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走进特殊儿的世界:跨文化宣教 ——神圣的低效率

with No Comments

文/黄方涵(诗巫卫理神学院神学生)

教会一般提到宣教,大部分都指向地域性的跨文化宣教,或是跨族群的未得之民宣教工作。当教会差派无数宣教士到海内外各地进行宣教工作时,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却始终被忽略,甚至不被纳入福音未得之民的行列,这个群体就是“特殊儿”。
多数人会认为特殊儿无法理解福音信息,因为从他们言行举止的特殊性,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理解福音的真谛。人们也会因他们在智商和神经系统上有缺陷,就断定特殊儿是不明白福音的。教会是以健全人文化为基础设立的,不论是硬体设施或内在秩序,都属于封闭性架构,具有排他性。我们习惯每个人都能循规蹈矩,无障碍的行动或表达。我们期待每个来到教会中的人都能正常的行动和表达,至少不会随便大喊大叫。我们也期待,大家在聚会中都能保持谨慎庄严,至少不会随意跑上台或趴在地上。
当我们发现那些不符合既定期待的人出现时,就会不加思索地贴上怪人、神经病、不听话、有问题、白痴等污名化标签。在这样的脉络下,特殊儿的父母就不敢把孩子带出家门,担心别人会投以异样的眼光,也害怕自己的孩子不被接纳。这种带有歧视的眼光或语言,对于特殊儿家庭来说就像冬天里的寒流,加倍感到不舒服和受伤。曾经有特殊儿家长带孩子去教会,由于孩子的行为让教会中的人感到困扰,就被教会牧者“请出”教会。这个举动造成那个家庭很大的伤害,也显示出社会大众对于特殊儿缺乏认知和接纳。
关顾及把福音传给特殊儿,是一项艰巨的“跨文化宣教工作”,要从一般社会常态的文化跨入特殊儿的文化。特殊儿的表达方式跟一般人不同,以自闭症为例,大部分的自闭症患者都无法口语表达;即便能口语表达,但在逻辑上跟一般大众的说话方式也有很大的差别。
2014年的八月,我有机会参加了台湾特殊儿童亲子福音营,一个专门向特殊儿家庭传福音的营会,在这营会中我体验到了天堂文化,即“特殊儿文化”。为何我会说特殊儿文化是天堂文化呢?

温柔的天使
文文,是一位重度自闭症孩子,有一颗温柔的心和一双美丽的手;与他相遇,扩展了我的境界,见证了无数的神蹟。第一天与文文相遇时,从他的眼神看出他内心的恐惧和不安,他的双手不断紧抓着爸爸不放,整个人非常紧绷。当我靠近他的时候,他的右手向我抓了过来,虽然他父母很担心我受伤,但当下我觉得很高兴,因为他开始注意我,跟我有互动了。当爸爸离开他身边后,他开始感到极度的不安,从他的叫声和握手的力道,感受到他的紧张,他的情绪起伏甚大;我安抚了一段时间,他才慢慢平静下来。
在与文文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他不断握着我的手不放,他需要有人持续陪在他的身边,虽然有时会稍微用力,但那是他沟通的一种方式,表达他的内心,而我该做的就是用手去感受,用心去聆听。后来,从文文妈妈的口中得知,文文在国中时曾被同学欺负,用手去捏他;从那时候开始,文文也用捏和抓的方式来与人相处。
听了文文的成长故事,内心很难过,觉得这个孩子好可怜,受了很多委屈;而他们一家一路走来非常辛苦,但感谢上帝,他们有机会参加这个营会,心里期盼透过营会可以成为这家庭的祝福。
在那几天里,文文一到活动的大礼堂,就一直坐着不动好几个小时,直到爸妈来接他为止;所以我就一直坐在他旁边陪着他,不断跟他说话,唱诗歌给他听,人生中第一次有人可以听我唱歌唱这么久。过了不久,文文对我开始感到信任,温柔地轻握我的手,还不断地嗅我的头发,甚至开始微笑。
在“天堂之旅”的时候,他坐在大礼堂休息,我就在他耳边告诉他在天堂没有任何的委屈、没有创伤,那里有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哥哥快乐的在一起……说着说着我就哭了……因为,我正在天堂,文文是温柔的天使,在这里,只有爱,没有委屈、没有创伤,有众多可爱的天使围绕着,一起唱诗歌、一起自由自在的翱翔,充满温馨和祝福。天堂不在远方,也不是未来式,哪里有爱,那里就是天堂!
在第三天晚上,我见证了许多神蹟……
首先,文文进到大礼堂时脸带笑容,充满喜悅和兴奋;看到他的喜悅的笑容,我都快哭了,他的笑容非常迷人,温暖着我的心。接着,做美劳的时候,原本一动都不动的他,惊人的自己动手做美劳了,太感人了!再来,原本不愿意喝水的他竟然开始自己倒水来喝,他妈妈说他只有在比较适应的环境才会这样,而他在新环境其实需要长时间的适应;但在这里,才不过第二、第三天就可以适应,相信是因为他在当中感受到爱和温暖。
最让我感到惊喜的是:他站起来了!
对大部分人而言,站起来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在那之前,我们尝试了很久希望文文站起来走一走,他都很害怕不愿意尝试。但那天晚上,当我们给他垃圾后,他就自己拿着垃圾去丟,随后自己走去厕所!当下我和必新哥(另外一位义工)都快激动地哭了!什么是神蹟?这就是神蹟!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动作,在当下成了壮丽图像,充满震撼和感动。
文文虽然无法口语表达,但可以透过他肢体变化理解他的想法,只要用心去感受,用身体去接触,不要退缩,就可以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当我跟他分享基督的爱,唱歌给他听时,虽然他无法明确回应,但其实他的心是明白的也感受得到。想想看,若我因害怕被捏,也因不知道怎么接触文文而保持距离,那他就无法对环境产生安全感,也不会认同我,我便没有机会跟他分享基督的爱。

神圣的低效率
在与文文相处的过程,我体会到何谓“神圣的低效率”;一般社会都讲求高效率,要用最短的时间达到最高的成就。但与文文相处,需要长时间的耐心陪伴和高度专注的观察,同时也要不断思考用什么方式接近他;即便一开始失败,也不能因此放弃,要尝试到有果效为止。从接触到走进他们的心这段过程,在人看来是低效率且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感动的泪水如同雨水无止息的滴下,最终形成了一条流窜着幸福色彩的彩虹桥,神圣壮丽。
关顾特殊儿,如同牵着蜗牛去散步,需要调整自己的节奏,放慢脚步,配合蜗牛的速度。一开始,你会失去耐心,感到厌烦,因为进度实在太慢;但过了一段时间,你会看到从未注意过的美丽景象,闻到未曾闻过的香味。这时你会发现,其实不是你牵着蜗牛散步,而是蜗牛带着你看见美丽的世界。特殊儿童的美,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挖掘和雕塑,才会看见上帝造他们甚好的形象,这就是“神圣的低效率”。
在生活中他们也许会被人投以异样的眼光,因为这些孩子看世界的角度和表达方式都与一般人不同。但是当我们走进他们的世界,就会看到幸福的天地,感受到上帝奇妙的创造和丰富,也会经历到天堂般的喜悦和感动。特殊儿的内心比我们更单纯和真实,他们的眼神反映着人们最纯真的模样,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幸福的天堂。“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太五8)

 

 

总游览人数: 5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