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缭绕:从同性恋的生活走出来

with No Comments

供稿/年会资讯传播部

Francis坦言,在大学时期曾有过一位男朋友。在教会服事的他,认为自己很虚伪,总是过着双面人的生活。心里的挣扎逼迫他做出选择:到底要跟随神,还是跟随世界?最终他选择再给上帝一次机会。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Francis在一场讲座会中认识了“基督里的自由”(PLUC)机构。该机构是个以服侍面对性别困扰的群体为主旨的基督教机构。一位曾经在PLUC接受辅导的弟兄与他分享接受辅导后的得着,并鼓励他接受辅导。他知道,若不把握这个改变的契机,恐怕将来会后悔。于是,他鼓起勇气联络罗碧玲牧师并接受其辅导。
Francis在受访时被问到:“可曾想过向教会牧师、领袖或弟兄姐妹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时,他的答案是“没有”。他认为一旦承认后,可能就无法再踏入教会。因为人们在谈及敏感课题时,反应就变得激烈。他也曾向人提过有关同性恋的课题,但他人的反应却觉得“恶心”,促使他不愿再提及此课题。

生命中的创伤
Francis也分享了他成为同性恋者的过程以及生命中的创伤。从他有记忆以来,父亲的形象在他的生命中就是可有可无,他也不曾感受过父爱。在他的印象中,父亲常因外遇而与母亲争吵,以致他每到夜里都哭着入睡。
小学时,他深感自卑,因为觉得自己与其他男孩不同。男同学爱玩的游戏或玩具,他都不会玩,反倒喜欢与女同学共处,导致他常遭男同学排斥,也有人说他“不像男生”。
四年级那年,有一位老师像父亲一样关心他,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父爱,所以他非常喜爱那位老师。但有一年老师突然转校了,他哭得非常伤心,却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难过。
到了中学时期,Francis发现他会被有些男生吸引,他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女性化”的一面。他坦言,一般上吸引Francis注意的男生都是他想要成为的对象,例如对方身上的男性气质与气概是Francis所没有的。
到了大学时期,他坦言自己曾有过一位同性伴侣。两人在大学认识,一开始双方会互称“哥哥”、“弟弟”,关系越来越密切。在一次谈话中,对方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Francis也接纳了对方的身份并开始交往。

学会放下
两人交往约三年的时间,Francis接受辅导后,决定要结束这段关系。开始容易结束难,对他而言这是一段痛苦的过程。Francis坦言,分手最困难的是,看着对方承担分手后的痛苦,而自己却不能保护他,无法为他分担。
一天晚上,Francis与属灵伙伴分享了他的难处,那名伙伴希望他能鼓起勇气提出分手,并告诉他“放手吧!让上帝去爱他”。这句话深深地烙印在Francis心里,促使他下定决心向男友提出分手。
虽然如此,Francis却迟迟不敢开口,就这么拖了两、三个月。直到有一天,他察觉有声音在向他说话,他认为是上帝在对他说:“就是这个时候了”。有天晚上,Francis约对方出来,镇定地向对方坦言要结束这段关系。
两个星期后,他黯然神伤,心里像是缺了一角,因为“他”已不在他的生命中了。但他仍然感谢上帝,这种“伤心感”并没有在分手那天迸发,否则他很有可能会再次跌入魔鬼的陷阱,重过以往的生活。

结语
Francis说,回首过往,他发现神恩浩大。他感谢上帝能让他在中学时期,透过男童军而认识祂,并抚平他过去的创伤,回转向祂。他也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的鼓励及代祷,使他能从同性恋的生活走出来。

后记
在两位爸爸级的弟兄一年多来的陪伴、关心之下,Francis经历上帝更新的大能,生命更趋成熟,为此感谢赞美主!

13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