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这条路:你可以走了

with No Comments

文/李金玲(神学生)

我于2003年复活节受洗归入基督。
在此之前(自1991年—2002年),我的姐姐曾向我传了10多年的福音,但是因为她自己也不清楚福音的真谛,尽管传了十几年,并没有把我“带进”她的信仰。我当时对她所信仰的只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事实上,上帝一直都在借着各样的人和事在向我启示祂自己。然而我这个骄傲悖逆、无知刚硬的人却始终不肯顺服,不肯承认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上帝是唯一的真神;并且一再认为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信仰基督教的人都是老弱病残、无能的、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人。尤其是当我多次被姐姐逼着到教堂去做礼拜,看到在教堂里坐满了花白头发的老年人,却没有遇见我认为“体面的”中年人和青年人的时候,更加“证实”了我当时对这个信仰的认识。
2001年圣诞节,我走进青海省西宁市西关大街教场街教堂,体会基督徒的节日,这是我第一次到教堂过圣诞节。那晚牧师的讲道没有打动我,因为我不明白也不懂圣经,所以听得很吃力,不明白牧师在讲什么?但是,唱诗班赞美的歌声感动了我。我仿佛置身于天堂,那些来自天籁的美声,天使一般的声音深深地打动我的心。唱诗班的弟兄姐妹穿着白色圣衣,站在圣台上好像圣洁的天使,在向上帝表达着他们的感恩、虔诚和敬畏之心。每一首诗歌都是那么委婉、温柔、深情。虽然我听不大清楚歌词,但每一首诗歌的旋律都在吸引着我,环绕着我,震撼着我,一次次地将我带入无比美好的境界,似乎我也已融入赞美的行列!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当时的感受,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我要赞美,我也要加入唱诗班,用我的口、用我的声音、用我的心来赞美上帝!当晚圣诞崇拜结束时,我从教堂后面迎着蜂拥的人群挤到了圣台前,我要亲眼看一看诗班的弟兄姐妹都是什么样的人?
当我走近圣台时,有一个诗班的姐妹迎着我从队伍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书签,她蹲下来递给站在台下的我。我用双手接过来,看到书签上写着一句话:唯有我是耶和华,除我以外没有救主。顿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充满了我,也使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和安稳。

你跟从我吗?
第二天,我被大学派去玉树州藏区教学点授课。在这期间经历了藏传佛教的法事,被他们的活佛摩顶,差一点就成为佛教徒。今天看来,这其实是一场属灵的征战,险些就被拉进拜偶像的队伍。但我从藏区回来后,觉得这次的经历不是偶然的,一定是上帝预备好了,要让我分辨所经历的一切并作出选择。幸运的是最终我选择了相信耶稣。
此后,由我的学生带领,我开始进入西宁市西川感恩堂教会,慢慢地接触基督教信仰。2003年复活节受洗后,我正式加入感恩堂唱诗班。2008年,上帝第一次对我呼召。牧师问我是否愿意去新加坡神学院读神学?当时正值我事业上的高峰期,无论是从年龄还是阅历来看,都是最旺盛的时期。我很享受在大学的工作,不想在高峰时放弃,而且学校也很需要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服务;加上有一些家庭的缠累,所以我放弃了那次机会。
如果那次走出来,我早就毕业了,也服侍了。不用现在这样大的年纪才读神学,很吃力,特别是体力和精力不足,记忆力也不好。这之后每一次去教会服事,都好像一个声音在呼唤:你跟从我吗?你来吗?
2009年第二次呼召,我依然不能放下自己,不能走出去。
2014年新年,上帝对我第三次呼召。那天我在教堂看到牧师,他又一次问我愿不愿意去读神学?我当时突然有一种喜乐的感觉,没有考虑就说:“我愿意。”但是我担心自己年龄较大,不适合再读书。所以问牧师为什么不派年轻人去?牧师说:“问过了,没有人去,我们的年轻人放不下。”牧师又对我说:“你不要着急回答我,给你半年时间祷告,看上帝有什么带领。”第二天,另外一位牧师拿给我一张书签,上面写着“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的多吗?”(太六26)
最初我不敢贸然放弃当时的生活,一旦放弃,我就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只有全靠上帝了。在我祷告的日子里,内心越来越平静,生活和工作也十分顺利。快半年的时候,渐渐地在心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你可以走了。”一连好多天都有这样的声音。我因此做出决定,辞职读神学,把后半生作为活祭献给上帝。
本来我打算学礼拜与音乐专业,但是报名申请的时候却填了神学。就这样开始办理入学申请,期间也发生了许多“差错”,但感谢上帝的保守,终于在2015年7月12日来到卫理神学院受装备。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