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 Talk总编面对面:莫非:装备牧养文字工人 以网络书苑深耕时代作者 在时代里携手,于时间里传承, 推动文字事奉,创写新的世纪

with No Comments

一个喜欢宅在家里的女子,上帝却安排她必须到处去讲课、训练他人;自认没有宣教的恩赐,但上帝的恩典够用;纵然长年需要东西半球地飞来飞去讲课,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主任莫非(原名陈惠琬)感恩自己没有认床的问题,时差的问题也不严重。
“我不喜欢出门的,以前工作的时候我都会选择留在家里,就算是做广播节目的时候,我都只是在家里书房电话连线上网做广播,做完就可以下楼洗米做饭,整个活动范围就在家里。但上帝就是如此奇妙,让我必须走出家门,飞越半个地球到大中华地区讲课,甚至讲到马来西亚来了,哈哈哈……”

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以下简称“创文”)成立于2008年,原本只是为了收学费事宜而组织一个机构,并没有很多的异象;然而,在她被推选为主任之后,她的异象开始出来,并提出了“整个神国的文字状态在哪里?”的疑问。这个问题一提出,眼光就不只放在北美,毕竟大部份华人不在北美,然后她就“看”到了大中华地区。
因为本身来自台湾的关系,她决定先对东亚进行田野调查,并预算需要用3至5年的时间来调查。2009年是她第一次进入东亚。“因为我需要先了解他们的需要,并帮助他们来认识我,双边建立一个互相信任的关系。”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原订5年的调查,却在第2、3年就开始了事工,只因有迫切的需要。
接下来,赶着回台探望父母之际,她受邀到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做灵修分享。她分享了创文的文字事奉异象后,宇宙光总干事林治平教授听了大受感动,并要求莫非老师也要在台湾开课。
“当时我从没想到台湾也有需要,但既然如此,那就做吧,而且就取名叫“点燃文字火种”文字营。2012年,我们就在台湾办了第一届的文字营。”
台湾第一届的“点燃文字火种”文字营,香港基督教文艺社的黎海华是参加者,从而让莫非在2013年把“点燃文字火种”文字营带到香港,再通过港台的文字营,继而在2015年把“点燃文字火种”文字营带到马来西亚砂拉越诗巫。今年已经是第4届的文字营,而《卫理报》总编黄孟礼就趁此机会专访莫非老师,谈一谈她在文字事奉道路上的故事。

生存的基本技能
莫非坦承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港台也有需要,因为两地应该是走在前面的才对;但好在她有一颗开放的心,纵然是有压力,但还是开始了。上帝就是如此奇妙带领,每个地方都不是她靠自己去开拓,而且一个接着一个地来,马来西亚也是,都是一步步地由上帝带领。
创文刚刚成立的时候,咨询顾问苏文峰牧师给她的方向是要“深耕长耕”,不要“散打”。“散打”的意思就是到处开课,课讲完了就结束了;而深耕长耕的意思,即先选择一些据点,然后再反复地回去,与当地的文字人建立关系。目前,她在东亚就已经在7个城市设立了据点。
正因为这样,莫非不会随便开始一个据点,因开了之后就要每年回去,这样一来,她每次出来的时间就会愈来愈长,常常一出来都是15天至45天,连续开了4、5个营会,以她喜欢宅在家里的个性来说,真有些不可思议。
“但我有一颗顺服的心,看见上帝的带领,我就开始不断地出来;所以我现在最享受的就是家居生活,拖地板就让我感觉回家了,哈哈哈……”
后来,她就规定自己在美国至少要停留5个礼拜,才能再出发,这是因为不止体力需要休息,精神上也需要充电。虽然如此,她一年在家的日子依然不会超过半年。
除了在家的时间少,而且每次出来都要住不同的地方、睡不同的床,少则十几张,多则20几张;但上帝给了她这个只喜欢宅在家里的人一个恩赐,就是她并不认床,这一点就让她能够在睡眠中得到很好的休息,要知道很多人都有失眠的问题。至于时差的问题,她觉得从美国到亚洲的时差问题要比回美国的时差问题来得严重,因此她需要提早到亚洲,可是返回美国的她,就可以很快恢复,她笑言可能是她的生理时钟比较适合美国吧。
同时,她也不觉得飞机转机是件很讨厌的事,只要有本书就好了。有书在手,就算是飞机延误也不要紧,因为对她来说,这是一段完整且密集让她看书的时间。“所以我很感谢主,虽然我的宣教恩赐很有限,但还是有一两项可以生存的基本技能。”

“跟得先生”相伴左右
创办10年以来,创文办过许多营会,但确切人数难以计算;再加上2016年开始了网络书苑,人数更是难以估算。网络书苑的开办就是为了莫非将来“跑不动”时而准备的,当然还包括了其他的变数。
网络书苑成立的第一年,学生就有200多个,一年有三季的课程,刚开始放上网络的课程不多,全都是她的先生在制作。“我刚开始上课时候,他就抱着一个摄影机,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他就是去把我所有的课程与讲座拍摄下来,然后买了软件,儿子教他怎么去剪辑与制作。后来技术成熟了,并且也向其他专业的影视人才讨教剪辑及器材的采购,影片也就愈做愈好了。”
莫非老师另一半的名字叫杜永浩,两人育有一双儿女,两孩子如今已经20余岁。杜老师在大学时就读社会系,拥有人文背景,可是去了美国以后为了生存而转行电脑业,也从事医院与医疗保险的工作。曾经有位神父告诉他,“姑苏城外寒山寺”如改成了“姑苏城外天主堂”,意境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就是必须要让信仰落实到文化层次的原因。而他在大学时期就领受了这个异象,但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一直到他认识了被呼召进入文字事奉的莫非。
“那时我蒙呼召要讲文字,而他看到的是文化;我之所以进入‘文化’这一块,也是受他的影响,因为文字不能脱离文化。如果说我们只尊重写自己的东西,而不了解文化的趋势,你根本是融不进去,其实我受他的影响很大。”
杜老师目前也是创文中的一员,甚至是创文的开国功臣之一。由于他们的教会缺乏牧者,而毕业于神学院最久的莫非便投身牧会,并且兴致冲冲充满异象;但杜老师及时把她拉出来,提醒她牧养教会并不缺“莫非”,但文字事奉如果没有了莫非,就会出了一个大洞。于是,2007年,也就是莫非老师50岁生日时,他送她去参加一个在科罗拉多山上举行的基督教作家大会。在这里,莫非老师经过了祷告,再次确认她的呼召,并看见文字一定要组织起来成为社群,后来才有了“创文”的创办。
于是,她下了山以后就找苏文安牧师商讨此事,因为他曾提出想在美国西岸成立一个关于文字事奉的组织,但大家迟迟没有行动。所以她那时候下了山马上就找苏牧师,再加上原本写作团契的契友们。这,就是创文的雏形。
“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当领袖,但苏文安牧师强调机构一定要有领袖,所以他们就把我推出来当领袖。还记得那时我先生下班回来,我告诉他此事,他就说了一句,‘早知道不要成立创文了’哈哈哈……因为我俩都是老么,老么的个性就是不喜欢做主的。可是后来我顺服了,异象也就出来了。”如今,杜老师每次都会随着莫非老师到东亚,陪伴在她左右,实行“跟得先生”的政策。

装备牧养文字工人
她表示,创文的异象不只是推动文字事奉;所以在这10年来,创文从刚开始推动文字事奉异象,到后来是装备牧养文字工人,再到这几年是创建文字社群,开创网上咖啡屋来连接所有的文人。而这个社群的彼此关系要走深,同时还有个健全的点评文化,让彼此将作品“放”进来;大家点评的语言是不伤人,反要建造人,可以真正帮助人的。
目前,创文拥有20几个义工,都在创文义务工作了10年;只有在今年开始,有1位处理行政与账目的半职工,还有一个全职工在东亚。
每一年,创文从各种大小营会、网上网下,可以接触到1000多人。可是,以她的经验来说,从呼召到写出文章来,是一段过程。所以等一个人的笔,从不会写到会写,然后写出强壮的、自己的声音,可能需要10年或20年的时间。当然,创文也看到有些学生得奖或出书,但比例不多。
“在时代里携手,于时间里传承,推动文字事奉,创写新的世纪”这四句话是创文的异象,但莫非老师笑说这是秀才写的,因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了这四句,要跑得这么多地方。她说,纸上谈兵的语气可以很大,但要把它落实,实际上就很辛苦了。
“我觉得异象只有更扩大。当初写是一个平面,现在是立体的。实际跑起来了以后,才会知道上帝的心意原来是如此,我想这应该是吸引我和我团队的因素。我为什么取名叫‘创世纪’呢?就是我们是专业推动基督教文字事奉的第一家机构。因此,我跟他们说,在历史里面,你不管做多少,做好或坏,怎么样都会留下足迹。因为没有其他人做,就只有我们在这里推动,在这里努力。”
莫非老师说,她的团队都是一把好笔,每个人都会写。可他们参与创文是为了成全他人的笔,把自己创作的时间拨出来,写代祷信、写公关信,牧养这些学生,因为“网上咖啡屋”全是靠文字。
“他们用文字帮这些学生祷告,用文字来牧养他们,全是一种成全。我跟他们说,在这个时代里不能靠一两个好笔,必须携手,我们必须要带领更多的“笔”出来,有同样的异象。”

网络书苑将成趋势
莫非强调,创文有个很重要的精神,就是“工人先于工作,作者重于作品,真诚胜于一切”;所以,创文很看重学生生命的造就跟牧养。莫非老师的团队就变成小牧者,所带出的都是有价值的语言、牧养的语言、安慰的语言和祷告的语言。
在她看来,愿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领袖其实是一个对自己的看法,上帝可能给了我们领袖的托付,我看自己不像领袖,却已经在做领袖的事,那就要调整自我的形象,把自己视为领袖。
“所以,这些年我选了一些领袖课程,学回来就教同工,因为我们是团队,要携手同行直到见主面。同时,他们也是我的属灵后盾,每次出来,他们都为我祷告,并为营会的每一个学生提名祷告。我们也是个祷告的团队,每星期二就是我们禁食祷告的时间。我们更是一个跨宗派的团队,没有办公室,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团队散居各地,有美国的,也有加拿大的;但他们就是非常地委身,而这种的委身就是一种异象。”
创文走过了第一个10年,在未来的10年,她直言,网络化是一个确认的走向。网络书苑将会慢慢地取代现今的“跑码头”方式,而且新一代的文字牧者会出现。
她认为,创文想要留在这个大地上的所谓“传奇”,就是创文所创出来的一个健全的文人服事文化,像“网络咖啡屋”今年推出来主题是“深耕作者灵魂”。在这个主题下,每个月都有专题讨论,从作者的特殊、精神、体质把所有的问题全部提出来去面对,如“是明星还是仆人?”、“是完美还是卓越?”、“如何优雅地接受批评?”及“既生瑜,何生亮?”等等,希望通过这些主题的探讨,深耕他们的灵魂。因此,创文在下一个10年,还会在深耕作者灵魂上更深入地去探讨。

每个人都有故事
除了全民阅读,创文也在推动全民书写。初期的创文主要是培养精英,但莫非老师的看见却不一样,她认为每个人都有故事,但欠缺语言;所以创文的异象之一是帮助所有的基督徒找回文字语言。
她强调,这世代的媒体与流行文化都在讲故事,但最欠缺的是基督徒的故事。基督徒故事被放在流行文化里面是讲得很糟的故事,是第二流、第三流的故事,因为基督徒都在讲道而不是故事,所以就变成了媒体在帮基督徒说故事。这样的话,媒体说的信仰故事都是批判的、讽刺的。媒体也在帮基督徒的下一代改写他们的故事,而基督徒自己又没有好的故事可以传递下去,所以这也是一个危机。
有鉴于此,创文鼓励所有的基督徒能够学怎么写故事,回忆书写、圣经故事,还有苏文安牧师开的家庭故事等等,这些都是教人如何写故事。“这是配合现代人用故事来接收真理、接受人性的真相,他们是用故事的形式在思考。于是,我们需要开发基督徒说故事的能力。”
创文还有的一项课程是帮助牧者提升语言能力,就是帮助牧者不要跟文化脱轨太多。
信徒脑海里是看了一大堆韩剧的影像,坐进主日的讲台下面;牧者在讲台上,脑子里全是逻辑跟文字,这两边是不连结的。牧者抓不住下面的人,他们就会开始看手机。

卫理公会与她有共同语言
莫非老师坦承,创文目前面对最大的难题就是:大部份的属灵领袖完全没有对文字事奉的了解,甚至需要不断地降低层次跟他们对话,不能有太多的文学形容,他们要的常是重点。于是,她选择走入神学院,希望帮助未来的传道人理解文字事奉。
感恩的是,东亚现在一些年轻领袖开始有共识,尤其是那些到海外念神学回来的,就不需要太多的说服,并且也能很喜欢来参加创文的营会。
对于砂拉越卫理公会的文字事业部,她更是赞誉有加,在第一届的“点燃火种文字营”开幕礼上,时任会长兼开幕主宾的苏慈安牧师,在证道中让她感受到卫理公会的牧者与她有共同语言,不需要铺陈,就可以放手让她去做。
“那一次我真的好感动,因为卫理公会的牧者与我有共同语言,这也是让我一年又一年地回来的最大原因,就是卫理公会对文字的看重。虽然以中文的程度来说,不见得书写水平是很高的;但在异象上,卫理公会真的是比其他地方好太多了。其他地方的基督徒从来都不觉得文字是需要培训的,总是以为会写字的就行了;殊不知,文字事奉与讲道一样,都是需要培训的。”
她笑说,自己曾经在2017年的回忆书写营中,把主日崇拜讲员黄家源牧师的讲道PPT拍了分享给她的同工,大家都很感动,又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创文努力了这么久,却在遥远得不可想象的地球另一端得到了回应,完完全全就是对创文的一个鼓励。
“再加上卫理公会竟然设有文字事业部,我是不晓得哪个教派设有文字事业部,但这里不但有文字事业部,还有文字同工,他们的使命就是在教会推动阅读和摆书摊。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桃花源,是文字事奉的理想国,是每一个教会应该落实的;而不是由一个机构来推动的,因为机构的力量是很薄弱的。”莫非对吾会能积极推动文字圣工感到非常欣慰。

分享 Share