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 总编面对面:王宝星:廿年来差派54位海外宣教士 2020差派100人尚差一半 宣教士要有爱人灵魂的心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
受访者:王宝星牧师(年会宣教部干事)
记录:卢韵琴、吴欣怡

海外宣教是近30年来,才在本地兴起的一个教会名词,但是在百年前,如果没有美国差派海外宣教士,富雅各先生就不会来到砂拉越。富先生和其他宣教士若没有来到砂拉越,在这里的卫理信徒又会怎么样呢?感谢主的是,身为美国海外宣教士的富雅各来到了砂拉越,带领信徒开辟了一个“新天新地”。
“2020年差派一百位海外宣教士”是本年会宣教部在2000年定下的一个目标,如今已经2017年,那这个目标达到了吗?目前已经多少位海外宣教士?海外宣教士目前身在何方?在接下来的十年、廿年,宣教部又有什么计划呢?
原本一心外出宣教,在前线冲锋陷阵的王宝星牧师,最后却留守后方,这又是为什么呢?她心中那把宣教之火现在又是怎样的状态呢?
七月是年会所订的宣教月,为了让读者们能够对上述的种种问题,《卫理报》总编辑黄孟礼干事特地走访了宣教部干事王宝星牧师,向她了解本会海外宣教事工的发展,更从中挖掘一些她心中不为人知的故事……(问:黄孟礼干事;答:王宝星牧师)

问:牧师可以让读者先对你有一些认识吗?
答:我是出生在泗里街伯特利的福州人,母堂是当地的特恩堂。我有2个兄长与3位姐姐,我是家中的老么。二姐、三姐及两位姐夫都是传道人。大姐虽没有献身,但她的儿子与儿媳都是传道人,即李家财牧师与杨长师师母。
我是在1984年中进入新加坡神学院接受装备,这也是本会宣教部成立的同一年。1988年中毕业后,7月就回来砂拉越牧养教会,并于1993年被选为宣教部部员,1997年底接受委任担任宣教部兼职干事,于1998年正式上任。
问:对于宣教事工,你是什么时候有所接触?最初想去宣教的地方是哪里?为什么想去那个地方?
答:在新加坡念神学时才第一次接触到宣教差传事工。当时我对非洲特别有负担,也受到薛玉光牧师的鼓励,想到西非利比里亚宣教。但是我的宣教启蒙老师胡问宪牧师建议先回乡牧养教会一年。后来利比里亚爆发内战,再也去不了,就继续牧养,但尽力在讲台上宣讲宣教的信息。
最初会选择利比里亚这个国家是因为听闻香港女宣教士在当地的学校可以用英文教圣经,可见福音的门是开的,当地人是欢迎宣教士的,如此的宣教契机怎能错过?然而,上帝的计划是我无法测度的。
问:那后来你又是怎么会当上宣教部的干事呢?心中的那把宣教之火又如何了呢?
答:也许是因为我在堂会努力教导宣教真理,所以在1993年被选为宣教部部员。1997年我组织和带领年会第一队海外短宣队去柬埔寨,并且成功鼓励张燕受差遣成为第一位驻扎海外的宣教士,所以大家认为我适合担任干事吧!
自从我成为了宣教部部员和干事,我就一直在后方做推动前线的工作,成为差遣者而不是被差遣者。但我去前线宣教之火并没有熄灭,于是便向牧职部申请一年短期宣教,并于2004年8月出发到东亚服事,2005年7月底回国。
我想,将来退休后,仍然会去短宣协助宣教士工作,和在工场教导训练当地信徒,哈哈哈……
问:可以聊一聊宣教工作的近况吗?
答:20年来,宣教部已差遣过54位长期宣教士。目前在职的长期宣教士有38位,分布在11个不同的宣教工场,分别是缅甸、东南亚、东亚、西加、南非、英国、印度支那、泰国、日本、尼泊尔和柬埔寨。其中柬埔寨是最早的工场,而尼泊尔是最新的工场。
问:在这些宣教工场中有哪一个工场是最需要增加人手的呢?
答:应该是每一个工场都很需要,哈哈哈……虽然每个工场都需要人手,但因为政治和签证因素,也不能集中太多工人在一个工场。一个国家大概差遣四、五个宣教士,除非有拓展新工作。如最早成为宣教工场的柬埔寨,当地卫理教会今年升格为临时年议会了,若没有新的事工,我们是不会加派人手。但若是要认真比较的话,较需要人手的工场是尼泊尔和印度支那,预计近年会差派宣教士前往这些工场。
宣教部每年大概会差派三、四个宣教士,如无意外的话,今年也是差遣4位。
问:宣教部在2000年定“2020年差派一百位海外宣教士”的目标,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还有一段距离,你怎么看这件事?
答:宣教部在2020年的愿景是希望可以差派100个长期宣教士到世界各地,不过今年已经是2017年,统计这些年来的长期宣教士,仅有54位,距离所定下的时限仅剩4年,看来并无法达标,但这只是我们的目标,先要设立目标,才有努力的动力麽!
虽然长期宣教即意谓“一生献身”,是一生之久,没有期限的。但是一些宣教士面对孩子的教育问题,照顾年老父母,或健康问题,不得不撤离工场回国。原则上,只要宣教士宣教满一期4年,就算在100位长期宣教士中。而短期宣教士已有八、九十位,他们短宣为期3个月到3年11个月之间。
问:卫理神学院宣教科的神学生愈来愈多,这是为栽培宣教士而设的科系,对于这些未来的宣教士,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答:除了在圣经神学上的装备,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宣教的心志,因为读了神学不代表会爱人的灵魂。到了宣教工场需自发性地出去佈道,而不再像往常在神学院时依据所安排好的时间出去布道。要随时随地开口传福音,因为这是他们蒙召的使命。再来就是要保持初心,宣教十年二十年后仍然有爱人灵魂的心,在生活中流露出基督的美好。
问:宣教部又是如何组织短宣队的呢?是要特定人选才可以参加短宣吗?短宣队对于宣教士的工作有没有帮助呢?
答:最初都是宣教部组织短宣队,因为当时短宣对教会和弟兄姐妹来说,还是比较陌生和新鲜的。后来经过培训与累积经验,组织短宣队的工作已经交由教区和堂会自行组织。现在每年大约会派出40余支短宣队伍分别到11个宣教工场支援宣教士。
短宣队伍的人数为4-8人不等。他们需要与宣教士配搭,而短宣的时间、地点和工作性质都由宣教士按照当地的需要而定。如若要给予培训课程,就需要招募有教导能力的队员;若是举办营会,就需要性格活泼且有带动能力的队员。派出短宣队的堂会牧者则需要训练队员,并且成为领队带领短宣队员上工场。
短宣队肯定可以帮到宣教士不少,因为在短宣期间会有探访、布道、培灵、教导等工作。但由于队员是请假去短宣,因此短宣的时间在8天到10天以内就会结束,以免耽误了他们原本的工作。
至于短宣队员的条件,最重要的是本身有到海外学习和事奉的心志。当然,牧者也要给予短宣队伍充沛的训练,包括祷告、布道和在堂会里教导会众。
问:宣教部是否对这些短宣队的队员进行跟进的工作,以考察他们是否能够成为长期宣教士?有多少人因为短宣的关系而献身成为宣教士?
答:若是堂会差派的短宣队伍,宣教部无法做出进一步的跟进。但若有队员在短宣后生命有发生改变,想要读神学,或愿意献身宣教的,可经由牧者推荐,宣教部就会与对方有进一步的交流,应该要如何装备自己。
至于有多少人因为短宣的关系而献身成为宣教士, 宣教部并没有做过具体的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的宣教士都有参加过短宣。有些人在一次短宣后还会要求再一次去,为要清楚确认上帝在他们身上有无呼召。一些人就这样成为长期宣教士,而另一些人则成为后方更得力的支持者,这都是好的。
问:在参与海外宣教事工的这些年来,包括近廿年来的宣教部干事生涯,可以聊一聊你所曾经面对的难题吗?
答: 20年来,宣教士们在宣教工场发生了种种始料未及的困局,比如工场战事爆发、宣教士被绑架、申请签证困难重重、无理遭驱逐出境等等……这些都是外在的困难;但也有内部的难题,像是宣教士消极,沟通不良,短暂失联的事件。当然,一些宣教士会面对来自不友善的政府、警方和宗教局的压力,他们要有足够的智慧去应对和化解,这些我们无法代替他们去面对。
问:今年是宣教部差遣海外宣教士迈入20周年的大日子,宣教部有什么新事工计划吗?
答:新事工的话,就是推动“鸽子队伍”。这支新兴队伍是由一群在海外带职事奉且有心传福音的平信徒组成的。因为鸽子象征和平,“鸽子队伍”的使命就是将和平的福音好消息传递给当地人。
凡在外国经商或是工作超过一年者,都可以加入到鸽子队伍中,我们将提供他们跨文化训练,他们也可以像宣教士一样写下代祷事项;若有需要,我们也会派人到他们工作的地方去探访。由于他们都有稳定的工作,因此我们不会给予他们经费。倘若他们成功带领人信主,我们就会在福音工作中给予帮助,例如提供培训的材料或是帮忙联络当地教会。
问:除了“鸽子队伍”之外,宣教部还有其他宣教事工的呼吁吗?
答:目前最大的未得之民是M群体,因此,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宣教士投入到M群体的事工当中。除了参与祷告之外,也要随时委身并预备吃苦,甚至要做好为主死的准备。
问:那宣教部是否已经制定了下一个20年的计划呢?
答:首先,宣教部提升对献身者素质的要求,规定从明年起只保送能够就读神学学位(B TH)的新生。
此外,希望明年开始推动“大学生献身海外宣教”。根据记载,1886年的夏天,在美国麻省的黑门山(Mount Hermon),有一个为期四周的夏令会,共有251位大专学生聚集,慕迪(Dwight Moody)作主领讲员,在251位参与的学生中,100位为主献身。之后便兴起了大学生宣教运动(Students Movement),直至结束,共有10万名大学生献身,2万人上了前线,8万人在后方做支援的工作。
在这个教育普及的时代,我们盼望能有更多的大学生愿意献身宣教,一是现在宣教工场已经越来越封闭,没有专业文凭就很难拿到工作签证得以居留。二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他们应该在理解、思考、组织、策划、领导和办事能力上,一般都比较强,因为宣教工作毕竟不容易,在符合自身的主观条件及客观条件下才能应对挑战,取得果效。
问:为主服事了这么多年,又一直在后方支援前线的宣教士,你有什么心得吗?如今的你并没有如当初所愿地成为一名宣教士,反而留在了后方,心中有没有遗憾?
虽然有时候会被宣教士误会、批评或责骂,在后方推动也不能得到所有牧者的支持,策划和行政上也会面对难题,但是无论面对怎样的挑战,还是要去完成上帝托付给我们的使命。
曾经有人问过我,如果有得选择还会走上宣教这条道路吗?我的回答只有一个,“一定会,因为这是上帝的工作,不是我们的工作。”我很荣幸可以被放在这样的岗位上,与上帝同工。
虽然曾经沮丧过,也怀疑过,不过回想起来一切都是上帝的带领。当初我在读神学的时候,同学都知道我想去前线宣教,但后来我却“卡住了”,反而是没有表明要去宣教的同学却去了前线,真是让人有些不甘心,哈哈哈……
但一年短宣后我自知,相较一些宣教士,我原本的性格是比较内向的,不是最适合在未得之民当中拓荒。同时我也看到上帝给予我在后方讲道、教导、写作的机会,来鼓励信徒和栽培神学生以及宣教士上前线打战。
总的来说,我没有忘记宣教的初心,只是在不同阵线去完成同一件事。无论在前线还是后方,我相信上帝会使用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我是适合后方工作的。上帝不会错!所以,没有遗憾,只有感恩。

20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