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书写营回响:重织生命锦缎

with No Comments

文/刘小临(美国)

谁喜欢回忆?必定是那些幸福满足的人。伤痛的过往,疤好不容易干了,谁愿再去触碰?
回忆什么呢?总是那些美好的事情,可以成片成片地织成锦缎,做成彩衣,美滋滋地晒出来。可那些曾经的沮丧、怨恨、泪水,却永远是一粒粒碎石,怎么也串不成珠链,无颜展露,碰一下都会疼。
未经整理的回忆,像是混在一起的一堆堆丑石与美玉,美的也看不清楚,丑的却让人越来越沉重,想丢丢不掉,想找找不出,走到哪里都全背着,久了,连其中的美玉都变得暗淡。
可人生的宝贝不就藏在这回忆的行囊里吗?
在创文的新课“回忆书写营“上,莫非老师像个私人导游,带着我走入属于我的私密时空。曲径通幽,一路上,许多收藏已蒙上了交织盘绕的蛛网,一扇扇心门打开时,我从熟悉的过往中发现了许多我从未知道的秘密。
在剪不断、理还乱的记忆宝库里,莫非老师亲自带我打扫一个个房间,等景物渐渐清晰了,那些未说的话、未做的事、未了的心情,就一一显现出来。曾经那样步履蹒跚走过的没有路的路,这一整理,就看到了一条有意义的轨迹。每一次跌倒,每一场哭泣,每一个庆贺,每一次牵手,都是为了塑造今天这个特别的我。
这么宝贵的经历,怎能仅仅尘封在自己小小的藏宝盒里呢?生命与生命在深渊当中向彼此发出的呼喊、回响,可以奏出人间最美妙的乐章。
一直有一个律
透过这次的回忆书写营,莫非老师牵着我的手再走一遍来时之路。在老师营造的安全空间里,我向自己打开心门,倾倒、宣洩、清洁,最终将心底最深处的伤痛医治痊癒。原来,在我看来无序、随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一直有一个律在主导着。透过这次课上系统、深度的梳理,我终于明白那个一直辖制我的律里的症结是什么。
确定了症结,就要走入下一步:饶恕。以前我尝试了好多次饶恕的操练,但每次触碰到最伤心之处,都还是不能释然。课上,莫非老师真诚地带我们讨论了到底何为饶恕。原来,饶恕并不代表和伤害我们的人谈和,也不代表姑息、认同对方的错误和伤害,更不代表和伤害我们的人日后打交道可以掉以轻心。饶恕的目的,是为了停止沉溺在受害人的情结里,然后深深埋葬受害人的生活心态。这真的是让我释然!从前,我无法与伤害我的人谈和,也常在对方的强势面前姑息、躲避对方,我以为那是我无法做到爱人如己,所以常常自责。但这下,我明白了当有的界限,我只需要免对方的债,同时让自己从受害人的角色里被释放出来。终于,那块堵在我心口的最后一块石头被挪开了!
回忆书写,是为自己得医治、生命得成长;而我相信,以这样生命敞开的态度重新编织出的生命锦缎,一定也会让更多人羡慕向往。这样,曾走过的崎岖路,岂不有了更多意义吗?
实在是感恩,在回忆书写营中受教。盼望我即将开始的回忆书写,可以让我更好地向着前面的标杆直跑。(取自创文网站http://www.gcwmi.org/2015campfed/liusl2.php)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