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见证:上帝将我从混乱中拉出!

with No Comments

文/亚光(西马)

这是真实发生在我生命里的故事。
我叫亚光。一个很普通、很不起眼的名字。和名字一样,我是一个不起眼的人。但在上帝特殊救恩的计划里,我却是被祂特别拯救回来的。
不为人知的阴影
我从小缺乏父母的疼爱,但却拥有一个很疼爱我的婆婆。因为缺乏父亲的疼爱和父亲的形象榜样,自小,我的自我性别形象是混淆的。越是长大,也越来越女性化。旁人爱笑我是娘娘腔,又拿我这性格开玩笑和当儿戏,没有人知道我内心有多痛苦与挣扎。
犹记得8、9岁时,我和父母一起去看戏。父母专心看戏,我因为一时贪玩离开本来的座位,跑到一个独立的位子上。突然,一个陌生人出现,他逼迫我做一些猥琐的动作,也对我作出性骚扰。试问一个小孩,发生了这种可怕的事情,他的生理和心理要如何去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呢?小小无知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也不懂要和谁讲这事。就这样,我在这种不为人知的阴影下逐渐长大。
离开校园进入社会之际,我正式踏入了同性恋的圈子。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同性恋生涯。很快的,我找到了一班与志同道合朋友,我们一起四处去寻找一夜情的同性恋者。当然,除了一夜之情,我在其中也经历了几次的交往情感经历。在这些复杂的同性情感交往里,我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幸福与快乐,但事实上却带给了自己很大的伤害。与此同时,我也伤害了别人以及那些真正关心爱我的人。
1989年12月,偶然机会里,朋友带我出席一个基督教的布道会。夜生活里惯被欺压的经历,以及出于“寻找力量保护自己”的功利动机,虽然不甚明白救恩的意义,但我毫不犹疑地决志和接受洗礼。
不能满足空虚的心灵
日子照样过,我的夜生活照样精彩。但奇怪的是,它却不能满足我空虚的心灵。同性恋的关系逐渐不再能吸引、满足我,我开始进一步地把自己装扮成女人的模样,企图吸引那些同志圈以外的男人,尤其是那些有正常家庭模式的男人。当时的我自己觉得,这样的转变,我既可以满足自己,也可以赚钱,总比在同志圈子里好,横竖有个真正的男人陪伴在旁过日子。
整整十年,我以女子装扮过活,这样的生活,其实很痛苦……要做女人,我需花钱买化妆品、吃荷尔蒙药、打针等;夜生活里,我曾被人打、被人抢劫,甚至给人抓上车带到无人之地遭到强暴,然后把我丢弃在黑暗的角落,我被迫落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理的窘境里。
后来,为了绑住男人的心,我去找降头师下降头替我挽留住男人爱我的心。我也玩过“油鬼仔”,藉此希望鬼仔可以帮我赚钱。但奇怪的是,那些降头师、鬼仔都无法帮助我。我遇见了一位妇女,她跟我说,她的朋友饲养一些鬼仔,主人要什么,鬼仔就给什么;即使把它们叫出来一起玩乐也可以。我要求妇女带我去见她的师傅友人,因为我也想养一个鬼仔来替我办事。
最终,那妇女带我去见那师傅。她知道我是位已受洗的基督徒,在向师傅说明我的需要时,她没有隐瞒我是基督徒的身份。甫听毕妇女的话语,那师傅劈头向我丢出一句:“你的神很大!”我在妇女友人身旁听得莫名其妙,遂反问那师傅:“什么神很大啊?”师傅回答说:“你是拜耶稣的,你的耶稣是大神,鬼仔是小鬼,它帮不到你,只会害你。”我的心顿时七上八下,也怀疑他说的到底是否是真的。因为不相信那师傅所言,我跑去泰国庙问泰国师傅,泰国师傅也是这样说,“你的耶稣很大,小鬼不能帮你。”
改变过程是持续性的
2004年的某个晚上,大约8、9点,我在夜总会如常化妆准备接客。不知怎的,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流出,脑海则清晰浮现一个画面:一辆青色的福音车,慢慢地从青色变成白色……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月,心中仿佛有股力量在那里强烈地工作、鞭策。最后,我决定收拾所有的行李,叫了一辆计程车返回自己的家乡。我心里知道,这是主耶稣对我的召唤。回到家乡,我第一件事就是到理发院剪掉长及腰部的头发,不再穿着女性的衣装,然后重回教会。
感谢上帝!我现在在自己的教会服事,同时也得到弟兄姐妹的接纳、扶持与鼓励。更感谢祂,让我在一间基督教教育机构里事奉祂。我在那里学习服事之余,也学习到科技时代操作电脑的技术。上帝爱我的心超过我能想象的!
在神学教育机构里,常有师长、牧者为我的软弱祷告,也有固定的灵修、祷告与读经时间,使我渐渐地改变过去的一些混淆想法与恶习,祂让我尝到无条件的爱。更奇妙的是,祂恢复了我与父亲的关系,让我们父子和睦相处。
我知道,改变的过程是持续不断的。这一条信仰的道路是往前的,或许前面的路上我会软弱,也会面对很多的困难;但我深信,只要不断地仰望、倚靠上帝,祂会一直在我身边帮助和扶持我。
上帝是我活着的唯一盼望,现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耶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二章20节)。未来的日子,我愿把自己的生命摆上,让上帝使用,荣神益人(罗马书十二章1-2节)。
(编按:此文曾刊于2017年7月23日星洲日报副刊生命树)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