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神州:996时代的中国人

with No Comments

文/杨天道(北京传道人)

2019年中国大陆流行的新词语中,“996”这一串数字似乎毫无意义,但听懂之后却让人感慨良多。它所指的是当代中国的许多工薪族,从事着一周六天、每日“朝九晚九”的高强度工作,饱受身体和精神的沉重负荷。这一用语迅速得到人们的认同,大家藉此话题抒发自己对职业压力的无奈、对生存环境的失望、对力不从心的恐慌。根据中国的劳动法,职场人可以享受多达十五天的年假,但真正能兑现的却寥寥无几。这些年来,中国不少地方发生因为不堪工作重负而自杀轻生的案例。更多的人则是在日复一日的透支中失去了健康,疲于应付时间的挑战,而看不见明天的希望。
在我上下班乘坐的地铁和公车里,总能看到许多青春鲜活的年轻人,蜷缩在座位上补充缺失的睡眠。为什么中国人要活得如此辛苦?除了现代生活的节奏加快、资讯增多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任务越来越多,目标越来越大。今天的上班族,除了要支付房屋费用、衣食住行的开销,还要应付子女教育和个人养老的高额成本。另一方面,经济的高速发展也意味着生活水准的提高,健身课、出国游等等曾经属于奢侈的项目,渐渐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这一代的中国人,享受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繁荣,也付出了始料未及的代价。

严重挤压信仰生活空间
华人不论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有力争上游和出人头地的渴望。“爱拼才会赢”成为许多人的座右铭。高度竞争也将压力层层传递到下一代,直接影响到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大大缩短,整个国家的未来体质堪忧。当然,大城市与小城市或者乡村的生活节奏有很大不同,但如果每个人的欲望都在无限膨胀,我们的生产力却不会无限提升,那么就只有向时间索取更多,或者说用生命交换更多。“996现象”不仅是制度或规则的问题,它反映出这一代中国人迅速成功的梦想,和得不偿失的后果。难怪许多年轻人都盼望早日退休,让人生多一些喘息的时间。
996的工作方式,也严重挤压了信仰生活的空间。中国教会的人力和物力不算匮乏,但时间和精力却是越来越大的缺口。没有充足的个人时间,我们很难期待灵性的健康。信徒的头脑和体力在工作中消耗殆尽,不可能贡献于教会事工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中国教会的增长停滞,与逐年恶化的职场生态不无关系。教会在时间的压力下被迫压缩事工、取消活动甚至停止聚会,这可能是教会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比刀剑和牢狱的威胁更严峻的逼迫。

让我们看见另一个标杆
如何在“996时代”寻找生存之道?减压也好,减负也好,似乎都无法逆转不断加速的时代车轮。媒体广告的攻势,让我们自觉贫穷和落后;明星富豪的声色犬马,也刺激我们升级自己的消费。在很多人看来,996的生活节奏是被环境所迫。整个社会仿佛一部高速运转和越来越复杂的机器,没有人能使它放慢速度和简化功能。这时候,需要我们拥有对抗文化的勇气,回归简朴生活的优美健康;需要我们时时检点自己的人生目标,确认自己生命中的得与失。在996的时代,我们的试题不仅是选择成功还是健康,选择保住职位还是遭到淘汰。基督徒应该在世界的忙碌中,懂得区别属天的生命和属地的生活。如果我们看自己是天上的国民,就应该选择天国的时间表和任务清单。
旧约的以色列人懂得节期的重要,学习放慢速度享受和庆祝生命。到了新约时代,基督的门徒们似乎颠覆了宁静安稳的犹太教信仰,他们的人生如同赛跑一样激动紧张。但使徒保罗告白说,他的奔波劳苦是为福音的缘故(西一29),而真正的福音是带给人自由和盼望的好消息。因此,殷勤参加教会服事,不是为自己制造额外的压力,而是体现对抗世界权势的勇气,和赢得永恒成功的智慧。
保罗宣告说,“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他并非要成为身兼多重角色的全能选手,而是自信在任何境况和条件中,都能彰显福音的荣耀。使徒用自己的人生证明,将上帝的国作为终极的目标,是基督徒加速行进而不致枯竭的秘诀,也是上帝的百姓饱经忧患而仍然喜乐的悖论。
在966的时代身不由己的中国人,让我感到既惋惜又悲哀。生活的艰难是每个人都有的感受,信仰的窄门在这个时代似乎更加狭小。耶稣基督应许的人人可得的安息,能否成为每个信徒的真实体验?这要看教会能否制造出与这弯曲时代相对抗的文化。当我们不随从世界的价值观,另有一个心志,就有可能脱离并且改变游戏规则,制造出新的生存空间和生态系统。让世界拥有自己的脚步,让我们看见另一个标杆,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1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