帝聆听了。我的护照很快就办好,向公司请假时,上司二话不说就批准,而教会的奉献不但够我用,更有余地能够让我买礼物给当地的牧者。”
在“Love Asia”行程中的某天,她在个人灵修时有感动,听见上帝是呼召她去收割庄稼,于是她就回应了,但她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谁知,在迎新工作坊中,大会突然介绍了福音船事工,当下,她突然感知到上帝要她去参加福音船,随后在她去台湾短宣之后,就更加肯定自己要去福音船事奉。于是,她就申请到福音船事奉,从南非的开普敦启航,前往伦敦、毛里求斯、印度、上海、日本、菲律宾、新加坡、澳洲等国,整个事奉期是两年的时间。
在福音船上,她也经历了许多的恩典,尤其是买机票回家一事,更是让她记忆深刻。由于在福音船服事的她第一次无法在农历新年时回家过年,让她备感失落;于是,她就决定下次要买机票回家过年。
然而,在买机票前的几个月,她又因为其他宣教士的事工而感动地把身上所有钱都捐了出去,就让她的返乡过年有了“不确定”。只是在后来几个月,发生了一些事,让她不得不相信,凡事靠主都能做到。“在这期间,一位在福音船短期事奉的老姐妹在离船前给了我一个红包,而福音船停靠在台湾维修期间,我们被派到台湾教会去事奉,之后又有一位之前认识的姐妹包了一个大红包给我。当我们到了菲律宾马尼拉必须买机票时,负责买机票的同工说大约需要600元美金,我只能把身上仅有的400元美金都交给他,让他凭信心买。过后,一位菲律宾姐妹给了我20元比索,做为鼓励。十一奉献之后,我还剩下18元比索,想不到同工买了机票回来,告诉我还差了18元比索,完全‘刚刚好’。”

进入神学院受装备
两年之后,她在福音船服事期满。虽然她希望可以继续在船上服事,但年会对她在福音船的服事已不再支持,心中纵然有万分不舍,也只能作罢。“每个服事人员若要继续在福音船服事,就必须先获得福音船的接纳,还有就是有人可以在经济上的支持;而我的服事已经期满,就只能下船了。”
下了船的她还在想自己接下来的路时,某天,时任年会宣教部主席池金代牧师来到她与姐姐同住的地方拜访她,并提出希望她进入诗巫卫理神学院接受装备的建议。“他的建议让我懵了,因为当时神学院已经快要开学,而我也没有时间申请和面试了;但池牧师的举荐让我成功进入了神学院。”
虽然感觉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勉强,但她依然非常努力读书;只是在她三年级时,院方竟然要求她先牧会一年之后,才回校继续学业,让她十分抗拒。“我那时很不理解,到底是什么做错了,需要这般操作,因为院长之前说过我读4年神学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先出来牧会一年再回去继续?然而,当我顺服之后再回到神学院时,发现经过一年的牧养教会,我的很多观点已经不再一样,思想也开窃了。我只能说,很感恩这一年的牧会经历,至今我都非常鼓励在籍神学生先外出牧养一年,对个人的成长帮助是很大的。”

灌输大学生宣教意识
2002年,她顺利从卫理神学院毕业,并等候年会的委派。那一年刚好是三马拉汉卫理中心成立的时刻,他们迫切需要传道人牧养。当她听见这消息时,心中产生抗拒,因为她自认自己不是大学生,没法牧养大学生,她只要求牧养一个小小乡区堂会即可。“但上帝就是很喜欢‘作弄’我,委任表出来后,我就是被派到三马拉汉卫理中心的传道人,外加一个实文然的实恩堂。”
她坦承地说,牧养三马拉汉卫理中心的头两年,她并没有看见大学校园事工的重要性,总是想着赶快离开去宣教;但后来有两位牧者提醒她,为何不把异象传达给所牧养的大学生们,上帝可能会在他们当中呼召更多人,成就更大的事业。
“我想想也对,毕竟去宣教就我一个人去,如果我把异象传达给更多人,不是可以栽培下一代吗?”于是,她开始向所牧养的学生们灌输宣教的重要性,并策划带队去泰国、印尼等国进行海外短宣。可是,组织海外短宣需要用到钱,她就向教区长请教解决经济问题的方法,得到的答案是须向人募款。她唯有放下身段向人求,虽然最后筹到足够款项,但却是一个不太好的经历。从第二年起,她就教导学生们为此事祷告,从年头就开始向上帝祈求,最终所筹的款项比预算的还要多;可见上帝的恩典只有更多,只要我们对上帝有信心。

单身也能“生养众多”
2016年,她的腿因不小心受伤,再加上长年在福音车爬上爬下时扭伤,严重到有点不良于行;她曾经牧养的86位“孩子”们眼见他们的“妈妈”饱受煎熬,就联合起来用哄骗的方式,送了一辆汽车给她,刚好也作为她50岁生日的生日礼物,让她备受感动,口中直呼:上帝在她21岁时给了她一把“钥匙”学会了开车,又在50岁时赐给了她一辆真正的车。
对于选择单身,她直言这样可以让她更加心无旁贷地事奉;当然也有不方便的时候,尤其是向异性传福音或是与异性同工配搭,但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
她认为,只要清楚上帝的旨意,遵循上帝的计划去行,虽然没有踏入婚姻,但她依然“生养”众多。“这些年来我眼见孩子们的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心中的欢喜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般,所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这些年来的经历,让她最为感恩的就是上帝呼召她在福音船的服事(虽然她的学历并不高);而通过在福音船的服事,也让她改变了很多观念。在她来说,上帝的国度没有宗派之说,只要是爱主爱人、神学观没有错误的人,都是可以为主奉献的。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