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心“死”了一半的人  不停止为上帝“心跳” 官佰威屋漏偏逢连夜雨

with No Comments

采访:黄孟礼(卫理报总编辑)
受访:官佰威(澳洲退休牧师)
整理:卢韵琴

意气风发之时,被诊断出患有前列腺癌末期;病情稳定之后,又爆发心脏病,幸抢救及时,但心脏功能仅剩30%;再查出肺部和淋巴腺有癌症复发的迹象,官佰威牧师自称是上帝手中的器皿,能够被使用多久就多久。
“这就叫屋漏偏逢连夜雨,但感恩的是,我今天还能继续为主做工,哈哈哈……”谈到自己的病情,官佰威牧师笑称自己是心“死”了一半的人,时至今日还能为主做工就足够了。
现年65岁的官佰威牧师,1953年出生、成长于诗巫新珠安地区;从小在新安堂参加崇拜。“其实我要感谢我的继祖父,因为他从中国带了我的父亲来到诗巫,也是因为他是基督徒,我们一家才会认识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

首批电脑工程专才
祖籍中国福建省南平的官家祖父早逝,为了生活,祖母就带着3个孩子改嫁黄姓男子,也就是官牧师的继祖父。后来,官父在16岁时随继父从中国来到南洋诗巫讨生活,那是在1936年。之后,继祖父再返回中国福州为官父带来了妻子,也就是官牧师的母亲,是一位福州籍员外的庶女,出身良好,却因在家中不被人待见而自愿到南洋来。
官牧师陆续在光安小学、敦化中学(中三毕业)与卫理中学(中五毕业)完成了基本教育后,就在本地某洋行当了半年的货仓管理员;后来进入砂拉越电力局工作了8年8个月。因着电力局在1978年设立电脑部门,他成了诗巫首批接触电脑工程的专才。
随后,本地木材企业启德行开始引进电脑,于是聘请他在该公司负责电脑事务。2年半之后,他看见了电脑这一行业的发展大趋势,他毅然辞职而自己创业,从而赚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那是在1983年,我将我的全部积蓄都用来创业。当时一台NEC的电脑要大约5千令吉,于是我自己编写做账的电脑程序,再将程序与电脑售予本地的会计公司与企业,这种做法还真是让我赚到了钱。”
1985年,他与妻儿迁至民都鲁生活,1986年至1989年期间,他还只身一人前往西马怡保工作,但最终还是在1989年选择回到民都鲁与家人团聚。

决志献身让主用
“纵然在12、3岁时,在薛玉光牧师的呼召中,我已经确认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可是,1989年时的我,却整天流连在麻将馆打麻将,还会抽烟;虽然在民恩堂参加崇拜,但仍然是一个浪子。后来在以前新安堂青年团契契友周玉珍姐妹和民恩堂成年团契契友潘美芳姐妹的邀请下,我在1990年参加了成年团契。”
“1991年的某天,我依然流连在麻将馆中打麻将;一位相熟的弟兄来到麻将馆分发一份民恩堂在5月1日进行的“一日退修会”传单。他遇到了我,就叫我要来参加退修会,于是我就去了。” 官牧师回忆说。
这是一个由陈家兴牧师担任讲员的退修会,在此次退修会中,官牧师深受感动。在他经商时,曾走歪了道,但陈家兴牧师让他重拾对基督信仰的热情。退修会结束后,他当下决定,从1991年5月1日起,不再抽烟,也不再打麻将。
另一方面,时任民恩堂成团信仰组组长的吴庆明牧师也常常鼓励他追求真理。后来,在1997年7月,他参加了一场在诗巫举行的宣教大会后,受圣灵感动放声大哭,哭完后就决志献身为主使用。那次宣教大会的讲员依然是陈家兴牧师。

“转”的忙碌生活
然而,他虽决志献身却因事缠身无法立刻进入神学院接受装备。1998年,他慈爱的母亲去世,6个月之后,他的父亲也去世了。
“父母亲的相继去世,还有公司的事都让我无法立刻放下所有;尤其当时快到千禧年,千年虫的问题让我所编写的电脑程序都需要重新编写。所以我必须兑现我之前对客户的承诺,完成所有的工作。”
感恩的是,在他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当时民恩堂传道陆重桂的先生晓得编写电脑程序,经过协商之后,师丈接手了他的工作,让他得以在2000年进入诗巫卫理神学院接受神学装备。那一年,他47岁。
读了2年之后,他的弟弟,也就是已经在澳洲担任牧师的官佰全牧师从澳洲返家度假,并提出澳洲卫理公会想要设立中文部的事,欲让他转至澳洲继续接受神学装备,以帮助他们牧养中文教会的会友。
接下来,他就开始了一个“转”字的忙碌生活,即转学、转会、转生活环境和转国家。转学,他从诗巫卫理神学院转至澳洲柏斯圣经学院(Perth Bible College);转会,从砂拉越卫理公会转至澳洲卫理公会;转生活环境,从一个全中文的生活环境转至一个以英文为主的生活环境;转国家,从马来西亚转至澳洲。
“虽然我以前是受英文教育的,但多年不用,对英文真的生疏了许多。所以,当时的我就带了中英文圣经和英汉字典到澳洲去,哈哈哈……”
2002年,他在澳洲一边接受神学装备,一边在神恩堂牧会。2003年毕业后,就被委任在卫理顿布道所(现为“感恩堂”)牧养。接下来,夏长华牧师就帮他申请了澳洲居留权。
随后,官牧师在感恩堂牧养至2010年。2011年,他被委任在塔斯马尼亚州的颂恩堂牧养,并于2013年11月开始在位于塔州中北部伯尼镇(Burnie)的许守勤弟兄家中带领查经班。不久之后,他就感觉到身体不适,开始有疼痛难忍之感。

要做的还是要做
2014年3月28日,官牧师被诊断患上末期前腺列癌,他被迫停止工作接受治疗,牧养的工作就由他的儿子——正在休假的官清忠牧师代劳。半年后,他的病情已经稳定,他再次前往伯尼镇带领查经班,更把事工拓展到西北地区的斯密顿(Smithton)。
2015年,官牧师在虽已提早退休但仍然接受委派的情况下,被派往塔州首府霍巴特(Hobart)信恩堂牧养。
眼见当地华人教会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教堂,而一直租用浸信会的教堂,他深感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献议购买一块土地建堂。于是,该堂花了62万澳币(含税)买了一块地,又预算要花60万澳币来建堂。这样一来,该堂就需要进行筹款了。
于是,官牧师走访了巴布亚新几内亚、柏斯、悉尼、诗巫与民都鲁的教会来筹款,岂料却在民都鲁突发心脏病,差点儿回了天家。
“其实我在诗巫时就已经有心悸的不舒服感,还进了医院看病;可能是那位医生觉得我第二天还要启程前往民都鲁,然后就会结束我整个行程,就没有让我立刻留医,只叫我结束行程后,再去医院做检查。想不到,就在民都鲁,我病发了。”
那是在凌晨3时许,他深感心脏疼痛难忍,当时的他独自一人住在一位会友提供的公寓内,又不好意思打电话扰人清梦,就只能用自己平时测试血糖的针来刺自己,让自己保持清醒。直至凌晨5时才致电周道献弟兄,随即被送往民都鲁医药中心。
在医药中心接受治疗后,心痛仍然不止,只能临时被送入民都鲁中央医院加护病房。后来,砂州著名心脏科医生郑世兴紧急赶到民都鲁为他开刀,手术成功抢救了他。郑医生在事后告诉他,其心脏的大动脉已经完全堵塞,救了他的是旁边的小血管。
“郑医生说,我是心‘死’了一半的人,所以我不可以再劳累,因为心脏不能负荷了,其实就是心脏功能只剩下30%,哈哈哈……”
在心脏病发后,2017年3月,他再次被诊断癌症复发,这次是肺部与淋巴癌。现正吃药治疗,一个月的花费是澳币约5千元。
他笑说,自己是上帝手中的器皿,能够为主做多少工就做多少。纵然他在癌症复发后,教友与家人已经不让他再工作,但他在病情稳定的今天,他看着愈来愈多来采水果、打短期工的台湾背包客时,他又开始蠢蠢欲动。
“上帝的工是肯定要做的,虽然我体力少了,但我觉得要做的还是应该要做。”

12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