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苑缅怀:临终前蒙恩 ——怀念父亲黄贤檥

with No Comments

文/黄碧瑶(澳洲)

在人生最精华的岁月,39 岁的他放下一切荣华富贵,带着全家9口从台湾移民到澳洲——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重新开始。在移民生活安稳舒适后,49岁的他陪父亲第一次到诗巫,亲身体验到乡亲的热情及对爷爷黄乃裳的爱戴和尊重,深深感动。在乡长前辈的鼓励下,65 岁的他首创维省十邑同乡会,带领澳洲的福州同乡们,并连任六年的会长,发起“福州精神”,联络乡情。在普通人退休的年龄,70岁的他开始攻读中医硕士学位,将人“活到老,学到老”的哲学完完全全体现出来,帮助别人减少病痛是他的快乐。
他是谁?他就是我父亲,沉默寡言的黄贤檥。他在大众前具领袖风范、谦卑、正直,积极宣扬中国传统文化,为澳洲华人打出一片新的天地;私底下却是默默耕耘、幽默、威严却热爱妻子儿孙,为家人创出一个温馨家园的丈夫、父亲与祖父。

不放弃的关心
一向信奉“科学至上”的父亲,总是无法接受基督教。“你给我看上帝在哪里?”无能的我多年来无法让爸爸“看到”上帝的存在,口水都讲干了,力气都费尽了,爸爸还没有“看到”上帝。我只能祷告。几十年来一直祷告,老实说我已开始渐渐失望,渐渐没信心,觉得也许这是上帝的指意,祷告时也越来越形式化。
“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照样,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五十五8)在上帝奇妙的安排下,祂忠实的仆人悄悄地进入了爸爸的生命。
从1996年开始,诗巫垦场周年纪念日都会邀请父母亲参加。每次他和母亲来诗巫时,刘伯举夫妇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爱招待,真诚实在地体现了基督教的大爱。他们及其他亲朋好友如张仕国夫妇、黄孟礼夫妇、黄端贞等都是基督徒,有无限的爱心和耐心,不断地传递耶稣真道。他们抱着无限的信心,无时无刻忠实地关怀着我父母,不管他们有没有接受耶稣,依然带领他们去崇拜,唱诗歌,祷告;不管是不是对牛弹琴,他们还是笑容满面,充满希望和信心。
同时,澳洲华人卫理公会谢恩堂夏长华牧师也风雨无阻地带着其他教会牧师,如:林忠傧牧师、周家熹牧师等,三十多年来不停探访父母亲。父母虽然还不信,可也被这种少见的“爱的体现”深深打动;他们的真诚虽没让父母信主,可却撒下了良种。
在墨尔本和诗巫两地的“热心人士”有个共鸣:为了报答黄乃裳百年前带领千余名福建同胞移民诗巫合神心意的义举,至今蒙福的无数乡亲和他们的后代子孙们,不约而同、千方百计地想传福音给父母,让黄公后代也能享受上帝的恩典。

心中多少有些感动
2018年七月,父亲不幸中风,母亲日夜在旁百般照顾,但身体仍逐渐虚弱。这时,墨尔本卫理公会谢恩堂团队(包括陈素卿、陈惠仁姐妹和刘伯举夫妇)加倍关心父母,时常来探望他们,问候祷告。也许是出于感激,也许是不好意思,父亲并没拒绝他们来传福音。
2018年九月,刘伯举夫妇特别从诗巫来墨尔本探望父亲。见到伯举和秋香的那天,父亲病情突然好转,他们似乎给父亲带来了希望。他们唱诗歌祷告,父亲也默默接受,心中多少有些感动。
2019年二月,蔡晓明牧师慕名而来,和林牧师一起来探望父亲。我刚好打电话给母亲,在电话中得知蔡牧师读过我写的《黄乃裳》一书,很兴奋地告诉我,他从这书中得益匪浅。所以新年时,我带父母亲吃饭时也约了蔡牧师和师母。他们照了张相放在脸书上,被黄孟礼弟兄(他是《黄乃裳》一书的“启发人”)看到,赶快交代蔡牧师要好好用心帮助黄乃裳后裔贤檥老人(我父亲)归主。蔡牧师身为牧者,在加上“对先贤义人黄乃裳深怀敬意”,自是当仁不让。
接二连三的,谢恩堂弟兄姐妹不断来探访,教会每周四都替父亲的信仰和病情祷告;父亲也渐渐好转,开始行动自如,能吃喝一般食物。可六月冬天,寒冷的天气使已年老消瘦的父亲感觉辛苦。严冬寒流中,父亲身体渐渐被病魔折磨着喘不过气。八月,伯举夫妇再次到来,眼看父亲憔悴瘦弱的样子,交代蔡牧师一定要加油传福音。
八月8日,蔡牧师、陈素卿并陈玉仙祷告之后,一同去养老院探望父亲,花了一个半小时讲解《福音桥》,并让我爸重复述说福音及回应些问题。当时的父亲平常并不能集中精神太久,也无法清醒太久,只一下就想睡;可那天奇迹却出现了!连我妈都在旁边打瞌睡了,我爸居然能撑一个半钟,在圣灵带领下清清楚楚地做了决志祷告,接受主耶稣做他的救主!

一生最美的决定
只信科学,不信上帝的老爸在生命尾声时,意识到人生的短暂,回忆多年来每位充满爱心和耐心的基督徒的关怀,受圣灵的感动,得蒙神恩,做了一生最美的决定。
八月18日,父亲本来要在谢恩堂受洗的,可因病情恶化送进医院,检查出来证实是肺炎。他打针吃药,退了烧好些后才回养老院。可是,九月2日肺炎突然恶化,开始身体疼痛,到处都不舒服。幸好蔡牧师及时赶到,在爸爸还清醒时,问他是否愿意受洗,他再次点头!因父亲身体非常虚弱,当时只用了短短三分钟,便完成奇迹般的受洗。
九月7日,父亲已陷入昏迷,黄孟礼早晨赶到,居住雪梨的孙女与在好莱坞的长孙也当天赶到。在家人怀抱里,父亲呼吸越来越弱,天使开始围绕他,慢慢地牵着他的手走向天国,安息主怀。
之后,母亲为了尊重父亲的选择(虽然她自己还未信主),坚持要在谢恩堂举行基督教的告别仪式。这是很难得的抉择,也体现了母亲对父亲深深的爱意。
告别仪式在九月14日举行,在基督教庄严气氛中,带着家人美好的回忆与亲朋好友温馨的祝福,送别父亲。亲朋好友见证基督教的告别式,有些朋友惊讶地说:“从没参加过基督教葬礼,好不同呀!没有太多哭哭啼啼,没有鼻涕眼泪横流,居然还有些喜乐的感觉,蛮好的。”
这真是最美好的见证,因父亲最后的选择,他今天充满了喜乐。也许,他正吃着他最爱的冰淇淋,听着古典音乐,骑着脚踏车,迎着春风飞翔天国。
爸爸,我爱您,永远爱您,我们天国见!

总游览人数: 11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