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 总编面对面:周永生:夏长华是宣教热诚持续的典范 砂海外宣教第一人 澳洲华卫创始者

with No Comments

前言
“我常对人说,今天澳洲华人卫理公会能不断的迈进,我感谢主在十多年前给我一个受苦心志,愿意成为上帝一个属灵的催化剂,让澳洲华人卫理公会成立且不断的发展。因此我深体验到保罗的劝勉:‘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周永生牧师

曾任澳洲华人卫理公会(华卫)第二任宣教士的周永生牧师与成立沙巴丶纽西兰卫理公会的萧招和牧师,日前在《卫理报》办公室接受“总编面对面"的访谈时,双双异口同声,高度赞扬及欣赏夏长华牧师宣教的热诚和其为建立上帝国度的殷勤丶努力与付出。他们指称,夏长华牧师是澳洲华人华卫理公会创始人,并且该会今天能在“袋鼠之乡”发展,其功不可没。2016年12月13日周牧与萧牧来到《卫理报》时如是表示,本篇主要整理与周永生牧师的访谈内容。
周永生牧师旅居加拿大多年,藉这次回来探亲之便,在诗巫逗留一个多星期,也受邀在爱莲街福源堂的主日证道。
周永生牧师于1939年出生于诗巫西岸的光华,后来搬往邻近的英基罗坡。1956年,他在诗巫卫理中学就读,也念了英文班。毕业后,1960年至1961年,他受聘到刚开办的民丹卫理中学教书,这是卫理公会在拉让江流域创办的第二所教会中学,他与另一位老师卢启庸先生一同执教,学生约80位。
1961年至1964年,他前往香港建道神学院就读,并遇到了同学(来自印尼万隆的杨珠英姐妹),二人后来结婚。杨氏一生投身于司琴的事奉。他们毕业回来,周于1965年至1968年出任民丹卫理中学校长。1967年他被按立为副牧。1969年至1980年,由于该校学生减少,周永生被调至诗巫毕理中学为校长,前后约12年。1976年,他被按立为长牧。1980年至1981年,他前住美国肯塔基州的亚斯理神学院深造,并考获布道与宣教学硕士学位。
1982年周氏回国后,被委任为爱莲街福源堂的牧师;当时该堂主理是黄巧月牧师。那一年,该堂正在处理分堂的事宜,就是福源堂丶新福源堂及锡安堂的会友分区与个别成立执事会等事宜。周牧师称,当时基于福源堂座落在闹市,因此提出有必要装置冷气,为减少来往车辆吵杂声及热天气的影响,不过也遇到反对声音。然而,周牧师称,回顾过去,看到无论母堂分堂皆装冷气,对教会的发展有良好的作用。
●1985年年会成立宣教部
为了响应宣教的工作,年会于1985年组织年会宣教部,并安排在各堂会主办宣教培灵会。当年的工作计划,包括协助及关心沙巴卫理宣教议会的工作丶关心伊班教会丶发展新福音工场丶收集及供给宣教事工资料,也建议年会委派一位兼职的伊班教会干事,以进一步关心及促进伊班与华人教会间的关系。
1988年,该部主办年会性的第一届宣教培灵议会,邀请菲律宾的郑果牧师,讲题“有远见的宣教”。晚间假新福源堂举行宣教培灵会,提升了会众对宣教的意识。周氏称,第一次的宣教大会的奉献获得相当热烈的反应,共收达五万元。因此,当年除了向年会建议派司部在来年委派一位兼职的宣教部干事丶委派一位全时间牧者前往古晋西连一带发展布道工作;也在来年差派宣教士在澳洲布里斯本开始本会第一个海外宣教工作。
周永生称,最初宣教部有意在加拿大温哥华展开宣教工作,但距离着实太远;反而,澳洲布里斯本有退休的黄品端牧师每月一次在其家,与移民及在地的会友学生们相聚。所以宣教部就使用所收到的宣教基金,开始在布里斯本展开宣教工作。
●澳洲的呼声
与此同时,砂年会宣教部与在墨尔本一所独立教会牧会的夏长华牧师(当时是传道)接洽,并得到同意前往布里斯本协助一年。
夏长华是诗巫人,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外交系,后来献身并于1981年自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毕业。他曾在诗巫福源堂及新福源堂牧会,并参与开拓乌也路民安堂事工。周永生牧师指出,由于被延迟按立的事宜,夏长华离开砂拉越,于1986年5月3日移民澳洲。据夏牧在《信心之旅》一书的自序中提及,飞抵墨尔本上空时,他向上帝祷告“决志终身以传道祈祷为业”,并求主把澳洲华人归主的心赐给他。6月9日,他得到黄树德长老惠借其私人在Kew区的教堂开始聚会。当初牧养才22人的Kew华人基督徒教会(后来称为“谢恩堂”),创业维艰。
据澳洲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的网站的简介:“最早的Kew华人基督教会是由夏长华牧师于1986年6月15日建立(之后于1991年,在墨尔本正式注册为澳洲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由于最初该堂是独立教会的背景,一直至1990年10月15日召开会友大会通过,将原有名称“墨尔本华人基督教会谢恩堂”改为“墨尔本华人基督教卫理公会谢恩堂”。
1987年,在沙巴的萧招和牧师受夏长华牧师之邀请到墨尔本主领布道,萧牧师先于7月15日到悉尼召集砂拉越学生聚会。次日前往布里斯本,由雷德意弟兄安排在一间华人教会布道三晚。在当中,萧牧师遇到三十多位来自诗巫的会友,白天也探访了一些没来聚会的会友,与他们交流中。萧牧的第一个意念:“为什么不能在布里斯本设立华人卫理公会呢?因为,这里情况就如1983年在沙巴所面对的情况类似——当地已有不少由砂拉越前来的移民。”
7月20日,萧牧飞往墨尔本,与接机的夏长华谈起在澳洲成立卫理公会事宜。在那期间,萧牧也分享了在美里丶沙巴植堂的经验,并指出在澳洲建立卫理公会与独立教会有何不同之处。7月21日至26日,每个晚上夏牧安排萧牧在不同家庭及Kiew华人基督教会带领聚会。
之后,萧牧师就从澳洲飞往台湾参加“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联会”主办的第一届宣教大会。大会结束后,萧牧师连同四十多位砂拉越等地牧者一同回国,经过沙巴亚庇住一晚。第二天,大家参加神恩堂的主日崇拜,萧牧在讲道中以沙巴的模式,建议“我们要去澳洲布里斯本建立教会”,砂年会牧者们都基本上认同了这个澳洲的呼声。
●差派首位海外宣教士
1988年10月初,夏牧师的岳母安息主怀,一家人返回砂拉越奔丧。当时出任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宣教部主席周永生牧师,安排部员与他商讨开拓年布里斯本事工。11月27日,砂拉越华人年议会期间,正式通过并差派了夏长华牧师成为海外,即前往澳洲的第一位宣教士。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方中南会督主持了这项差遣礼。
萧招和牧师回忆称,很高兴夏牧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因此有了后来夏牧在澳洲轰轰烈烈,令人敬佩的拓荒建立教会的布道史!夏牧师当时是砂年会差派的宣教士,20天在墨尔本谢恩堂牧会,只有10天在布里斯本,年会希望他能协助设立布里斯本的教会。因此,夏牧的薪水一半由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另一半由墨尔本的谢恩堂负责。夏牧每次墨尔本来回布里斯本要乘搭巴士,一趟得花24小时以上,来回50个小时。夏牧如此奔波了一年两个月,直到1989年11月,砂年会差派周永生牧师前往布里斯本牧会。
周永生牧师认为,为了让宣教工作能继续展开,他有必要以身作则,前往布里斯本负起宣教的工作。他也看到在澳洲有许多砂拉越去的移民及学生,还有许多东南亚各地前来的移民,是一个极有潜能发展的福音工场。他形容砂拉越教会应在宣教方面作到“内外兼顾”,必蒙上帝赐福的。
●匿名信刺激了决定
在1990年2月20日《卫理报》总301期接受本报专访的宣教系列文中,当时周永生牧师指出,由于在砂拉越曾收到四丶五封人身攻击的匿名信的困扰。他表示对写信的人之动机感到不解,并认为自己一生事奉及言行是有目共睹,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并未如信中所提的虚伪丶存心不良的指责。
周牧表示,不否认收到有关匿名信时会感到一时难过,但却没有刻意追究是谁写的。他表示在主里饶恕写信的人,因信内所攻击的均无事实根据。周牧师形容“万事互相效力”,因为匿名信也给他一种“刺激”——既然本地有人对他有偏见,就促使他作出赴澳宣教的大决定。他称自己与人无寃无仇,也无敌对。
谈到宣教工作,周永生牧师表示砂拉越华人年会到1968年才正式开始“自立自养自传”,在短短的20年内展开了沙巴及澳洲的宣教建堂工作,不算太迟的。
周永生牧师称,当年在澳洲的薪水为澳币二千元,一家四口的生活就有一点拮据了;不过仍然感恩,在澳洲开始新的事奉生活。1990年至1991年,他就在布里斯本筹备购地及建堂事宜。该堂是第一间在澳洲以基督教卫理公会的名义聚会,在第一任牧者夏长华宣教士的开拓下,于1989年就成立青年团契丶妇女会及选举第一届执行委员会;是年11月6日,正式获得政府注册批准。
1990年2月22日,周永生前来牧会,陈如芳传道为义务传道。这一年成立成年团契,并成立建堂委员会,9月9日正式命名为“布里斯本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福恩堂”,同时开始英语主日崇拜。1991年购得现址,成立少年团契,6月5日由朱新进会长主持动土礼。12月,周永生牧师前往加拿大事奉,1994年分堂,即今日的主恩堂。
●前往加拿大牧会
谈到为什么仅在布里斯本不到两年就离开澳洲前往加拿大时,永生牧师称当初的薪水是砂拉越卫理公会及布里斯本的卫理公会各付一半的;但澳洲方面,第二年有执事表示因为堂会收入有限,所以薪水要加以调整(减少)的说法,这对于生活费本来就不多的周牧一家人而言,是一个难关。
这时候,周牧的妹夫,陈摩西牧师,在加拿大温哥华建立华人教会迦南堂,正在筹划成立另外的分堂,希望周永生牧师能前来协助。陈摩西的太太(就是周牧的妹妹)周多加,15岁就献身给主做传道,1961年就进入新加坡神学院,毕业后就到美里,再去汶莱拓荒传道,开创了“太原查经班”,由小到大不断成长。后来,这个查经班注册为“汶莱福音社”,在那里服事了11年,直到1980年5月因汶莱对宣教士的限制而全家移民加拿大。1985年,陈摩西夫妇开始在温哥华设立教会,迦南堂至今在北美几个大城市已发展七个分堂及一所神学院。
在各种主客观的因素下,周永生牧师合家就于1992年转向温哥华牧会,一直到2005年正式退休。五年前,2011年与周牧同甘共苦的周太太(杨珠英师母)中风;三年前病情严重,变成一个“老Baby”。周牧称,这是人生的过程,每个人都要面对。
最后就引用一段周永生牧师在2009年时为澳洲福恩堂二十周年堂庆时写的序言为结束:
“我常对人说,今天澳洲华人卫理公会能不断的迈进;我感谢主,在十多年前给我一个受苦心志,愿意成为上帝一个属灵的催化剂,让澳洲华人卫理公会成立且不断的发展。因此我深体验到保罗的劝勉:‘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