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见证:心里没有留下遗憾

with No Comments

文/刘本斌(活石堂主理牧师)

人何以为人?是凭着他有人的形象、有手有脚,还是有砰砰的心跳?
人何时为人?是当他出生那一刻起,还是当精子和卵子结合的那一刻开始?
这些都是伦理学的纸面探讨课题。记得以前上课时,我都可以侃侃而谈,毫不迟疑;直到那一天,这些课题却成为了我生命的试炼。
“血月”是末世的其中一个征兆(使徒行传二20)。2018年7月27日写下了本世纪最长的月全食(血月)记录;同时,那天也是我和师母的“末日”。当妇产医生宣布师母肚子里大约两个月半的胎儿有“胎儿水肿”的现象时,我们慌了。简单来说,胎儿水肿的起因不明,大部分却没有好下场(也有少数生出来是正常的),胎儿极可能会胎死腹中。即使生出来,也有很大可能是有缺陷的,甚至活不了多久。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按着马来西亚的法律,基于胎儿这样的情况,师母是可以进行合法堕胎的。虽然选择堕胎似乎可以很快得到解脱,这也是几乎所有人给我们的建议,但我们却犹豫了。因为我们知道,两个月半的胎儿已经是一个有灵魂的人了。诚如诗篇一百卅九16说道:即使一个人还没出生(尚未度一日)、即使他未有人形(肢体尚未有其一),一个人的一生都已被上帝记录在祂的册上了。
因此,我们不能随意选择堕胎;这情况就像一个病患因绝症而痛苦,我们也不可以让他安乐死,最多让他自然离开。同样的,堕胎就是谋杀。若一个人认为刚受孕的胎儿还不算人,那么也就是间接认同了怀孕初期可以堕胎,因为若不是人,就不是谋杀,不过就像是把一个肉瘤切除,也就不是罪了。

不单是对错的问题
我们的心里起了极大的挣扎。我们所挣扎的不是何以和何时为人,我们挣扎的是,要不要按着圣经的伦理,让一切顺其自然。你或许会对我的挣扎嗤之以鼻,就像我以前也可能会如此回应;但当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能体会明白这些挣扎不单是对错的问题而已。我感恩,上帝透过年会许多有智慧的牧者成为我们的指引,祂也预备了好些有类似经历的弟兄姐妹成为我们的帮助,最终我们选择了顺服上帝。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和煎熬,每当我看到师母为了怀孕而受苦,但所怀之胎却是必死之胎,我的心情无法言喻,师母更是如此。我和师母都自嘲地说,我们似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给流尽了。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开口祷告就问神“为什么”;除了“为什么”,还是“为什么”。
上帝是体恤人软弱的神,祂透过以赛亚书卅章向我们说话。这章节完美刻画出我们的处境;当时以色列人面对眼前苦难时的挣扎,和我们的挣扎是类似的。卅章15节指出,人要得救在乎归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人若选择以自己的方式自以为快速解脱,实则上帝的管教必临到;反之等候上帝的,就能得安息、平静和安稳。这段经文,使我们得安慰,也得力量,继续的等待神的时间。

成为别人的祝福
2018年9月24日是中秋节,同时也是家人团圆的好日子。但那天对我们来说,是从此在世上不能再团圆的记号;因为那天医生扫描后,发现腹中的胎儿没有心跳了。隔天凌晨十二时40分,胎儿被取出来,还不如我拳头的大小。失去生命的躯体,手脚都无力的往下垂。出生之日,也是他入土之时;同天在陈朝强牧师的主持下,我们就将他安葬了。
由于两次的“发现”都和月亮有关系,我们为我们的儿子取名“刘立悦(月)”。当我们走过了整段旅程再回过头来看,我们感恩因着耶稣的救赎,有一天我们会在永恒里和我们的儿子相逢。我们也感恩因为顺服上帝,等候祂的时刻,以致我们心里没有留下遗憾。我们也感恩,虽然经历了人看为不好的事情,但我们相信自己的经历他日必定成为别人的祝福。
我们的神是信实、慈爱和永不失手的上帝,愿一切颂赞和荣耀都归于祂!

18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