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写:受难节的纠结? ——反思受难节的礼仪和信息

with No Comments

文/刘世德

一位牧者问:“你们参加受难节崇拜是否感到纠结?到底我们应该带着怎样的心情?应该思想耶稣的无辜受难而严肃、哀伤和悲痛吗?可是,我们明明知道耶稣已经复活得胜罪恶和死亡的黑暗权势,为什么还要感到伤痛呢?平常我们来参加崇拜,看到教会的弟兄姐妹总是面带笑容,热情寒暄,但是这一天牧师传道可能会要求不要嬉皮笑脸,要表现庄严肃穆,甚至在崇拜礼仪设计上取消结束崇拜时牧者祝福会众的环节,要求会众直接安静的离开会场。如果一位非信徒来参加我们受难节的聚会,他/她会不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平常看起来喜乐、平静和有盼望的基督徒会有这样的聚会,全部穿得黑黑的,没什么笑容?每年这一天好像都是诵读一些受难节的相关经文,唱一些耶稣受难的歌曲,看一些耶稣受难的影片(血腥和扎心),参加多年的会众会不会变得麻木无感?到底还可以做什么?”
这位牧者问了一系列很好的问题。他以加拉太书二20为主题信息,提醒我们在受难节要谨记保罗的肺腑之言:“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抬头挺胸地离开
到底复活的主耶稣会希望我们用办丧礼的方式来纪念他的受难吗?
今年参加了一个令人感动的受难节崇拜。所有人一样穿黑黑,一样有那些熟悉的受难节影片,但是经文、信息和气氛不太一样。得了流行性感冒还没好的牧师仿佛圣灵充满,不见病容,带着助唱、乐团和诗班,充满感情地说与唱:“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不要让耶稣白白牺牲、伤心。要警醒,荣耀神……”我不只感到了主耶稣的沉痛,也被祂的爱和怜悯所触摸和激励。
其中一首感动我的诗歌《你钉痕的手》里面说:“你钉痕的手,抚慰我伤口。要亲自医治我的痛。我顿时忘掉自己一点点的痛。主,请教导我,不要那么在乎痛。让我也能够被骂不还口,让我时常看到你钉痕的手,知道我的痛永远不及你的痛……”台上一位姐妹一边唱一边擦拭着不禁流下的眼泪;相信不少人的伤痛得到医治。结束祷告中,牧师祝愿我们为主发光做盐,荣神益人。我相信大多数的人跟我一样,不是低头离开,而是抬头挺胸地离开。
总结来说,今年的受难节崇拜带给我“许多感恩和感动,不少警戒和鼓励,一些兴奋……”我想:这会是一个非信徒也能有感触和感动的聚会;重点是,是一个主耶稣会喜悦的受难节崇拜。
我们卫理公会的聚会,很擅长帮助我们知道我们距离完美有多远;不过弟兄姐妹也需要,或许更需要知道:恩典在,我们离完美不远!

11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