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会明:虽莫名其妙但顺服就对了 关注牧者生命建造 着重会友门徒生命

with No Comments

总编面对面
采访:黄孟礼(本报总编辑)
受访:刘会明(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督)
整理:卢韵琴

纵然对自己的受选为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督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刘会明会督立定顺服的心志,认定顺服就是得福的根源。“对于未来4年的挑战,我会用一颗顺服的心来面对”,他如是说。
在2020年的第45届砂华人年议会在会长选举中,获选为新一任会长(2021年1月1日开始正式改称为“会督”,有关新闻可参总1275期卫理报)的刘会明牧师坦承,虽然早在年议会召开的几个月前,就有弟兄姐妹向要他“做好准备”,但他却不以为然,因他认为吾会人才济济,自己不可能会中选。
“在我的理解中,要在一个选举中获选,需要有很多支持者,更要有知名度,认识很多人,也被许多人所熟知。但是在过去的17年来,我都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中选的机率应该不高。”殊料,偏偏就是他中选了!
他坦言自己获选难免受宠若惊,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但既然已尘埃落定,便认定这是从上帝而来的呼召,顺服就对了。

熬炼与陶造期
刘会明牧师出生在诗巫西岸光华地区,在光华幼稚园与光华小学求学,后迁至市区转校至中心小学。他在圣心中学度过了他的中学时期,后蒙召进入诗巫卫理神学院接受装备,1993年11月毕业于新加坡三一神学院,12月正式进入自己的母堂——新福源堂牧养教会。
3年半之后,为了代替出国深造的邱和平牧师,他被派往诗巫卫斯理堂牧养,让他度过了长达6年7个月的“熬炼与陶造期”。
“那时的我英语真的不行,更不会用英语祷告。会友说要带我去探访,身为牧者的我需用英语祷告,所以我就到神学院图书馆找英语祷文。祷文是找到了,只是那些祷文是以古英语书写的,单单是理解祷文的意思,就已让我焦头烂额。后来,在探访时,我的英语祷告就是一个让人惨不忍睹的‘车祸现场’。真的是太尴尬了,一旁的会友可能也替我感到无地自容吧,哈哈哈……”
不但如此,在当年那个网络还没那么普及的年代,他必须在几天就先写好英语讲章,传真给人在美里牧养英语教会的许广铮牧师,请他帮忙修改语法与用字,然后再传真回来,若再有改动,就必须再传回去给许牧师修改。“这样地一来一往,传真纸上的字都已经模糊了,但求好心切,我还是坚持这么做。”
在事奉了半年之后,他找上了时任教区长陈泽崇牧师,表达其迫切想要派往其他堂会的意愿。然而,原是想成为在卫斯理堂事奉时长最短牧者的他,万万没想到,最终却成为了迄今为止,在卫斯理堂事奉时长最长的牧者(6年7个月)。

鞭策自己的动力
回想起那时的自己,他笑说,当时卫斯理堂牧者只有他一人,除了外来讲员之外,其他时间都只有他一人讲道,既要讲英语的道,也要讲华语的道。他的英语不佳,发音不准,还曾被少年人小小“嫌弃”了一番,但他的眼泪只能往肚里吞,把这当作是一种鞭策自己的动力。
后来,一位当英语老师的会友眼见他这样下去实在不行,就提议让他在上台讲道前,先在她面前讲一遍,再从中纠正他的发音。在该会友的帮助下,他获益不浅,也就因为这样,卫斯理堂会友后来也同样以这种方式陆续地帮助了不少被派到该堂牧会但英语却有待加强的牧者们。刘牧师指称,在英语使用更频繁的古晋,堂会甚至开办英语补习班,让所有有意加强英语能力的牧者学习增值。
2004年,他被委任为泗里街教区长。6年后的2010年,他被派到古晋三一堂牧养教会,2020年获选为会督,2021年回到诗巫。
为了自我增值,刘会督也在2003年至2007年间,以远程进修方式修读美国迦勒特福音神学院(Garrett-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教牧博士课程。从学习中,他看见了青少年事工的重要性,并对会众学与领袖属灵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用理性与上帝沟通
谈到自己的蒙召,他直言自己早在念书时就已经清楚上帝的呼召,但他却倔强不愿意顺服,一心只想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直到参加了1987年的青宣大会之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用理性与上帝沟通,甚至于限制了上帝的作为。
“在此之前,我的志愿有很多,药剂师、律师、室内设计师、政府卫生官等等。当时的我甚至还到诗巫市议会的布告栏浏览,看看是否有市议会的招聘启事……在清楚呼召之后,我的小伙伴们也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香港建道神学院受装备,只是我对去香港兴趣缺缺。”
彼时,他与小伙伴们一起参加青宣大会,他要求上帝用大风大雨来确认对他的呼召。然而,直到青宣大会的最后一刻,依然是风平浪静。直到最后,在大家填写心志表时,他心中激动,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用理性与上帝沟通,而自己的要求根本就是在限制上帝的作为。
“那时我才知道,上帝不一定用你认定的方式呼召你;而我不是不知道上帝的呼召,只是我自己不愿意顺服罢了。从此,我才更深刻体会,顺服就是得福的重要根源。”

牧者生命的建立
牧会多年来,他见识了人生百态,就如同红楼梦中所反映出来的社会缩影。
至于接下来要面对未来4年的工作方向,刘会督坦言自己除了会配合总议会的主题“更新的教会”拟定方向外,更注重的是吾会牧者生命的建立,因为牧者的生命对于教会的健康成长来说太重要了。“一个牧者的工作可以清闲,也可以忙碌;可以充实,也可以虚空,这一切都取决于该牧者与上帝之间的关系。”
于是,他希望能够花更多的时间与牧者做生命的交流,尤其是年会属下的11个教区长,就是他首要的牧养对象。“要先从教区长开始,先巩固他们的生命,才能进一步拓展开来。”他表示,吾会今年约有180位牧者。
至于会友方面,他认为,传福音(如寻羊运动)、读经祷告等运动已经推动多年,也有不错的成效,能继续发展进行;故此他会将重心放在着重会友的门徒生命,及会友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会友如何能够成为门徒,进而在生活上、职场上作光作盐,才是目前我们应当关注的。”
刘会明会督与师母谢云云育有两女一男。师母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大女儿是一名物理治疗师,目前在西马工作,次女仍在大马多媒体大学(Multimedia University)就读法律系,小儿子则是2020年的大马教育文凭考生,却因疫情关系,考期延至2021年2月份。

总游览人数: 77
分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