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再见,我的母校!

with No Comments

文/ 郑仁娇(诗巫新福源堂本处传道)

一生中,令我最感怀念的母校是塑我、陪我成长的锡安圣经函校。六十年代 ,创办人王继曾牧师对后辈总是爱护有加,字里行间表达鼓励,也就激励了许许多多人从锡安到献身之路。五十多年来,函校造就了成千成万的信徒。

1990 年至1991 年, 趁着老么在福儿院幼稚园上学之便,上午在函校协助批改作业,为特刊审稿校对,也算是回馈母校。

王牧师尽心竭力推广文字宣教与基督教教育,留下后辈学效的榜样。那年,外子放下印尼的工作,想多装备自己,但还没办理任何申请手续。当时函校同工都会被邀参加卫理神学院的开学礼,因而外子跟我一起参加。

万分感激当时苏慈安院长提拔,就在开学礼上宣布有一位特别生,我们俩环顾四周,看看是何方神圣。直到院长道出“陈朝强”(外子)之名,才惊觉梦已成真。于是我陪伴外子在神学院选修课程,后因家庭任务在身,不得不选择从函校放下义工之责。

1997 年外子神学毕业,开始牧养教会。在古晋教区,函校设立批改站,由已故赖梅馨姐妹负责批改。有一次,拜访她的时候,见她一手拿着拐杖,一手取文件夹,行动不便的她竟如此乐意服事,十分感动。于是自奋勇地接过她的工,因而也就跟母校又连接。不久之后,赖姐妹病倒在床,被主接回天家,息了地上的劳苦,工作的果效随着她。

2012 年随着外子退休之后,被邀请回母校协助两年。但由于身负国际差会非洲华人事工,一年须赴非洲两趟,因而在母校的事奉只有尽力而为。然而这一年来,时常觉得分身乏术,又得兼顾年老的母亲,身心交瘁。于是做了决定,放下这份义工。但愿母校日渐扩展,培育天国人才,赢得人心归向主。再见,母校!

总游览人数: 5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