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呼声:与本南人的相遇

with No Comments

第一次与本南人相遇大约在二十多年前。那时候的本南人还是半裸的,无论男或女。因为之前没见过他们不免对他们产生好奇,很难相像远离文明的森林里还真有如此落后的族群。

我是经营杂货店的,时有本南人到我的店来购买日常用品。让我真正感到心疼的是他们在购买日常用品时竟然不知道怎么“使用”钱。他们拿了东西也没问价钱就直接掏出一把的纸币递到我面前任我拿。第一次,我呆了,心里面非常的难过。我当时在想,如果我是一个不诚实的奸商,他们手上的这一把钱不就全没了? 这一幕,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一直到今天。

后来,当我知道他们的钱是卖香木、熊胆、熊甲和森林里的一些土产而赚来的时候,另一个担心来了。我担心他们被人骗,被人以低价收购他们的东西。

本南人大约三四个月会出森林来购物一次。他们付款的方式还是一直没有改善,一直到许多年后。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终于有短宣队进到本南的村落去,我刚好是这短宣队的一员。

一路颠簸来到了Long Adang 本南人的村落。当那里的牧者带着我们去逐“家”探访时,我又一次的被震撼了。从来没有想过,人可以住在如此简陋的帐篷。说帐篷还美化它了。那是用四五根粗树枝搭成柱子,手臂粗的树枝则铺成的“地板”,然后用大大的树叶或不知哪里来的塑胶袋或破帆布铺成“屋顶”。厨房和睡觉的地方都在这个十方尺左右大的地方。厨房就只用石头叠起来煮食物,煮食的锅整个是黑黑的,里面煮着一团团的不知是什么的食物。其中有一个家庭,“地板上”躺着一个大约只有两三岁生病的孩子,问孩子的妈妈没有去看医生吗?孩子的妈妈只是羞涩的笑了笑。那时天还下着毛毛雨,我心想如果下大雨怎么办? 一面看着心里一面在流着泪,同样是人,为什么他们过着这样的生活??怎样可以帮助他们?这是第二个烙印在我脑海里的印象。

回来之后,一直念念不忘的想本南人的印象,但却深感有心无力,只能为他们祷告,求上帝为本南族群预备

这样又过了几年,开始看到本南少年人出来在木山工作。

他们来我的店买东西时,发现他们变了,买的不只是日常用品和食物了,还买烟买酒的。 心里面的担忧加深了,若没有好好教导,文明会带给本南族群下一代怎么样的影响?

在这几年都一直有机会接待要去Long Adang 的短宣队,也从未间断过对这个族群的关心。终于在一次的短宣队中,有数位的队员也对这个族群产生很深的负担。上帝听到了许多曾经邂逅这个族群的人的祷告,让此短宣队队员心里面的负担和感动化成了行动。

在一次又一次的商量和策划中,一名苏姓弟兄带头开始购地,填土,画图,动工……服事本南新生代的“老越关怀中心”终于诞生了!大家心里面的负担落实了,本南族群的下一代有了一个可以让他们接受全人培育的美好环境。

感谢爱每一个人的上帝,祂没有忘记森林里的这一个族群, 祂有祂的心意和时间。在上帝的美善中,“ 生命河音乐团”成立了, 在成立的同时也设立了这个照顾本南孩子的中心,且与卫理公会布道部和BEM 老越华语堂有美好的配搭一起实践上帝的托付。

爱,让大家互相扶持,一起服事,成为祝福人的管道!爱,带来希望。您愿意在这爱上有份吗?

/ 陈诗慧(老越悦恩堂;此文亦见于生命河音五周年纪念特刊)

总游览人数: 114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