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回应:病毒与诗巫

with No Comments

文/孟礼(本报总编)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2019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自1月爆发,中国方面確诊病例已渐減少,但全球其他地区出现的病例反倒增加,蔓延至约40个国家,除了南极洲外,全球6大洲皆染疫。截稿(2月28日)止,中国有超过8万2千多余宗的確诊病例,死亡达2800多人,其他国家则超过2900人感染,有40多人死亡。
事实上,在过去百多年来,诗巫也曾受过几次病毒入侵的困忧,下特列举两次情況:
1901年1月与3月,前后有两批福州移民抵达诗巫,闽清人分居在诗巫北边新珠山河畔,古田人则分配在诗巫西岸王士来一带。不久,在王士来的垦民面对了病魔悄悄来袭的窘境。根据以往开垦经历,一个刚从丛林变成农田的地方,很容易传播疟疾。那年,到了年底已有近40人死亡。
另有一份资料显示,1901年2月至1903年5月的28个月中,“新福州垦场的垦农死亡71人,1902年南洋群岛霍乱流行,单砂拉越一地死亡近万人。”在垦场中流行一句令人心寒的话:“今日我去埋人,明日给人埋。”第一批来砂垦民中的陈观斗主持喪礼,最后自己也卧床70多天。当时,新福州垦场只有一位中医和他的兄弟(相信就是刘鼎臣),药物类还挺齐全,可几乎没什么医疗器具。
1997年6月份的《卫理报》刊出相关“柯薩奇”的文章,封面并以“变种病毒与诗巫色变”为标题,说明4月至6月间因感染柯薩奇病毒而造成约30名儿童死亡的新闻。同时,柯萨奇病毒(Coxsackievirus)是一种肠病毒(enterovirus),从Cox11转变为EV71,那时,小学低年班及教会主日学约一个月沒上课/没聚会。
当时有两位美国病毒专家特地飞来诗巫查究,世界卫生机构(WHO)的网站有一篇文更是提及诗巫柯薩奇肆虐的情况(1997年6月10日)。当年砂拉越人口为190万,相关手足口症共 2 113例,需入院医治,算是很严重的情况。
当年,黄家源牧师在《柯薩奇的属灵启迪》文章中也提及“沒有天災人禍的砂拉越堪称为‘人间天堂’”,因此提出:上帝在说话、蒙福之因、教会光景、爱的召喚、属灵争战、悔改信靠及警告庶民,以提醒人们返回祂爱的怀抱,接受祂的爱是绝对可信的。
黄祯华在另一篇《省思》文章里则提到此疫是否涉及环保课题,尤其大河两岸一大片又一片原始森林消失,留下一天比一天混浊的拉让江河水。黄孟祚则在《尊重生命》的文章里提及病毒非生命机体,必需要附在完整“皂细胞”(生命体)上才能复制。因此除了关注环境与个人卫生,更要注重对幼童的照顾。“柯萨奇”带来最大的“信息”莫过于人类的无知——尽管医药科学如何昌明,上帝的旨意仍须努力寻索,因着可能是祂要挽回远离祂的“繁华脚步”。

3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