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萧帝佑:国家政经混乱中 仍有真理的亮光 神学生有信仰基础 与社区建立关系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萧帝佑(牧师,马来西亚神学院院长)
记录:卢韵琴

拥有3千万人口的马来西亚,约有9.5%,也就是约3百万的人民是基督徒。为了能够满足现今我国基督徒的需要,我国现有的12间神学院都不约而同地正在进行扩充,以便迎接更严竣的挑战。
马来西亚神学院(马神)院长萧帝佑牧师趁着工作到访诗巫,《卫理报》总编辑黄孟礼特别邀请他来到办公室,并聊一聊我国神学院的现况。
“根据我们马来西亚神学院校协会(Malaysia Association for Theological Schools, MATS)的记录,我国目前拥有12间的神学院;其中开办中文神学教育的神学院共有5间,即马来西亚神学院、马来西亚圣经学院、浸信会神学院、诗巫的卫理神学院与沙巴神学院。”
在这12间的神学院中,大约拥有6百位的全时间神学生。若是按照目前我国教会的情况来看,12间的神学院是足够应付本地教会所需;但若要再深一层地看,就要视乎教会要培养与训练的什么样的传道人。举个例子来说,若是以训练宣教士的角度,浸信会神学院就比较专注这方面;其他神学院则是以训练牧养教会的传道人为主。
当然,每间神学院都盼望能够接收更多的学生。以马来西亚神学院为例,该校开拓国语部主要是为了应付西马对于国语传道人的需求,而不是与东马的神学院竞争。目前,西马的国语教会除了西马的原住民,也有从东马迁居到西马的原住民,这些教会都需要国语传道人的牧养。
“每一间神学院都盼望收更多的学生,这样就需要更多信徒回应呼召,踏上这条全职事奉的路。”

传道人需对服事处境有了解
马来西亚目前的人口已经达到3千万,根据教会的统计数字,我国人口中的9.5%为基督徒,也就是约有3百万的基督徒。萧牧师说,纵然基督徒的人数并不多,但给予社会国家的影响还是蛮大的。一般上我国基督徒的素质、教育水准都比较高,职业如律师、医生、会计师、工程师与老师等等,在国家经济、政治、建设、教育、法律领域中都带来积极的影响。
萧牧师说,神学院第一个的神学课程就是扎稳学生在圣经、信仰、神学的基础;但传道人的不只需要有扎实的信仰基础,也要对所服事的处境,有敏锐的觉察、了解与感悟。因此,该校课程里面也有一些相关的课程,如:大马的社会研究、处境化、本色化的神学探讨,还有教会与社会的关系等等。即使是布道宣教的课程时,也不只是一般上的讨论,也讨论到“按照我国的局势,且有好多的挑战、限制之中”,怎么样有效地来落实福音的事工,怎么样来祝福我国能够来协助社会的建立、国家的发展。
“以马来西亚神学院为例,我们有好几个部门。第一个是Centre of Bible engagement,主要是圣经的研究。还有另外一个部门,即Centre of Religion and Society,就是宗教与社会的研究中心,这个就是探讨基督徒怎么样在多元的宗教、多元文化的社会里,来为主做见证;并与其他这些不同的文化,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取得互相的尊重与了解。当然,我们绝对不会妥协我们的信仰,不过要用合乎公义真理的方式来跟这些不同信仰的人士交往、互动与沟通。”
马神宗教与社会的研究中心主任郭晓鸣牧师,就经常跟不同宗教的人士、学者来往,特别是伊斯兰的学者。最近,他更应玻璃市州宗教司的邀请前往玻璃市去做交流,以及探讨不同宗教的价值观。
“除此之外,我们也经常跟那个不同宗教的人士来往。比如说马大的回教系;然后就是大马国立大学(UKM)回教研究中心的老师、学生也曾到访马神,并跟我们的老师、学生做交流,我们也曾经到访过他们的院系,这些都是交往。”
而他本身也曾被邀请去担任一个讲座的讲员,代表着基督教,讲题就是“所有的宗教都是弃绝暴力的”;除他以外,还有其他宗教的学者参与,包括了回教学者、印度教的、佛教的。这个讲座让他很喜欢的其中一项就是:它并没有限制发言,更没有事先沟通说不要讲敏感的问题,完全就是自由发言。而且在他最喜欢的提问时间中,他们的学生可以问任何的问题,基督教学生也可以问他们任何问题。通过提问,他可以向他们解释信仰,就是有机会解释什么是“三位一体”,还有解释“为什么称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因为回教徒最敏感的就是说“上帝没有太太,哪儿来的儿子”)。

鼓励更多人献身
萧牧师强调,神学院只不过是提供给神学生,特别是神学教育一个的基础、一个大方向、工具与方法,当然也有赖于神学生的各自应用、落实,还有成长。他称赞一些学生就做得很好,他们自修,甚至继续在牧养工作中,实践如何跟社区建立关系。在他的布道学课程中,就是常常提到“要如何建立一项教会与社会没间隔的福音事工”。
对于神学院多年以来培养的学生并不足以应付教会需求的因素,萧牧师觉得,若从积极方面来看,这表明教会的事工发展得很快。比如说,建立布道所(基本上教会是以数字来定义“成长”),虽然数字的成长不是全部(应该是素质的成长与数字的成长能一起成长),但是,数字还是比较容易成为衡量标准(也比较容易让人看得见)。在这种情况下,人数还是不足以被委派,来牧养这些教会。倘若从消极方面来看,就是我们需要更多基督徒回应上帝的呼召,勇敢地献上自己,踏上这条十字架侍奉的道路。
萧牧师承认,传道人在工场上的流失是肯定有的,但是还没有到需要担心的地步。按照他的观察,就是一个传道人在工场上,至少可以做上五年、十年;因此,传道人流失的情况在西马华人年议会是鲜少发生的。
对于鼓励更多基督徒献身服事,萧牧师认为价值观很重要:到底是看重今生,还是把焦点放在永恒;当然,这也关乎我们对主的认识与从主而来的异象、使命感;另外,我们是否也从圣经的真理启示中看见人各方面的实际需要。
“马太福音九章35到38节中所说的三个关键,第一就是有异象,看见人的情况。主耶稣看见许多的人困苦流离,好像羊没有牧人一般;所以,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这样的看见。当然,‘这些人’可以是任何社会阶层的人,虽然一般上我们都会想到那些普罗大众或基层的人,不过这些人也包括其他人,如尼哥底母、撒该。”
第二就是有怜悯的心,看见他人的情况后有没有怜悯的心,如同上帝看见我们了;因为主耶稣愿意为了我们,离弃天上尊贵的荣耀宝座。那么第三就是把异象跟怜悯的心,化为行动——不只是祷告,而且完全地献上自己了。

做传道人不可惜!
因此,萧牧师觉得这也是价值观的问题。有些人认为基督教是洋教,因为按历史而言,基督教的信仰的确是由西洋宣教士带过来的;但我们当然知道基督教不是洋教,因为上帝爱世人,只不过在历史上是由西洋教士把这福音传到中国来。而且,如果当初的西洋教士的价值观与华人(中国人)相同(认为基督教是洋教)的话;那今天的我们,可能很少人会听到福音。
“‘你有本事,有才干,大学毕业了,以后就留在自己的国家发展,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如果宣教士都是这种观念的话,我相信马礼逊不会来到中国,戴德生也不会来中国,剑桥七杰会继续留在英国发展。”
因此,他认为华人的价值观是时候要改变了。虽然目前已有一些改变,不过还是很多人认为“做传道人很可惜,太浪费了,没有前途”,这是因为他们看不见上帝永恒的救赎计划。
近年来,基督徒献身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变,以马来西亚神学院的情况为例,让他很感动的是有很多已是名成利就的基督徒工程师、会计师、直销公司的国际总裁、魔术师等,放下了他们所谓“很有前途”的,甚至是“地位”,献身成为传道人。同时,中年献身的比例也愈来愈多。
至于面对我国目前的政治、经济乱象,萧院长强调,需要把信仰深深地根植在上帝的真理、上帝的启示、上帝的话语里面;然后再从上帝的话语中,看上帝对现代的情况有什么样的说法。他重申,其实没有一个时代是不变的,圣经中的士师时期是最混乱的,那时候的道德伦理更加糟糕,个人都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任意而行),还因为没有王,不受管制。最底限度,我们现在的时代虽然混乱,但还有上帝的真理成为在黑暗迷雾中的亮光跟指引。最要紧是,我们要以不变的真理,来面对这世代。
对于基督徒被指控是偏向反对党一说,萧院长笑称,这只是普遍上给人的一种印象。但如果执政党做得好,我们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倾向反对党呢?当然,教会不应该有所谓的偏袒,这正是教会所谓的“超政党”;而站在真理的立场上说,无论哪一个政党,只要他所做的事情是符合真理,好怜悯、行公益,能够真正对国家人民有益的,我们都支持。
“所以,如果执政党是真正爱国爱民,秉公行义,那我们为什么要自找麻烦,推翻他们呢?如果他们做得好,就没有理由改朝换代了;唯有到腐败的时候,我们才会说要改朝换代。”
萧帝佑牧师是在1978年到1983年就读于新加坡三一神学院,1991年获得东南亚神学院的神学硕士(主修旧约),1993年在美国福乐神学院获得神学硕士主修宣教学,1999年则获得博士学位。

总游览人数: 154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