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邻舍:突然射来一束灯光

with No Comments

文/ 陈志平

2012 年 6 月,我第一次参加短宣,印象最深的是邀请一座长屋居民出席崇拜时的经历。根据安排,短宣队将在同一天晚上,分别在C 长屋和G 长屋举行崇拜。因为两座长屋仅隔着一条马路,所以我们临时决定把两场崇拜合而为一在C 长屋进行。这样就可省时省力,将事奉人员、民众都集中在同一场崇拜,气氛也就更热闹些。

然而,接近当天傍晚,一切准备就绪时,我们陆续听到一些“不是很好”的消息。其中有人说,两座长屋距离虽近,但他们向来“各自为政”,所以今晚在C 长屋进行的崇拜,G 长屋居民其实是不会出席的!

一盆冷水浇将下来,心里冷了一大截。到了当晚7 点,距离崇拜时间已不足半小时了,仅隔一箭之遥的G 长屋,却迟迟还不见有人前来。于是,和2 位同组的成员带着手电筒,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摸黑来到G 长屋。

长长的走廊,黑漆漆的一片,G 长屋居民这时都待在各自家中。我们首先找到了屋长,但这位较早时拍胸膛保证会出席崇拜的屋长,当时正赤膊着上身和亲友正围在天井的桌子闲话家常。我们再次向他发出邀请,屋长满口子答应会出席,但他会“迟一些”才到,因为屋长夫人刚参加附近另一座长屋的“Gawai Hantu”( 类似华人的祭祖仪式)回来,才正张罗着准备晚餐。

无奈之下,我们离开屋长的家,然后沿着长廊,一间接一间房子的敲门、邀请。居民虽然都很礼貌的应门、开门,但始终未以实际的行动回应。

大家不死心地敲遍了G 长屋的数十个门后,回到屋前空地聚合时,长长的走廊仍旧一片漆黑、寂静,丝毫没有看到有居民准备出发前往C 长屋参与崇拜的迹象。

人数甚至比C 长屋多
大家的心都跌入了谷底,在无助和失望中,有人提出一起祷告,作最后的争取。于是,3 个人在黑暗中开声祷告,没有美言佳句,只有同心一意的希望上帝挪开所有拦阻,让G长屋居民可以踊跃出席崇拜。就在大家祷告完毕,转身离开之际,身后突然射来一束灯光!

回头一看,原来开始有居民手持手电筒,准备前去C 长屋。我们站在路旁,默默地看着黑暗中有越来越多的光束,越来越多人从屋里出来,心中的感动非笔墨所能形容。最终,崇拜顺利进行,从G 长屋来的居民,人数甚至比C 长屋的还多,而屋长竟然也准时出席。

这天晚上,我深刻感觉到,上帝与我们同在!虽然年代“久远”,但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是记忆犹新。

这第一次的短宣,让我清楚看见自己的不足,以及该如何去改进、装备。而同年12 月,我再次到当地短宣,则让我深刻体会到,能参与各项神的事工,是因为祂要让我们这些原本是微不足道的人在祂伟大的工作上有份。于是,我下定决心,只要上帝应允,我会参与将来每一次的Ulu Julau 短宣。

总游览人数: 11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