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心点灯:卫理联系为肢体

with No Comments

文/王宝星(年会宣教部干事)

使徒信经宣告:我信圣而公之教会。
天下卫理一家,在宣教事工上配搭,呈现圣而公联系性肢体的功能。就如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宣教部差遣宣教士和英国以及印尼卫理教会配搭宣教;同时,在世界华人循道卫理宗体系下在柬埔寨宣教,今年柬埔寨卫理教会已经升格为临时年议会了。
亚洲卫理宣教理事会去年首次主办“亚洲卫理宣教平台”(Asia Methodist Mission Platform),主要是参照卫理大家庭的宣教事工,寻找各年议会和宣教机构可配搭的机会和工场,促进成效,避免浪费资源。
今年在越南胡志明市举行宣教平台研讨会,代表来自马来西亚、韩国、新加坡、香港、菲律宾、澳洲、越南和美国(Global Ministries)。9个国家和机构代表分享各自在亚洲的宣教事工之外,今年也研究在另外两个国家开展事工的可能性,就是创启国家――汶莱和不丹。汶莱是非常敏感的伊斯兰国,其国内有教会,不接纳宣教士入境工作。不丹一样难以入境,交通不便,藏传佛教根深蒂固。韩国宣教士在印度靠近不丹边界的Siliguri市建立了神学院,可以做训练不丹信徒的场所。亚洲卫理宣教平台议决目前不进军这两国。

越南卫理支流相聚
今年研讨会还做了另外一件好事,就是邀请越南各卫理教会牧者和领袖出席交流会。越南至少有5或6个卫理教会的支流/派别。道地卫理教会是当地一位传道人巴拿巴看了卫斯理约翰的书设立了自治、自养、自传的处境化卫理教会;后来韩国和美国宣教士进去各自设立了教会;属美国的卫理教会当中又有传道人出来自立门户,形成多个卫理教会支流。
不幸的是有一些支流彼此关系紧张,不来往,争夺产业等。会议期间邀请各支流负责人来吃饭和交流。结果4个支流的牧师出席,分享他们教会的情况和需要。这是大突破,过去他们从未有这样的“相聚”。因为支流多,政府认为都是卫理,为什么那么多派来申请准证?因此不批教会准证。研讨会议决由张振忠会督再一次安排饭局,继续帮助这些牧师能够和谐相处;之后安排一些加强卫理意识到课程装备牧者和领袖,帮助他们在主里合一,以至最终能够向共产政府申请注册,成为越南官方承认的教会。
耶稣勉励信靠他的人要合而为一(约十七20-21),保罗在以弗所书四1-16 也勉励基督门徒合而为一,要“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但愿普世卫理教会合而为一,一起在未得之民密集的亚洲推展福音事工。

9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