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飞鸿:不要漫不经心——谈祷告

with No Comments

文/龚紫阳(纽西兰基督教华人卫理公会临时年议会会长)

很多人以为祷告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可以漫不经心,毫不费力地随意而为;有人以为只要你找到一本书,翻开里面一页,读出一连串辞藻华美的字句,然后把书本合上,便是作了一次祷告;另一些人则批评这样的方式是近于迷信,他们主张用“即兴”之法,就是随意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就像万兽奔腾,而把这些如流水行云的思想变为言语的时候,只要稍微留意里面的内容便可。
但初期的圣徒不是这样祷告的,他们祷告的态度,比较今日很多的信徒严肃认真得多,首先他们是十分重视祷告,并加以恒久的练习;而他们有很多是以善于祷告著称的,上帝也特别赐福他们,所以他们在祷告中得到很大的收获,在那施恩宝座上发现了无尽的宝藏。
让我们先回到旧约里头的情形:一个祭司在献祭的时候,他不会贸然走进圣殿,随便拿起一柄斧头去宰杀公牛犊;他会站起来,在铜洗濯盆中洗净他的双足,并穿上圣衣和其他祭司的衣饰,然后小心翼翼地遵照耶和华的命令,将祭物分开,甚至连如何安置公牛的脂油、肝脏、腰子这样细微的事,也不忽略。他把血盛在碗中,洒在祭坛周围适当的地方,而不是任意而行。他并用坛外的圣火生火,虽然这种祭祀的仪式现在已经完全被废弃不用了,但它所包含的真理至今仍然是适用的——就是我们在属灵的祭祀上也应采取同样小心的态度。上帝不是不喜欢我们一清早在被窝爬起来,跪在地上,随便想什么便说什么的,但我们在祷告时的态度,应该是更加恭敬和虔诚的。

积极的等候
大卫向主祷告说:“早晨我必向你陈明我的心意,并要儆醒。”他在向主陈明他的心意后,就积极的等候,因为他希望上帝会垂听他的祷告。但今天很多信徒在祷告完毕后,便把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大卫一生的祷告是如此的认真,他相信主会垂听祷告,并相信上帝会答允他的请求,因此儆醒等候。我们对于自己的工作或学业是如此的慎重看待,若我们在工作读书时专心一致,但祷告却漫不经心,这便是亵渎上帝了;若我们以为对上帝马马虎虎便可以,但对世俗的事却非认真不可,这不是一种很大的讽刺吗?
曾经有人问我祷告应循什么秩序进行,我不会像一些人一样,给你一个模式,要你顺着赞美、认罪、恳求、代祷、歌颂的先后次序去安排你的祷告,而上帝也没有规定我们必须依照这样的形式。我认为祷告的模式,不单是次序的安排,我们更应感到我们所做的是实在的,我们要向一位看不见,但实在与我们同在的上帝说话,虽然我们触摸不到祂,也听不见祂说话。但祂,就像一个有血有肉的朋友,在与我们谈话。当我们感觉到上帝的同在时,祂就会施恩使我们谦卑下来,就像亚伯拉罕一样,当他说:“我虽然是灰尘,还敢对主说话。”只有这样,我们的祷告才不会像学生背诵课文般的呆板,我们也不会用老师教导学生一样自大的口吻,或强盗拦途截劫时的粗暴语气,我们会变得谦虚却不畏缩,并藉着救主的宝血求上帝怜悯,我们不会像一个奴隶一样讷于言辞,也不会像一个轻率鲁莽的顽童,而是像一个顺服的孩子一样去恳求上帝,对祂的旨意,完全顺服。
祷告一定要开声吗?默祷不可以吗?当然可以,只是在众人一起祷告时,开始祷告能让我们更加专注的祷告,也勇敢的向主倾吐我们的祈求。当我们向上帝祷告时,我们必须先站在自己的地位上,并明白我们所想所求的,原是我们不配领受的,只有靠着上帝的恩典和藉着祂的儿子耶稣基督,我们才能得到这恩惠。所以我们要以救主为阴庇,当我开口的时候,我要说基督要我说的话,当我恳求上帝的时候,祂身上的钉痕、祂的生命、祂的死亡、祂的宝血和祂自己,乃为我的凭藉。这才是祷告的秩序!

总游览人数: 12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