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卫斯理:卫斯理听到了一个“新”福音

with No Comments

文/ 陈发文(牧师,卫理神学院讲师)

卫斯理去佐治亚的理想没有实现,并于1738 年2月3 日回到伦敦。他心中虽然失望但却感谢上帝让他谦卑,看清自己内心的真实状况和认识了很多祂的仆人,尤其是来自主护城之莫拉维夫弟兄会的弟兄姐妹。而上帝的仆人就是那些意念纯洁、追求圣洁,并有上帝福乐应许的人。因此,他在佐治亚非常喜欢跟莫拉维夫弟兄会的人在一起,以便可以学习更多有关圣洁的事情和其实践。但很可惜,他当时现在离开回到英国了。但很奇妙的在7 日,他竟然在一个人家里做客时,遇到另一个莫拉维夫弟兄会的宣教士伯乐尔·彼得(Peter Böhler)和其同伴。他非常高兴地积极帮忙安顿并乘机找他们谈论救恩。起先,他可能只是想从他们那里多知道一些有关圣洁的事和其实践,以弥补他目前的不足。没想到经过大概十天的相处,伯乐尔竟然反对他的福音,并对他说:“我的弟兄,我的弟兄,你的那个哲学应该除掉!”

当时自认为自己的福音是对的卫斯理无法领悟这句话的意思,以为自己只是信心不足。因此,他还是继续使用恩典途径来追求圣洁的确据,偶尔还重陷神秘主义中。伯乐尔则强调真信心一定伴随内在的确据,毫无疑惑地相信自己可以因信基督而得救;而人或是有或没有这信心,并无程度之分。卫斯理不能接受这样的福音,并称之为“新福音”(new gospel)。虽是如此,若按照他经验主义的知识论来思考,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对他来说,信仰的认知来自内在的证据,即感觉。他曾说:“我知道,因为我感觉到。”如此,一个人一定能感受到他被饶恕,而他却感觉不到。这表示他没有真实的确据他已得救。而若没有这确据就是没真信心的话,那他就是根本没有真信心,而不只是信心不足。因此,他就倾全力要证明真信心不是如伯乐尔所说的那样。要不然,他所持守,那让他自诩有信心的福音就要垮了。

挣扎了一阵子,于3 月5日傍晚伯乐尔在散步中再次问起卫斯理的属灵状况。他回答说他“有时非常确定自己可以得救,有时却又有很多疑惑。”接着,只能像1 月24 日的自我告白那样,无奈又不确定地说:“若圣经的宣告是真的,那我就是得救的。”而伯乐尔再次恳求他放弃他的不信,单单寻求基督。这次他终于被伯乐尔说服,开始承认没有稳固确据的他的确是“不信,即没有‘那唯独赖以得救的真信心。’”当晚,当他接见学生作属灵对谈时,伯乐尔乘机藉着一个死囚的课题谈起大家对这些灵魂也需要救主的责任。而卫斯理一向来都不愿意向死囚传福音,因为一个人要使用恩典途径来拥有真信心,然后达致圣洁,才能确定得救。这说明死前信靠耶稣基督即刻得救并有确信是不可能的。况且,此时他虽然开始承认单单信靠基督可以即刻得救并确定得救,但自己既无这信心,如何向别人传这道?因此,他不但不愿意,甚至还想从此放弃传道。但伯乐尔不赞同,要他勇敢地传讲真信心,直到他得到。而当他得到了,自然就会传讲真信心。在无其它办法之下,他接纳了这样的建议,以拥有真信心并感觉到它。

第二天3 月6 日,卫斯理就“勉强地向一个死囚传讲了这新福音:单单藉信得救”。之后他继续传讲单单信靠基督即刻得救并确定得救的福音,并发现一些他之前没注意的现象。那就是人的确是可以因听信这福音而马上开始改变,并有确信的。23 日,他再次见到伯乐尔并分享了他的观察。而伯乐尔的回应让他更加惊奇,那就是活泼的真信心不但是马上开始有改变,而是即刻“达致圣洁和喜乐这两个果子”。在他后来有关5 月24 日的回顾中,他记录说伯乐尔强调“在基督里的真信心只有一种;而达致这信心时一定有两个不能分割的果子,即胜过罪恶和得知被饶恕的恒久平安。”也就是说,伯乐尔所传的福音是没有过程的,所在乎的是人没有真信心信靠基督,若有这真信心,就可以藉这真信心即刻在基督里称义,也同时拥有圣洁(胜过罪恶)和喜乐(得知被饶恕的恒久平安)的确据。如此,拥有真信心不需要过程,也没有程度;就连达致圣洁和确据也是。因此,只要信靠耶稣基督,人是不需要用恩典途径来逐渐拥有这真信心,并达致圣洁和确据的。这让卫斯理再次陷入迷惑中。因为他一直认为人得救和确信得救需要过程。那就是,人要使用恩典途径经过一个过程来拥有真信心,然后继续使用恩典途径来达致圣洁为得救的确据,以坦然地面对死亡,喜乐地进入荣耀。因此,当伯乐尔说达致这真信心是没有过程,全部都是一瞬间完成时,那是跟他认为合乎圣经的福音完全相反。而且,若这是真的,那他过去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的,这令他难以接受。只是,若这福音是对的,那不是可以在今生即刻达致他盼望已久,胜过罪恶的圣洁确据,以致有被饶恕的确信和平安,进而使他可以喜乐和坦然地面对死亡。这让他再次陷入挣扎和面临取舍,那就是到底拥有救恩和得救的确据是需要过程,还是即刻的。为了寻找答案,他“再次查考希腊文新约,决定按着‘律法和见证’去寻找答案,并相信上帝会指示他这新福音‘是否’真的‘出于祂。’”一直到5月24 日的那一天,他的付出有了回报。他在雅德门街聚会中经历了内心的奇异温暖,让他对救恩和得救的确据有转折性的体会和了解。

16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