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理神学研讨会回响:再思卫斯理的门徒训练 终身门徒 每日宣教士

with No Comments

文/黄顺锦(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友领袖)
翻译/KT Chew

门徒训练的本质是关乎完成使命。终极来说,大使命是一个门徒训练的课题。Discipleship should be missional by nature. Mission is ultimately a discipleship issue.(Dr Philip R Meadows)

再思门徒训练
18世纪的卫斯理传统与今日卫理公会的门徒训练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您有这样的疑问,您实在应该参加于2019年8月19至21日假诗巫卫斯理堂,由卫斯理研究中心所主办的“第十届卫斯理神学研讨会”。该研讨会的主题是“卫斯理的门徒训练”,约有150人出席该研讨会,其中有一些来自印尼、新加坡、台湾和中国。
研讨会的讲员Dr. Philip Meadows是美国亚斯理神学院布道学教授。他创立了“启发运动”(Inspire Movement)。这是一个由基督徒组成的国际网络,在该网络中他们彼此分享按卫斯理精神实践门徒训练的经验。
Dr. Meadows在研讨会的六场深刻、有见地和激动人心的讲座中表达了他对门徒训练的关注。他倡导将卫斯理传统纳入门徒训练,并让门徒训练植根于基督徒的群体中。
当某与会者评论说Dr. Meadows的教导“并没有什么新的概念”时,他很高兴和肯定地说,他的确不在介绍任何新的东西,而只是根据卫斯理丰富的传统来再思门徒训练的课题。我们需要做的是再次探讨门徒训练。我们不是要推行“新奇的教会”,而是要牧养一群能实现大使命的忠实门徒。

捕捉基本的遗传特征
第一场讲座的题目是 “卫斯理门徒牧养的DNA”(The DNA of Wesleyan Discipleship)。他带领我们进入卫斯理的“基因库”中。卫斯理的主要关注点是圣经的圣洁和福音的传播。圣洁是指“活出福音”,也就是说,从内而外按耶稣的样式成长。卫斯理教导说传福音的“最大绊脚石”或障碍就是基督徒本身的生命问题;福音不仅是我们要带出来的信息,也是我们要活出来的生命!
首先,我们各人必须自己接受上帝的福音信息。上帝慈爱的信息就是祂在基督里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以及圣灵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不可能在接受上帝的同时却不肯被上帝改变。当我们参与上帝的使命时,上帝的爱就透过我们接触他人。这就是卫斯理门徒训练的使命精神。
不传福音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缺乏热忱(zeal)。卫斯理将“热忱”定义为对上帝和他人的敬虔热心,这是由“爱的火焰”塑造而成。在他的讲章《论热忱》中,他说,我们的热忱如同在四个同心圆圈由内而外地发挥作用。意思是,爱的火焰从我们的内心开始,通过内在的品格流露出来,而上帝所设立的施恩工具会塑造这爱的火焰,基督徒的团契生活则将培训这爱的火焰。这整个过程都由教会的教义和结构所支撑。
在这里Dr. Meadows进一步阐述了门徒训练的四个核心价值: 渴望上帝地寻求成长;在恩典里实践属灵纪律(读经祷告、守圣餐、禁食等);在小组聚会里彼此团契;通过顺从圣灵来完成大使命。这基本上回答了四个问题:我与上帝的关系如何?我的行动是什么?我与他人的关系如何?我在这世界怎么样生活?这些是早期卫理运动的“遗传密码”。
我们是否继承了卫斯理门徒训练的基因呢?我们是否更热衷于不按顺序由外向内扩展(注意上面所谈的《论热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事工缺乏动力和成果。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反思一下,卫斯理对卫理公会成为“死的教派”的担心,也就是:只有敬虔的外貌,却没有敬虔的实意。

在完成使命的道路上与神同行
门徒训练的本质是宣教性的。实际上,所有四个核心价值观(寻求成长、实践属灵纪律、聚会团契、完成大使命)都是关乎基督徒的使命。在闭幕礼时,来自印尼的会长、新加坡的会长、中国的教授,以及本地的黄家源牧师都分享,他们对第二场讲座的“以使命主导的门徒训练”(“Missional Discipleship”)印象深刻。我们应该设立的目标,是每一名卫理公会信徒都是被呼召成为终生的门徒,每日的宣教士。
信徒的终生目标应该是成为每日宣教士。每个门徒的每一天,在生活的每个领域,都应该为天国而努力。我们必须致力于将我们的日常生活视为一个宣教工场,与我们认识的每个人分享上帝爱的福音。因此当我们学习更像耶稣时,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都要善用每个机会传福音给失丧的人。其实我们都是被差派到非基督徒中间的宣教士。
每日宣教士的精神就包含于卫斯理所谓的“社会性的圣洁”(social holiness)中。这并不意味着要从事社会运动,而是要做大地之盐和世界之光。这就像主耶稣是道成肉身一样,我们的教会从聚集到分散(church gathered and scattered),都要使福音在我们的生活和社交关系中实际地彰显出来。卫斯理劝勉我们要使那“分散的教会”成长,积极培育每日的宣教士。分散的教会的成员在日常生活中锻炼自己成为门徒。
至此,讲员再次引用卫斯理门徒训练的四个核心价值来谈完成大使命。他警告我们小心“实用无神论”(practical atheism)的诱惑。那就是我们在从事日常工作时,当着上帝不存在,或者似乎上帝的存在无关紧要。愿主赦免并帮助我们。

门徒训练文化的转变
要如何带领门徒训练的教会?那是第三场讲座“建立门徒训练文化” (Creating a Discipleship Culture)的重点。我们必须注意,做终身门徒的目标是在一生中都作耶稣的跟随者,而不仅仅是在教堂有活动的时候。因此无论我们是在教堂、家里、职场、商场及其他地方,我们的心灵和生命都力求更像基督。
在评估我们教会的门徒训练文化时,我们必须知道在门徒训练的事工方面,我们到底投入了多少。一些教会偏向消费文化,以有吸引力的崇拜为重点。其他教会则偶而举办门徒课程。这往往使人误以为门徒训练是可有可无的。有些教会虽然定期举办门徒训练课程,却脱离现实生活,产生“挂名文化”。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一生都作主耶稣的门徒。每当教会聚会时,我们都该注重以使命主导的门徒训练以及大家作每日宣教士的异象。许多教会的领导者需要改变。讲员再次引用门徒训练的四个核心价值,以探讨领导班子所需的转变。
在门徒训练中寻求成长意味着帮助信徒渴望更多認識上帝。传统的“牧养羊群”方式可能培养出消费型的信徒而非门徒。所以不仅要牧养会众,我们还必须“使他们有属灵的渴望”。如果会友们更渴望主耶稣,更渴望被圣灵充满,那么他们就会效法主耶稣,同时也成长。
其次,在遵守属灵纪律,善用蒙恩工具(读经祷告、守圣餐、禁食等)方面,领导者不止要实行圣礼,也要装备信徒的生命。最大的误区是无意间我们把蒙恩工具(读经祷告、守圣餐、禁食等)本身视为目的,而忽略了真正的目的是借这些工具,让会友能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第三个转变是在参与大使命方面,我们不仅要作计划,也要实际地培养会友成为每日的宣教士。领导层的第四个转变是关乎聚会团契方面:不仅要吸引人来,更要培养一小撮人。发掘一小撮有领导能力的人并按照主耶稣的门徒训练方式栽培他们。

栽培一小撮人
Dr. Meadows的下一场讲题是 “门徒训练的团契” (Disciple Making Fellowship)。参与信徒团契是改变生命的蒙恩管道。门徒训练的真正挑战,是我们不做我们知道应该做的事!我们不刻意追求成为主的好门徒。这鸿沟可以通过小组团契生活来缩小。
卫斯理声称“小团”(band)和“班会”(class meeting)是早期循道复兴运动的“砥柱”。班会由大约12名成员组成,其重点是在门徒成长过程中实践互相监督和支持。小团聚会则是为了建立更深厚的属灵友谊,成员约有4人。他们是为了深入追求圣洁,并为栽培领袖而固定聚集。大布道家乔治·惠特菲尔德(George Whitefield)曾感叹,他所带领的信徒因忽略小组团契生活而如同一股沙绳。今天我们的教会是否也如一股沙绳,外表像绳子,其实只是一群没有真正联系的个体?
Dr. Meadows大力提倡小团的团契生活,其宗旨是栽培成员为成熟的门徒。他指出这是当今卫理公会所缺少的。今天我们要如何提倡小团呢?他下一个讲题是“现代的小团团契”。(Contemporary Fellowship Bands)
卫斯理把小团团契描述为“基督徒交通”(Christian conferencing)或属灵对话。关键在于问好问题的技巧:你是否与上帝同行?你的灵命历程如何?要点是成员们一起反思、联系和回应。在实践的环节中,所有参与者被分为3-4个人的小团,以便体验小团团契的动态和模式。
小团团契含三个部分:一,先花一小段时间祷告,再阅读经文,然后静默片刻,以提醒我们主耶稣就在我们中间。二,对话:相互查问监督各组员的属灵成长并彼此指导。参与者练习了“双重聆听”(double listening),一只耳朵听对方的分享,另一只耳则朵听圣灵的声音。三,每个人都分享圣灵如何带领他们,对他们说话,并决心顺服圣灵。之后是结束祷告。
在复兴运动的期间,小团的领袖是协调员、导师和推展者。小团成为门徒训练的催化剂。当一代的门徒本身成为门徒训练者时,门徒运动就开始了。这种运动会扩展到第二及以后的几代。通过扩展这样的门徒运动可以带来植堂、发展和更新。
为什么在卫理宗初期的复兴运动中如此重要的催化剂今天已不复存在?恐怕是因为我们在宣教的名义之下,为了配合制度的要求,以活动和节目为导向,结果没有太多投入栽培一些人成为门徒训练者。这就造成门徒训练文化的底落。我们是否栽培人成为门徒训练者呢?

开展门徒训练运动
能带动门徒训练运动的领导者应该是怎么样的呢?答案就在最后一场讲座“属灵先锋” (Pioneering Spirituality)。Dr. Meadows告诉我们,领导者的内心要渴望成长为门徒,并活像宣教士。领导者必须寻求对神和人完全的爱(perfect love,太廿二37-40),并全心全意委身于上帝和祂的工,时时刻刻都依赖祂的恩典。
领导者必须与上帝亲密同行,在祷告里和神沟通,将万事交托神,并顺服圣灵的引导。最重要的不是事工的策略,而是有事奉的恩膏。有使命的门徒生活是一种冒险,需要无畏的精神。有时各方面对领导层的要求太高了,个人无法独自承受,所以辞职的可能也大。因此领导者本身参与团契生活是不可少的。参与团契帮助领导者在面对苦难时,犹豫不决时,经历撒旦的试探时,仍有敬虔的心,在走“旷野的经验”中保持对主的忠诚。
今天教会中的一些教牧人员和会友领袖可能已经被众多事工的挑战所淹没。在沮丧、绝望和倦怠中,许多人拼命地寻找解决方法。如果卫斯理·约翰担任本次研讨会的讲员,看到我们的灵命状态时,他会伤心流泪吗?我们需要的是引入卫斯理门徒训练的“健康DNA”。
我们在兴起宣教的门徒吗?谁说这不关你的事?事实上,门徒训练就是我们跟随耶稣的生活方式。门徒训练应该是我们一生的投入,目的是带领他人跟随主。门徒训练的本质应该是完成使命和产生更多门徒。门徒训练是塑造信徒完成上帝所托付的使命。希望卫斯理门徒训练的四个核心价值:寻求成长、实践属灵纪律、聚会团契、通过顺从圣灵来完成大使命,能助我们成为终身的门徒和每日宣教士。

4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