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陈康胜:任总干11年 学习通讯科技 退休生活就是做想做的事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陈康胜
记录:卢韵琴

“退休生活就是感恩、轻松、有时间能够做想做的事,哈哈哈……”面对他人,总是笑脸盈盈的甫卸任年会总干事陈康胜如此说。
服事了11年的年会总干事陈康胜在2018年正式退休,为自己长达43年的工作生涯画上一个句号;从今以后,闲云野鹤,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已经连同一班老朋友报名参加卫理乐龄中心的课程了,还要安排时间收拾自己的家,一辈子忙碌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时间好好地收拾我的东西,哈哈哈……”
当然,拥有着绝佳中英文翻译能力的他,也是《卫理报》所需的好帮手;为此,黄孟礼总编趁着与他进行面对面访谈时,已经向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成为本部翻译员,负责翻译书籍与文章。
和蔼可亲的陈康胜弟兄来自泗里街,原是一名公务员,担任过公共工程局(JKR)的省工程师,也担任过诗巫水务局总经理;后来投身私人界工作,在诗巫某集团担任要职,最后他选择了进入教会服事。
陈康胜是在2007年开始担任年会总干事之职,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过年会文书8年(1993年-2000年)、年会副会友领袖2年(2001年-2002年)及年会会友领袖4年(2003年-2006年),对于年会的运作可谓是十分地熟悉。
也正是因为他的熟悉,前任会长苏慈安牧师在决定年会总干事的人选时,才会力邀他进入年会服事。“在这之前,我都是义务性质的服事,成为总干事之后,才是真正受薪的。”

忙得不亦乐乎

原本是一名土木工程师的他,在成为总干事后,对于年会产业部的各项建筑工程计划都有参与,协肋产业部处理许多工程有关的事宜,在无形中为产业部减少了不少的工作压力。他笑称,自己最忙碌的时候是身兼多职,既是卫理神学院与卫理毕理学院的董事,又是百周年纪念园管理小组的联系人,还是年会青少年组的组长;整天不是这里找,就是那里寻,忙得是一个不亦乐乎。
“所以我常常都不在办公室,再加上我的办公室是一个开放式办公室,有时与人谈话并不方便,于是,只能到附近咖啡店去谈事情,正是‘在咖啡店里谈公事’的一种模式,哈哈哈……”
在担任年会总干事的11年中,对于这份差事,他最大的心得就是,总干事的工作即是协助会长,尤其是在会长外出之时。因此,总干事需要参与所有部门的会议,尤其是执行部的会议,并从中了解各个部门的策略,才能在事情发生时做出符合执行部与相关部门策略的决定。换言之,总干事的确是有权力做一些决定,但只能按照执行部与相关部门的策略来做决定。
“如果论谁是一年之中,参与年会会议最多的人,会长认第一,而总干事应该就是第二了;毕竟各部门的策略与发展,总干事都需要了解,才能更快地推进事工。”
也就因为这样,他在最快的时间内协助完成了年会员工对于五天上班制的意见调查,并在2017年5月在执行部的通过下,正式施行了年会员工新上班制度(即除牧者以外,年会员工的工作时间改为5天制)。

学会新通讯科技

担任了11年年会总干事,陈康胜经历了两任会长,即苏慈安会长10年、池金代会长1年。
对于两任会长的处事分别,陈康胜直说,苏会长是一位强烈维护卫理公会精神的会长;为此,在他担任会长期间,举办了多次卫理公会信仰讲座,就连澳洲的卫理公会都要向吾会学习。
而池金代会长是一位实干型的会长,他讲求绩效,而不是会议。为此,他大胆地做出改变,将年会各部门的开会次数减少到一半,即原本一年开4次会议,改为一年开2次会议,减少了一半的会议开销。同时,年议会也减少了一天,也省了一笔开销。
从大学毕业算起,在职场上打滚了整整43年,拥有丰富工作经验的他认为,在职场上,我们应该尽量控制自己的不满情绪,少与他人起冲突,凡事都要好好说,不要冲动,免得引起不好的后果或影响。
“在年轻的时候不觉得,后来才慢慢知道,基督徒在职场上见证很重要。像我早期在公共工程局工作,参与了基础建设、食水供应等工程,以改善民生。后来来到年会工作,更是专注在传福音的工作之上。”
无论如何,他感谢上帝有机会让他在年会服事,通过在年会服事,他学会了使用新通讯科技,从电邮到即时通讯手机软件微信、whatapps等,都是他在年会工作时学会的;甚至还通过这些新科技术的运用,让他联系到了失联多年的大学同学,实在是一大乐事也。
同时,整个工作的气氛欢欣愉快,同工们合作又好相处,在做决定时又有会长可以请示,对他来说,比起他担任省工程师时,要轻省得多了。

总游览人数: 47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