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孝圣:福音种子如蒲公英随风飘落 (经文:使徒行传八1-8)

with No Comments
纸上讲坛
整理:履星
民都鲁以马内利堂这些日子的证道按经卷系列带出系统性的教导。上主日(1月31日)进入使徒行传第八章,讲到福音运动从耶路撒冷开始地毯式地拓展,尽管初期教会面对逼迫,反倒基于逼迫,基督徒被迫离开本地,被迫分散各地,福音因而得以突破既有的框架、种族的隔阂,得以传播得更广更远。林孝圣牧师说,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散,散落到风带它们去的四方八面。

因此使徒行传第八章开启了福音的新页,福音开始拓阔,上帝国度开始扩张,从耶路撒冷到犹大、撒玛利亚,以至地极。因此,这也可以说是对外跨文化宣教的滥觞,毕竟撒玛利亚人严格来说并不是犹太人,是另一种族群了。
使徒行传第八章其实也是一个新约关键人物的登场,那就是后来成为外邦人的使徒的保罗(信主前名叫扫罗)。扫罗的出现,也意味着第一世纪的教会正面临着严酷的大逼迫。虽然那时期久远,对现今的我们来说似乎不痛不痒,但如果你在现场,那是切切实实、彻彻底底的惨无人道的真实和可怕。林牧师也透过短片带领信徒“回到现场”。
按逻辑来说,基督徒的人数照理会因生命受威胁而骤减。相反的,当时的教会却越战越勇,他们被分散到什么地方,福音的种子就撒落什么地方。这就是福音在逼迫考验下的奇迹。
林牧师指出,从第一世纪,甚至到第三世纪教会在大逼迫下仍不怕死、不退缩地蓬勃发展,那我们可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这福音这信仰必定是真实的。如果基督教的门仅仅开向富贵、名利、健康等物质上福祉,那么这福音的真实性便不会叫人信服,更不会叫人为之牺牲生命。但,如果基督教的门是开向死亡、逼迫、苦难,信从的人却依然坚信不疑,视死如归,而且这样的人不只一两个、或十二个使徒,而是成千上万,那么我们可以说这样的信心是他们坚信耶稣基督的最崇高表现,也是基督信仰的绝对真实性。难怪第二世纪的神学家特土良说:殉道者的血,乃是教会的种子。这适切地道出,尽管教会不断受到排挤和逼迫,但教会同时不停止传扬福音,以至漂洋过海远播到我们的地方,更远到世界各地。这也应验了耶稣基督所说的话,福音要传到地极。
我们的见证在哪儿
而使徒行传八5-8带我们看到福音运动如何从其中一个使徒腓利传到撒玛利亚。“腓利下撒马利亚城去宣讲基督。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纵然在大逼迫中,上帝仍能使用这样艰难的时期促使祂的国度持续得以扩展。上帝能使用“坏”时期来成就祂更伟大的目的。正如我们今天所处的处境,我们以为2021年会更好,但至少目前我们还没看到佳境。然而,今天,上帝透过使徒行传第八章给我们开了信心的眼睛,祂能使用任何不好的、艰困的时期来成就祂对我们和世界更美好的旨意。
这也让我们思想到耶稣基督的受苦和受死,是犹太人和世人所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们期待的弥赛亚救世主不是那么无力无能地被挂在木头上。然而,上帝的救赎大计划却不因人们的不同期待而有所更改。这些成千上万为基督而宁死不屈的殉道者,更活出了与耶稣基督有真实关系的有力见证。他们对基督信仰是那么的确定,那么的坚定,以至付上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他们的殉道更成为了福音运动扩张的催化剂。
那我们呢?如果第一至第三世纪教会能不惜代价地见证基督、捍卫基督、传扬基督,那今天我们的坚韧在哪?我们的见证又在哪?我们愿意为耶稣基督舍弃什么、牺牲什么?
或者我们应该要问,今天,基督信仰对我有什么意义?当教会碍于疫情无法实体聚集,上帝的国度还能持续扩展吗?如果我们的见证和生命无法像初期教会那样有力有效,那我们对基督信仰的真实性便有待深思了。
愿使徒行传八1-8的钟声唤醒我们!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