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恩堂国语事工10周年 流泪撒种,欢呼收割

with No Comments

10年,可以做很多事,也可以一事无成。
10年,不算长,也不算短。
10年,你给它赋予什么样的意义?

成了初熟的果子
民都鲁荣恩堂把这10年投资在吃力不讨好的原住民福音事工上。10年前,荣恩堂的部分弟兄姐妹选择走上一条窄路,披荆斩棘,含辛茹苦仍斗志昂扬,只因这是主耶稣留下的大使命。
10年前,一位开杂货店的姐妹,看见周边有许多原住民小孩。原来,她看见的更是他们的灵魂需要。因此二话不说,用自家的客货车把他们载到荣恩堂来上主日学。当时的主日学还只是华语的,但这些小孩多是上国民型小学,所以略懂华语。
10年前所关顾的主日学孩子,今天都在教会吗?当然没有。但感谢主,有几个从一开始成长到今天,并成了初熟的果子,这包括第一个派去沙巴神学院接受神学装备的Liza Emba ak Lian,将于今年底毕业;Wenny ak Baling和Bryan ak Luwes都在民都鲁卫理社区服务中心(PKKM)成为全时间的同工,而后者正申请成为本地宣教士。
10年戴月披星的耕耘,当然不只这些成果。这过程中,该堂的国语事工牧者杨夜玲牧师带着华人和原住民同工,不辞辛劳地去接触更多的原住民成人和小孩,用格外的爱心去包容
他们的任性,用加倍的爱心去融化他们的叛逆,因为他们多数都是有故事的人,多来自破碎的家庭,多受各类枷锁的辖制。而第一代被培训出来的领袖,也培训出第二代的属灵孩子。纵使好比难产,他们还是生养了一个又一个的属灵孩子和属灵孙子。

满心感恩庆祝收割
于是,10年后的今天,7月28日的原住民主日这天,荣恩堂国语事工不能不满心感恩地庆祝流泪撒种,欢呼收割;也因此,这个10周年的庆祝主题就是简单却不容易的“感恩”。
在荣恩堂国语事工牧养也是10周年的杨夜玲牧师引用帖前五18告诉大家为何要感恩。她提出了5方面:
一、这是上帝明明白白的旨意,因为祂不要我们灭亡。当我们充斥着怨怼,没有感恩,不仅对我们的生命不好,“像他们有发怨言的,就被灭命的所灭”。(林前十10)
二、为要活出祝福人的生活方式。就如一项植物实验,天天得到称赞的植物生长良好,反之则加速枯萎。
三、感恩使人有正面的思想和力量。
四、这也是对上帝的信心表达,充分相信上帝的带领不会出差错。
五、也是对人的接纳的表达,尤其对身边的家人的付出。
这次是杨牧师第一次在原住民主日崇拜中以华语来传讲,由黄雪伦神学生传译国语。雪伦姐妹曾是该堂的书记,也是该堂国语事工的元老之一,一直跟随着杨牧师南征北讨,并成为该堂第一个回应全时间服侍原住民的华人子弟,目前在沙巴神学院念神学,明年底毕业。
作为信息的结束,杨牧师以对那些带领我们认识主的人表达感谢的诗歌“Thank you for giving to the Lord”向曾经参与该堂国语事工的弟兄姐妹透过演绎和一朵鲜花来聊表谢意,谢谢他们过去或短或长的付出,今天可以一同欢喜收割。这对那些从原住民孩子手中接过花儿的弟兄姐妹来说,相信是欣慰的“洋葱时刻”。

她是我的女儿
目前考完STPM在等候进大学的Airrene ak Wilson姐妹,分享天父在她和家人身上的奇妙作为。Airrene十四岁时由母亲带领她来到荣恩堂,而认识耶稣基督并受洗。自称不是读书的料子,却有个梦想,就是在学业上成为父母的骄傲。奇妙的是,在接受灵性培训的过程,因为要背诵圣经经节,且在“怕输”心态的催化下,她很努力地背诵。这竟无形中帮助了她学习的能力,为她的学业助功,以至在STP中考获相当好的成绩,令父母欢心。
接着,在选择工艺学院和中六之间,她选择了家人和亲戚不能谅解的中六。就在中七最后一个学期,母亲突然重病入院;但碍于STPM的临近,她无法飞去古晋陪伴母亲。处于天人交战之中,她只能透过最诚挚恳切的祷告,将母亲交在耶和华拉法手中。
Airrene说,在外人看来她似乎不关心母亲,这微小的祷告也算不得什么,但上帝却在暗中做工。结果,她在STPM考试中不仅获得cemerlang(辉煌)的成绩,母亲的病情也渐入佳境。崇拜后,当我请Airrene给我拍一张照时,她母亲随即走向我,脸上挂着光荣的神采对我说,“她是我的女儿。”
其实,在Airrene母亲患病期间,肠子一度破裂,情况危急,近乎丧命。杨牧师与国语领袖们便通宵连锁禁食为她祷告。原来Airrene的母亲也是屋长,如有不测,下一任的屋长将轮到一个M族。感谢主耶稣的怜悯与医治,今天Airrene母亲喜乐地、稳定地接受余下的疗程。这是崇拜后的访谈中,杨牧师这么透露。

没有责备,没有放弃
10年寒窗,10年树人,真的不是用仙女棒一点即成,也不是一个感恩崇拜所能尽述的。这过程乃是个个十月怀胎外加难产而生成,而且需要许多人的委身和摆上。杨牧师坦诚,两年前,他们甚至历经迄今最黑暗的时期。一些领袖行为上出轨,如: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吸毒重新找上他们等等。杨牧师选择安静等候一年,没有责备,也没有放弃。
一年后,她选择再给这些领袖一次机会。她疼惜有加地向上帝呼求,牵引他们回转,而她愿意赔上自己的生命;也就在这充满牧者心肠的祷告后不久,她得知自己的健康出了状况。
但是她没有后悔,如今,他们大部分都已回头,并经历属灵的复兴,就在这10周年庆典的前夕。而且天父有恩典有怜悯,她还有未竟的天国事业,她要用余下的生命和时间去完成。(履星)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