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俯拾:经历祷告的力量

with No Comments

文/ 黄俊圣

我从小就是一个“基督徒”。虽然那时每星期都会去教会,可我几乎很少会主动翻开圣经来阅读,甚至不相信祷告的力量。

小时候的我,很叛逆,脾气很不好,常会用言语攻击其他人,包括自己的家人。不要看我现在斯斯文文的样子,在小学六年级时,曾在同一天里和两个老师吵架,吵到要去见副校长。

中学时, 沉迷于online game,妈妈载我去补习,可我却翘课到网吧玩电脑。中四时,又再一次和老师顶嘴,老师都对我非常失望。虽然每次说完后就很后悔,但却很难自我控制。

我一直祷告问上帝说:我应该要怎么做?后来,我学到一个方法,就是当我情绪快失控时,就会逃离现场;然后一直祷告,求上帝让我可以冷静下来,不要说出一些伤害人的话。感恩的是,每次使用这方法后,我就可以静下心来和对方好好沟通。

中五的时候, 我被朋友拉去参加生命冲击营(Life Game)。当时其实也不懂这营会到底在玩什么,就懵懵懂懂地去了。参加之后,我觉得我得着了很多,体会了很多。我觉得那时候上帝要透过这个营会来跟我说些什么,提醒我什么事情我不该做,什么罪我不该犯。

Life Game 之后,我开始会积极读经、祷告和灵修。可是那段时间刚好是要考SPM 的时候,所以慢慢地我就没有灵修。中五之后,发生了一件对我生命影响蛮大的事情,就是我曾有过一段很自闭的日子,长达两年左右。

那时,我不懂人生到底还有什么意义;虽然会去教会,就只是很麻木地参加少团和青团,很少和别人交谈。

走出了自闭
考完SPM 后,家人建议我去毕理学院读Accounting。毕理学院是一间由卫理公会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属下的学院。一开始进去,我也是自己一个人,非常自闭。可是,感谢神的是,祂让我在入学没多久后,给了我一群很关心我的弟兄姐妹,他们也带我慢慢地走出了自闭的日子。

毕业之后,就到古晋读学士学位。我还记得我第一天遇到我的室友时,他拿着一份食物,跟我说这是青团给的食物,问我要吃吗?然后还邀我去参加崇拜、青团。当时的我,很感谢上帝一直都在帮助我,因为我来古晋前其实蛮怕的,因为要学习一个人独立。

在古晋读了一个学期之后,我就申请交换(exchange)去澳洲,心里很不安。我一直跟上帝祷告说,我应该怎么做,这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国。感谢神听了我的祷告,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了我一把;我也得到了教会弟兄姐妹的帮助。

还记得,当我要去澳洲的前一个月,才准备订机票,结果发现来回机票竟然要马币4 千多,很贵啊,那时我开始很紧张,是不是就这样不能去澳洲了。那时,我每天早上起来查机票,晚上睡前查机票,查了快两个星期,机票还是很贵,几乎要放弃了。

晚上常常睡不着,一直祷告。有一天,我正要去青团前,就又去查了一下机票,发现机票跌到2 千多。当我订完票时,青团聚会时间已开始了。妈妈就跟我说,上帝已为你预备前方的道路,你不用担心,所要做的就是相信祂,现在就是放心地去参加青团!

上帝让我学习到最大的功课是,祷告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从心里饶恕
其实,还有一件事让我经历祷告的力量。当我从澳洲回来之后,当上生活营的组长;最大的挑战是要带小组一起灵修。当我预备时,发现灵修的题目竟然是“彼此饶恕”,要从心里真正地饶恕一个人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时,我心里很讨厌一个人,一直无法饶恕他。但从那篇灵修里,我看到上帝对我说的话。我开始凭着祷告,慢慢学着饶恕他,体谅他。感恩的是,我与那人有机会彼此讲开。靠着上帝的帮助与祷告,我真的做到了从心里饶恕

总游览人数: 37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