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不会说福州话   不是我的错?

with No Comments

文/雅比斯

“你是福州人, 怎么不会说福州话?”(第一刀:丢福州人的脸)
“人家兴化人的福州话都说得呱呱叫,你不丢脸吗?”(第二刀:兴化人都强过你)
“不会说福州话?那就去学啊!”(第三刀: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你要跟你太太说福州话,她和你的孩子才有机会学啊。”(第四刀:这是你的失职)
“你要敢敢讲,不要怕错,才学得会啊。”(第五刀:没有决心)
“一定是你以前没有好好学,今天才不会说。”(第六刀: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
“为什么你父母以前都不教你福州话?”(第七刀:你父母的失职……弱弱地问一句:可以请你去问我父母吗?)
被派来有“小福州”之美名的诗巫牧会不到两年,我的心至少被插了七把刀。对于类似的对话已习以为常的我,总是尴尬地用“漏风”的福州话回一句:“我会听,不会讲。”

福州人怎么不会说福州话呢?
忘了有多少次去探望外婆或已故的爷爷,我只能请父母担任传译员;忘了有多少次在医院探访时遇到老人家,我只能像随行的长辈求救;忘了有多少次参加家族或福州人的聚会,我只能当一个陪笑的哑巴。
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福州话”到用时方恨少,也算是“福三代”的悲哀!
与其追究,不如探讨
正所谓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想要学会福州话并非不可能;但就好比要一个成年人学讲英文或学钢琴并非不可能,却又谈何容易,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像学习其他的语言或技巧,学习福州话至少也需要几个重要的条件:
一.环境:生活中多与福州人接触,耳濡目染(特别是家庭生活环境)。
二.动力:有目标和兴趣,知道学习福州话的重要性和用处。
三.天赋:学习语言需要天份,就像有人对数字敏感,有人对艺术有慧根等。
四.决心:不怕错,勇于尝试对话;毕竟站在岸上是学不会游泳的。
五.时机:越早接触福州话越好,而且要投入大量的时间。
问题是:
有些人不是不想学,而是没有学习方言的环境;
有些人不是不想学,而是目前没有动力和心力去学;
有些人不是不想学,而是真的没有学习方言的天赋;
有些人不是不想学,而是每次开口都被笑,早已意兴阑珊了;
有些人不是不想学,而是早已过了学习方言的黄金时期。
话说回来,在诗巫会说福州话的确是一种优势。
有人说,“掌握一种语言,就掌握了打开一个世界的钥匙。”
当掌握了福州话,你就得以进入福州人的世界,了解其文化。
当掌握了福州话,你就拉近了与福州人之间的距离,增加他人对你的好感度。
当掌握了福州话,你甚至可以打开一桩生意或升迁的大门。
如今,对有些“福二代”来说,米已成粥,木已成舟。在先天与后天条件相互作用下,不会说福州话已成事实;与其继续追究“是谁的错”,继续在“福二代”的伤口上撒盐,何不去探讨如何推广福州话的传承呢?

前车之鉴
三十多年前,政府推动了“讲华语运动”,使得学校禁止学生说方言。三十年后的今天,校园内再也看不到各种方言百花齐放的画面。由于方言的使用率大大降低,间接促成不谙福州话的“福二代”产生。看来,只需一代的时间就能决定一个方言的兴衰!
前车之鉴,印尼前独裁者苏哈多32年独裁统治期间,他积极关闭华校,封印华文报章,禁止使用汉字,禁止拥有中文书刊,禁止华人使用汉人名字,禁止使用中文和方言,甚至禁止庆祝华人传统节日等。如今,中文在印尼解禁十多年了;但苏哈多时代彻底摧毁了一代人的中文教育,它所造成的文化断层,上下两代之间的中文鸿沟,岂是十几二十年所能恢复的?!
随着语言环境的变迁,越来越多“福二代”或“福三代”不会说福州话,间接造成福州话的失传。这是方言的危机,更是文化传承的危机。华语也一样,有多少旅居海外的年轻人是所谓的“外黄内白”,不谙华语的“香蕉人”?是他们选择不学,没有环境和动力去学,还是他们有其他限制?方言或母语的失传固然可惜,但是谁剥夺了他们打开另一个世界的钥匙?是政府吗?是教育政策吗?是环境吗?是父母吗?是当事人自己吗?抑或者他们在诸多的“钥匙”之间,选择了对他们来说最实用,最值得他们去探索的世界的钥匙呢?说来说去,有可能问题的症结不在于“谁”,而在于“什么”?换句话说,是什么因素促使“福一代”的家长们选择专注孩子的中英文教育而非方言,有待各位长辈深入的探讨。

最重要的学校是家
其实,方言危机有许多值得基督徒借镜之处,因方言危机与信仰危机有许多共同点。试问,有多少从基督化家庭长大的孩子成年后离开了基督教信仰?救恩固然是上帝预设的恩典,是圣灵的工作,但救恩也是个人的回应和选择。按照耶稣所讲的撒种比喻,基督徒家长需积极在孩子心中预备好土给上帝的道扎根、发芽及成长。家长需要进行铲除荆棘,赶走飞鸟,松土等工作。至于其他非掌控中的因素就交托给叫它生长的上帝。
因此,信仰的环境是极为关键的。约翰卫斯理曾说:“若在家中没有强健的基督教教育课程,卫理复兴将在一代之内消失。”这里的一代指的是30年。美国的约翰派博牧师也说:“对小孩来说,他需要最重要的学校是自己的家。他需要最有影响力的神学老师是妈妈和爸爸。”可见,信仰的传承与基督徒父母是否看重及提供基督教信仰的家庭环境是息息相关的。唯有如此,信仰的危机才得以舒缓,信仰才能在家庭中继续被传承下去。
“福二代”不会说方言,谁之过?
“基二代”不再信耶稣,谁之错?
若能重新来过,谁不想好好把握?
下一次,若遇到不会说福州话的“福二代”,请收起你手中的“刀”,放对方一马吧!
下一次,若遇到不再信耶稣的“基二代”,请多多鼓励、代禱及关心,邀请他重回耶稣的怀抱吧!
笔自“会听但不会说福州话的福州人”

总游览人数: 17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