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趋势探讨:2019下半年 大马经济面对更大考验

with No Comments

文/许道敏(诗巫京城酒店经理)

一●引言
全球经济今年被多项因素冲击,令人对今年的经济成长感到担心。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对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进行了多次下调。
世银于今年正月预测2019年成长为2.9%,但在六月半年一度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把今年经济成长下修至2.6%。2018年的成长为3%。
充斥全球的风险挥之不去,造成2019年下半年预测更加疲弱:
1.美国发动的贸易保护主义已全面升级为贸易战。
2.美国与中国,全球第一及二大经济体,成长都已放缓(美国GDP从2018 2.7%至目前2.3%;中国GDP从2018 6.6%至目前6.2%)。中美经济都受贸易战的冲击。
3.英国的新任首相强生(BORIS JOHNSON)有可能推行无协议脱欧。这种“强脱欧”对全球经济的冲击非常大。
4.2019年8月5日美国财政部25年来第一次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团”(CURRENCY MANIPULATOR)。这是极为严重的指控。市场即刻作出剧烈回应,人民币兑美元滙率也10年来第一次破7。这令人担心全球或陷入货币战,加剧全球经济风险。
5.依据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捷夫(Nikolai Kondratiev)于1925年在他的着作《经济大周期》的长波理論(K-WAVE),经济十年一周转避不开。
美国道权司指数已攀上历史高点27,000。这十年来,道权司是从2009年8,500点一路升至27,000点,没有真正大调整过。
看巴菲特这两年的投资取向就知道美股已是价高市危。这位全球最着名的价值投资者(Value Investor)这一年多来已非常谨慎进股。他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目前持有一千二百二十亿美元现金。巴菲特累积大量现金在等待股市崩盘好时机的来临。
以上五大经济不确定因素在加剧全球2019年下半年放缓走势。

二●大马经济更大考验
在一片不安定的大经济环境中,大马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自然躲不过这场风暴。在危机中尤其是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影响最不容小覻。中国和美国都是大马的主要贸易国,而大马又是一个出口导向经济体。中美陷战肯定冲击大马。
市场普遍从以下三大动向来看大马2019年下半年的经济发展前景。

1.中美贸易战升级

上半年大马面对’反通货膨胀’(DISINFLATION),意即物价涨势偏低。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反通胀会压抑企业盈利,以及拖累经济成长的表现。
为了应对疲弱通胀,国行于5月份降息25个基点至3%,成为首个降息的东南亚国家。
中美贸易战已全面开打,这导致中国欧美的贸易表现疲弱,成绩滑落。大马经济已受冲击,最新5月制造业採购经理指数(PMI)下滑至48.40点。
PMI低过50点代表制造业在萎缩,高过50点则表示扩张性的成长。
大马PMI已是连续8个月低于枯荣线(即50点),显示市场对大马制成品的需求恶化。
目前美国也剑指印度与墨西哥,如果美国对更多国家实施保护政策,下半年贸易前景可谓堪忧,全球贸易量不容乐观。
但大马或从中美贸易战中受惠。一些企业已开始将业务从中国转移,以规避美国更高的关税。近期数据显示,首季批准的外来直接投资(FDI)飙涨了127%。
不过这种企业业务从中国外撤仍不足以完全抵销贸易战的影响和损失。
因此经济学家预测大马2019全球成长或将从2018年的4.7%走疲至最糟糕的4.3%。倘若要达到5%目标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2.令吉贬值压力增大
中美贸易战等不确定性因素正加强美元势头,造成亚洲货币趋向弱势。
美元与黄金是全球避风港,在这动荡、不明朗时候,资金流向美元与黄金是正常的。
最近两个月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下滑,显示外资大举流入美国债市,进而扶持美元走强。
强势美元导致令吉面临重大压力。大马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达斯预测,令吉兑美元汇率可能在今年尾跌至1美元兑4.20令吉,在最坏情况下,可能进一步贬至4.32。
令吉在2019年下半年将呈弱势主因是中美贸易战对大马出口造成影响,而人民币预料在走上贬值道路。
令吉贬值虽有利出口,但进口货却变得更贵,增加国内消费负担。同时令吉趋贬也引发外资撤退,对大马金融市场造成压力。

3.美国减息全球跟进
美国于2019年8月1日宣布减息0.25基点,主要是回应经济转弱。
美国经济前景在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下走软,造成经济根基受到动摇。
市场因预测美国联储局极可能进一步减息,以寛松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成长。
但美联储局应当不至于会太过激进地调低利息,毕竟美国经济目前依然强劲,且美联储当前需要储存弹药,以防明年经济进入衰退状态。
面对美联储局减息趋势,多数市场分析师认为,只要我国今年的经济成长可保持在4%以上,同时通胀受到控制(即不再进一步滑跌),相信大马国行不会贸然再减息。
持续减息只会缩小大马与美国的利差,造成令吉加速贬值。这对大马当前的经济不利。

三●结论
大马着名经济学家,国库控股研究院高级顾问佐摩教授认为,大马或将经历最艰难经济成长时刻,政府应制定计划以刺激更多的国内投资。佐摩教授表示大马不可继续依赖外来投资。
市场普遍也都建议政府走向平衡外来和国内直接投资之间的贡献。简单来讲,大马应分散投资,以避免受到贸易战的摆布。
市场也建议大马政府加紧努力,提升国家生产力等,正面应对全球经济的挑战,让国家经济重返正轨。

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