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吴卓权夫妇从西域至骑在羊背上的国家 无神论者八旬转信基督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
受访者:吴卓权夫妇
记录:卢韵琴

年轻时接受共产思想洗礼,信仰共产,信仰毛泽东。后来在文革时期受到冲击,移居澳门后了解更多真相:得知毛泽东也会如普通人般犯错,心中开始产生怀疑;另又惊觉毛主席原来也只是个人,也与常人一样会犯罪,不是永久不变的神。吴卓权老人开始对人生产生了许多疑问,却在年近八十时通过阅读圣经,找到了答案。
从根深蒂固的无神论思想到渴慕上帝的话语,更以为自己不能受洗而担心不已,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大的改变呢?他的妻子黄汝霖又是如何接触福音,从而信了主的呢?趁着结婚50周年庆,他又为何会写下多首赞美诗歌,自资出版唱片呢?趁着他们这次远道从澳洲到诗巫多间堂会献唱做见证布道,《卫理报》总编辑黄孟礼特别邀请他们来做一次面对面及掏心畅言的交流……(问:黄孟礼;答:吴卓权(吴)丶黄汝霖(黄))

问:你好,吴大哥,欢迎你和汝霖姐来到诗巫,你们目前是定居在澳洲,之前是来自中国吗?
吴:我祖籍中国广东省广州市恩平县,出生于1934年11月24日,现年83岁。我很高兴能够80岁那年,找到了我生命的主。
黄:我也是祖籍广东,但我是在上海长大,今年已经76岁了。我们夫妻是在新疆认识丶结婚的,后来移居澳门,又再移民澳洲。
问:吴大哥又是何时移民到澳洲的呢?又怎么会从澳门移民到澳洲呢?
吴:其实我的祖父一家在早年已经移居到澳门生活。1971年他在澳门去世,过了几年,我的祖母生病入院,家人就叫我也一样申请移居到澳门生活,但是我心里很挣扎。我一方面想继续为祖国(中囯)做贡献,一方面又想到澳门与家人团聚;后来我想在澳门一样可以为家乡献一分力,就毅然到了澳门。
我在澳门加入了一家建筑公司工作,4年后公司老板去世,我就与几位同事合伙开了一家建筑公司。大约也是差不多4年后,我就自己创业,独资开了一家建筑公司,承包当时许多赌场丶住宅及商业大楼等工程。刚好遇上1980年代中国大陆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列车,澳门与珠海都在迅速发展,凭着实干与脚踏实地地工作,各家老板的欣赏以及工人们的支持,让我的事业蒸蒸日上,成功地白手兴家。
1997年1月,我正式以投资移民的方式,移民到澳洲去。2000年妻子获得了公民权,2012年我也正式退休到澳洲去。原本我是打算移民到美国,但美国的批准之后,又觉得不喜欢,就拒绝了。

毛主席也是人
问:吴大哥是80岁那年信主的,可以聊一聊在信主之前,你的信仰是……
吴:我是受共产党思想教育长大的。高中毕业后,我考进了北京地质学院,学习地质堪探。毕业后被分配到大西北地区——西安,1958年起被调往新疆工作了19年,1976年才去了澳门。
当年,我的工作就是为国家探测煤矿与石油矿的地质工程师,可想而知,我当时深受共产思想的影响,觉得毛主席是神一般的存在。
直到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我是一个标准的保皇派,是站在政府立场的,但是依然受到影响。还有就是刘少奇的事件丶林彪反毛泽东的事件,都让我突然觉得,原来毛主席也不过是一个如普通人般会犯错误的人,刘少奇不是他一同作战的同志吗?林彪不是他钦点的接班人吗?这一切都让我的思想都受到很大的冲击。
后来我终于认识到,毛泽东的确是个伟人,但他仅仅是个会犯错误的普通人。他不是神,上帝才是永远的,是自有永有的神。

从女儿们身上认识福音
问:汝霖姐是如何认识吴大哥的呢?你们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新疆,又是怎么样能够结识丶结合的呢?
黄:我们是在1966年结婚的。1958年,我那年15岁考中专,进入了重庆军校学习。6年后,我被分配到单位工作,刚好那时国家鼓励有志青年到边疆支援,就是所谓的“支青”。然后,我被分到新疆的展览馆担任行政工作。
当时有个情况,就是男多女少,女生是非常抢手的,哈哈哈……因为我们都是广东人,所以大家就介绍我们认识,认为这样会比较有共同话题。后来我们就结婚了,生了4个女儿,大的两个留学美国,小的两个留学澳洲。
问:可以讲一讲你们是如何接触到基督教信仰的吗?
黄:其实我们最早接触基督教信仰是因为我们的女儿,因为她们都在天主教学校读书,我从女儿们的身上听见了福音。
后来因为我们喜欢澳洲柏斯的清静,就决定办理投资移民,在当地因为学习英文认识了台湾朋友,朋友就带我到澳洲卫理公会蒙恩堂参加聚会。后来又到了感恩堂。在教会我认识了很多弟兄姐妹,心灵又得到饱足,就这样信主了。

担心自己不能受洗
吴:2000年至2012年间,太太每次都会带我到教会去,教会的牧师与师母亦来探访,我也参加教会的活动,但我依然不信,心中毫无感动。最主要还是无神论的思想根深蒂固,再加上心中还是对事业放心不下。
直到正式退休后,我的时间多了出来,除了到公园走走,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儿好做。在教会参加崇拜时,听牧师讲道,谈到圣经,那时我就开始有了疑问:到底有没有上帝的存在?
2013年9月,贺立平师母送了一本《认识真理》的小册子给我,通宵一口气看完,我深深地陷入了思考。因为我所学的专业是科学,而《认识真理》引用了宇宙万物的构造与功能来讲述真理,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上帝应该是存在的。这么大的宇宙没有上帝怎么行?若没有一位神,无边无际的宇宙丶无数的星系,怎可能有序的运作?万物的生成各有功能丶各从其类,难道这些是自生自来的吗?
就拿我自己的公司来比较,只不过是个中小企业,尚需董事长丶总裁丶各部门经理等数十人去管理经营;何况无穷大的宇宙万物呢?我也想通了,相信耶稣的死而复生,因为祂是上帝的儿子,上帝是无所不能的,为什么祂的独生子死了就不能复生呢?!我顿时想通了,又看见很多科学家都信了主,所以应该是有上帝的。
问:听说吴大哥一度担心自己不能受洗,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呢?
吴:哈哈哈,那是我当时很心急要受洗,我想要成为上帝的儿女。那个礼拜天,我就去找林宝强牧师,问他我可不可以受洗?牧师就告诉我要先上课,我上完了课之后,等了两个月,还是没有为我行洗礼。然后我就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没有资格接受洗礼?后来才知道完全不是这样的,哈哈哈……

简直像着了迷!
问:那你受洗了之后,听说十分好学,也很主动参与教会活动,可以聊一聊关于这方面的事吗?
吴:我终于在2013年12月20日受了洗,归入主的名下,成为上帝的儿女。圣经是基督徒最基本的的功课,对我来说是百看不厌的,简直就像着了迷一样;再结合我的人生经历,圣经为我解答了许多问题。
从小我生长在贫穷落后丶战火连年的时代,那个时代充满了仇恨丶痛苦丶恐惧丶茫然……毫无希望,我心底一直渴望世界和平,能过好的日子。人与人之间平等相爱,不要你争我夺,你死我活;这对我太深刻了。
而整本圣经从头到尾都讲爱;天父的爱,爱人如己。圣经是讲述天父如何为世人创造一个美好丶仁爱丶和平丶公义的世界。我感受到最深刻的是,以前有的党主张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残酷斗争。
可是圣经教导我们,天父上帝爱每一个祂所造的人,人虽然不听天父的话,犯罪有错,但天父不是采取斗争的方法,而是设法救赎。祂差遣自己的独生子耶稣为人舍己,以耶稣的宝血为人付上赎价,世人只要接受这份赎价,信靠耶稣,认罪悔改,就能成为一个新造的人,更有永恒的盼望。
所以我热爱圣经,天天读经,也参加教会的圣经抄写及圣经考试。在2016年10月份,我终于完成了一本圣经的抄写,历时1年8个月。另外,我在2014年上了“红本门徒课程”,2015年上了“青本门徒课程”,还有参加成年团契丶姐妹会丶宝剑练习丶经节考试等。
除了认真读经外,我也尽量地参加各种不同的课程,如讲道培训丶旧约概论等,以便我可以从中认识更多的圣经内涵。所以我写了《一本宝书》这首歌,就是要献上我的感恩,是我的读经体会。

五十年不变
问:谈到写歌词,可以聊一聊你们出版的这张名为《全然的爱》的诗歌专辑吗?
黄:这是我们在2016年时庆祝结婚50周年。想当年结婚时,因为物质的匮乏,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这是我们心中的一个遗憾;于是就操办了一场结婚50周年婚宴,筵开20余席,邀请了全教会的弟兄姐妹,所收礼金全献教会建堂使用。贺立平师母就建议谱一首曲子,由我们负责填词,做为纪念。于是,讲述上帝赐予我们家恩典的《五十年不变》就出炉了。
在看过《五十年不变》之后,师母继续地鼓励我们创作歌词,然后就有了《自有永有的主》和《未尽之路》两首歌词。然后,师母就建议我们可以录制成CD专辑,不但可以献给教会,也献给后代。于是我们就自资出了这张专辑,售卖收入全献建堂。
问:这张专辑中有多少首歌呢?制作成本是多少呢?
吴:专辑中有8首歌,除了上述提到的3首歌外,还有《一本宝书》丶《信靠主》丶《我的祷告》丶《教会与我》,以及我女儿创作的《全然的爱》。原本师母怕我们老人还要学习新歌会太累,就说5首歌就好;但是我们都觉得介绍信仰要完整一点,于是就从5首歌变成了8首歌。
制作方面,整张专辑都是在台湾专业的录音室录制的,成本方面,大约是18万元港币,首版CD应该是1200张。
问:在录制的过程中,有否遇到一些困难呢?
黄:想来真的是很感恩,在录制的当天其实我们都病了,重感冒喉咙发炎;但因着上帝的恩典,我们顺利地完成专辑的录制。
问:家人都赞成你们录制这张专辑吗?
吴:我们的家人都很赞成,只是教会的弟兄姐妹都觉得我们为啥要这么辛苦?又出钱又出力,还要背歌词和演唱。但我们认为,钱不是最好的礼物,这仅仅是我们能力所及,可以做到的。
问:最后,你们有什么想跟读者们分享的吗?
吴/黄:感谢主,在我们晚年的时候,丰富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充满活力和喜乐,更有意义了。但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我们依然要依靠主前行。感谢主!我一生最幸福的是认识主耶稣和信靠主耶稣。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