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执政的隐忧之一 阿我们(Awomen)和奉多神之名的祷告

with No Comments

时事回应

@方绍祯(诗巫卫理神学院神学生)

1月3日,美国第117屆国会正式召开,民主党密苏里州国会议员克里弗(Emanuel Cleaver)主持了启会祈祷。克里弗也是美国联合卫理公会受所按立的牧師,自2005年开始,他就受选成为民主党国会议员。在祷告中,他请求上帝赋予新一届国会有力量克服自私、偏见和意识形态,以及修补2020年的党派分歧。
克里弗的祷告很得体,但在结束时,他却“奉一神论之神、梵天,以及许多不同的信仰之神的名祷告。”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以“阿们和阿妇们(Amen and Awoman)” 结束了他的祷告(克里弗的祷告全文,请参考此链接:https://youtu.be/pqxWRuPQqdY)。 这13秒的祷告,不但在美国当地,也在全世界基督教界中引起激烈的批判。
在面对共和党排山倒海的批评后,克里弗在他的推特回应说,他是为了认可新一届国会中女性任职人数所创下的纪录。换句话说,他借“阿妇们”(Awoman)这个自创的词,来表扬女性在美国会中的成就。克里弗可能认为,Amen是个性别词(gendered word),其意义只包含男性。因此为了让他的祷告也成为女性的意愿,就自创了这个词。
克里弗之所以会自创这个字,并在国会启会祈祷中使用,有其背景原因。再次当选的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最近推出了新的议会常规,要求议员在众议院文件中使用更具包容性的语言。佩洛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常规将改变代名词和家庭关系名词的使用,使之与性别无关。这次的修改,针对的是“女儿(daughter)”、“男人(man)”和“司法特派员(Ombudsman—因有man是组成这个字其中一节,因此不应该使用这个字,除非改为Ombudsperson)”等性别词,但没有提到“阿们”。因此,评论员们认为,克里弗已经过度诠释了这条新常规。
其实,除了过度诠释“阿们”和“阿妇们”,克里弗祷告文中的末句,也显示了他所信的,已从独一真神转向多神信仰。换句话说,他已不再相信耶和华是独一的真神。这是其二。
第三,基督徒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而不是独一神的名,更不是梵天,或其他神明的名。简单来说,民主党为了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已经逐渐模糊了耶和华是独一真神的真理。为了政权,打着民主、人权和自由的旗帜,他们把基督教信仰给“妥协”了。这不但美国人的悲哀,也是普世教会所面对的隐忧。
本文的目的是希望透过学习“阿们”的原文字义、圣经中的用法,归纳它的神学意义,来看看克里弗有否那个需要自创“阿妇们”这个字用在祷告中,来包含女性的意愿。
“阿们”的原文字义
“阿们”的原文是希伯来文אָמֵן,音译“amen”。基本上,无论是汉语、英语或希腊文圣经(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简称LXX)译本,对这个字的大部分的翻译是采用其音译:“阿们”,或Amen,而希腊文则是ἀμὴν。根据圣经希伯来文字典对其作出的定义,其意思是“真实地”(truly)或“愿这成就吧”(so be it);通常是在回应上文中的声明或陈述坚定认同的回应。对今日信徒来说,“阿们”也可以理解为“诚心所愿”,是对上帝表达信徒们祷告的坚定诚意。
那,从原文字义来看,“阿们”是否是个性别词呢?由于这个字源自希伯来文,本文将归纳旧约中对这个字的用法来看它的神学意义。
“阿们”在旧约中的用法
“阿们”在旧约中共出现了至少24次,首次出现在民数记五章22节:“‘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按上下文来看,那是“疑妻不贞之试验方法与条例”中,嫌疑妇人对祭司要求她起誓证明清白的回应。申命记廿七章15-26节,以及尼希米记五章13节中,每一节的经文都记载了以色列人对“犯罪的咒诅”的回应:“阿们” 。
从以上的经文来看,“阿们”在摩西律法上,似乎有“其誓”的隐意在内,是对律法陈述的坚定认同和回应,也有“愿这誓言成就”的意思在内。其他经文中的“阿们”,如尼希米记八章6节;诗篇四十一13、七十二19、八十九52等,则是会众回应对上帝之颂赞所作出的集体回应。简言之,在神学上,“阿们”这个词的用法,是对罪的咒诅和对上帝颂赞的诚心及坚定回应的用词。
此外,尼希米记第八章记载了以色列人在回归完成重建耶路撒冷城后的七月初一日,在水门前的广场,从早晨到夜晚,文士以斯拉向能明白的男女会众宣读律法书(参尼希米记八章2-3节)。当以斯拉称颂耶和华至大的上帝时,“众民”都举手应声说:“阿们!阿们!”。这里的“众民”,指的就是上文2-3节中,“能明白律法书的男女会众”。显然,“阿们”这个词在尼希米记中,是不分男女对神话语和颂赞的坚定以及积极回应。可见,“阿们”这个词,是男女通用的词,无性别之分。
简言之,“阿们”不是一个性别词。根据音译所拼出来的A-men这个字中的“men”纯粹是读音,与性别词无关。
克里弗和民主党迷思
既然“阿们”并不是性别词,为何民主党却允许密苏里的国会代表克里弗牧师在启会祈祷中使用“阿妇们”来“平衡”非性别词“阿们”,以认可女性在国会中的历史性的成就呢?这就要从民主党的基本政纲开始谈。
基本上,正如其名,民主党的基本政纲是“民主”。对他们来说,每一个群体,无论人数多寡,都需要被尊重,以公平待之,并拒绝任何歧视性的政策。而他们其中一个执行方案,是正副总统候选人必须是男女配,或其中一个必须是有色人种(colored person)。这可以从他们历届正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中看出端倪。
因此,当佩洛西推出了新的议会常规,要求议员在众议院文件中使用更具包容性的语言时,笔者相信,克里弗就乘这个机会,创造了“阿妇们”(Awoman)这个字,并即时应用在他的祷告中。表面上,他是为了认可女性在国会中的成就,实际上,笔者相信他是在为了在下一届民主党总统选举铺路,争取更多女性的支持。
根据本文在上文的分析,“阿们”这个词并非性别词。克里弗其实无需自创另一个字 “阿妇们”(Awoman)来表达他对国会中女性的历史性成就,但他还是做了。为了政治利益,他不但借“阿妇们”这个字,模糊了美国立国基础的基督教精神,他也在祷告中奉梵天和其他神明的名,而非耶稣基督的名。这使得他的祷告,不但不会被耶和华独一的真神所接纳,也显示出民主党的极端自由主义,正腐蚀着美国基督徒的纯正基督教信仰。
民主党执政普世教会造成的隐忧
无论世人认不认同,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之大,是无可否认的。这可从台湾同性婚姻(简称“同婚”,下同)合法化的过程得窥其影响力。
2015年6月26日,同婚在美国全國被合法化。虽然同婚合法化运动早于2012年开始,但在同年,即2015年,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开始探讨限制婚姻採一男一女之结合宪法上的权利。
2017年5月24日,台湾司法院宣布修宪保障同婚的权利,成亚洲首例。两年后的2月20日,台湾行政院根据释宪案及公投结果,规定年满18岁的同性伴侣可成立同婚关系。
2019年5月17日,同婚合法化被三读通过,并于同年5月24日生效,成为亚洲第一个、世界第27个承认同婚的国家。
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过程中的修宪起点,无独有偶,是在美国全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一个星期后。这纯粹是巧合?还是受了美国的影响?我们无法下定论,但若说毫无影响,却是自欺欺人。同性婚姻合法化,是自由主义思想下的产物;而极端自由主义高举个人主义,正在发展中国家侵蚀着新一代的年青人的思想,包括普世教会的信徒。
拜登(Joe Biden,美国第146任总统)政府于美国时间2021年1月20日正式入主白宫,美国再一次进入民主党执政时代。民主党所持的极端自由主义思想将会继续地模糊基督教教义,荼毒基督徒的思想。克里弗的国会启会祈祷中的“奉多神的名”和“阿妇们”概念,就是一个最佳例子。
克里弗身为一个受按立的联合卫理公会牧者,不但不能好好利用自己身为人民代表的机会,在以基督教精神立国的美国国会中持守耶和华是我们的独一真神(申五7),以及耶稣是我们与神建立关系的唯一桥梁(约十四6),还贬低了耶和华的独一神性,将祂的名和其他神明的名并列。
克里弗的祷告,正好彰显了民主党的政纲:先是好听的话,后以平等人权(性别平等和信仰自由)为旗帜,逐步将基督教从美国社会中,以民主党的极端自由主义取而代之。由于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普世教会将会无可避免的面对这个冲击。普世教会必须要预备好,面对“奉多神的名祷告”和“阿妇们”,或类似的所谓平权概念,入侵我们信徒的生活中。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